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逆天一击,时光静止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麻烦了!

    听到义城公主的话,一股不妙的感觉自管事心中升起!

    “谁!”管事眼中露出一抹惊惶,强自镇定道:“我郑家家大业大,还真从未怕过谁,就算大隋都不曾怕过,还有谁值得我郑家忌惮!”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你收了大都督的一百两黄金,岂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义城公主眼中露出一抹嘲弄。

    这一百两黄金不是意外之财,而是催命钱啊!

    “当真是大都督?”那管事觉得自己要疯了,居然一个不查,坠入了这般陷阱之中。

    “呵呵!”轻轻一阵冷笑,义城公主眯起眼睛:“大都督就在后面盯着,你等若稍有异动,只怕不待突厥杀来,大都督就会先送你等上路。”

    管事闻言向身后看去,果真雨幕中隐约可见一道人影在远远的盯着众人。

    若马车中的真是义城公主,大都督亲自出手倒也极有可能!

    麻烦大了!

    “大都督那等人物神通广大,想要将你带走不过念动之间罢了,何苦为难我等无名小卒!”管事苦笑着道。

    “毕竟是突厥王帐,龙气最浓郁所在,就算大都督也要忌惮几分”义城公主暗自摇了摇头。

    “怎么了?”车队忽然停下,商队护卫首领走来。

    “李大成,老头子这回给你惹来祸事了,你还是速去逃命吧!”管事的眼中露出了一抹苦涩。

    “怎么回事?”李大成闻言一愣。

    管事苦笑着道:“你不知道,这马车中的女子乃是义城公主,那斗笠人是大都督!老头子我自己撞在了枪口上,怪不得别人。”

    “老糊涂啊你!这回可真被你害惨了!”李大成闻言顿时一愣,眼中露出了惊悚之色:“该死的!该死的!这回要被你害死了!”

    “现在怎么办?将义城公主送回去?”李大成眼中露出了一抹无奈。

    “你若不想死,就尽管回头是了!”管事轻轻一叹。

    冥冥之中一股气机缠绕而来,那是来自于绝顶高手的威压,自己等人一举一动俱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胆敢回头,立即毙命!继续前行,在突厥追上来之前,还能多活一会。

    “继续前进,加快速度继续前进!能走多远是多远!”管事一咬牙,如今没得选择,只能拼了老命努力逃走。

    细雨

    给仆骨怀恩追捕一行人的气机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凭借仆骨怀恩的手段,这都不算是事!

    “吁”

    急速赶路的郑家商队在雨中走了一个时辰后,瞧着前方的黑袍人影,猛然拉住了缰绳。

    雨水落在男子的衣衫上,瞬间被其周身锋芒气机割裂!

    “阁下何人,为何挡在我等去路?”郑家管事心中忐忑的走上前。

    “呵呵!义城公主何在,属下仆骨怀恩求见!”没有理会郑家管事的话,仆骨怀恩的声音传入雨幕。

    仆骨怀恩!

    郑家管事与商队护卫俱都是面色一白,众人在突厥交易期间,听得最多的便是仆骨怀恩化作了顶尖大能,至道强者在其手中走不过一招,可见此人的强大。

    一只粉红色小老鼠在仆骨怀恩的手掌心里不安的躁动着,仆骨怀恩低着头似乎与小老鼠交流一般,然后将其塞入袖子里,手掌一伸,金黄色气机居然凝聚为一把薄如蝉翼,锋芒无匹的长剑。

    “可汗有令,鸡犬不留!”仆骨怀恩话语冰冷,下一刻猛然化作一道金黄色影子,只听得一声声惨叫传开,刹那间场中化作了修罗地狱。

    二十个呼吸过后,车队已经没有站立之人。管事根本就来不及解释,脑袋已经被仆骨怀恩一剑削掉。

    弱者,没有解释的权利。

    一边李大成此时胸口被一剑洞穿,锋芒之气破坏着他体内的生机。

    “王妃,这些家伙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将您劫掠出来,是属下的过错,叫您受惊了!”站在尸体中,仆骨怀恩对着马车恭敬一礼。

    马车没有动静,一阵脚步声自远方传来,打断了连珠一般的雨水声音。

    一柄油纸伞,身上披着黑袍,赤裸双足缓缓自远方走来。

    带上污泥堆积,脚掌却不染分毫。

    似慢实快,不过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场中。

    “张百仁?”仆骨怀恩虽是质问,但眼中杀机以及话语里的笃定,却已经肯定了张百仁的身份。

    瞧着那满地尸体,张百仁眉头微微皱起,脚下步步生莲,避开了血水,大袖一挥马车已经落入其袖子里,仆骨莫何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大但张百仁,你居然敢劫掠我突厥王妃,当真是好大的胆子!”仆骨怀恩眼中杀机流转,周身气机蓄势待发,欲要割裂空气。

    没有理会仆骨怀恩,张百仁看向了倒地不起的李大成:“可惜我来晚一步,所有人都死了!”

    “咳咳!”李大成猛烈咳嗽,想要说些什么,却迟迟没有说出来。

    “罢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掉!”张百仁手指一弹,一道青木真气落入李大成体内。

    他若死了,谁替自己传递信息?

    谁将这里的事情告诉郑家?突厥如何与郑家反目成仇?

    一道青木真气,足以护持李大成不死,张百仁转身看向了仆骨怀恩,缓缓收起油纸伞:“你就是仆骨怀恩?”

    “正是!”仆骨怀恩在酝酿着自己的气机。

    “听人说,仆骨莫何是你爷爷?”张百仁又问了一句。

    “不错,被你一剑劈死的那个,便是我爷爷!”仆骨怀恩的声音穿透雨幕,话语中满是仇恨。

    “你为何要与我为敌?我不想杀你,若在杀了你,仆骨莫何岂非绝后了?”张百仁轻轻一叹。

    “你杀不了我!”仆骨怀恩猛然一抖手腕,薄若蝉翼的长剑切开雨幕,瞬间来到张百仁的咽喉。

    快

    快到了极致

    根本就看不清那长剑的影子

    “啪”

    张百仁手中猛然一用力,双手瞬间合十。

    “啪”

    锋芒无尽的宝剑,竟然被张百仁一双手掌夹住。

    “嗯?”

    仆骨怀恩瞳孔一阵急速收缩,然后猛然催动锋芒之力,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这不可能!”

    长剑锋芒无尽,但却割裂不得张百仁手掌分毫。

    “唰”

    长剑化作庚金之气散去,然后重新再仆骨怀恩的手中凝聚,刹那间变幻无穷,向张百仁的周身百窍刺来。

    淡淡的金黄色在张百仁手掌中浮现,只见张百仁双手轻弹、压、抹按、敲,举手投足间尽数破去了那比疾风暴雨更猛烈的攻击。

    锋锐无匹的庚金之气,却斩不断张百仁的血肉之躯。

    太阳神血的霸道,超乎了仆骨怀恩的想象。

    “有点意思!”张百仁眼中带着冷笑,随即猛然一掌拍出,虚空发生了微微的动荡。

    “啪!”

    长剑再次被其夹住,太阳神火迸射而出,长剑在太阳神火的力量下自动散开,化作了精粹至极的庚金之气。

    “火能克金,小伙子,本都督天生克制你!”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嘲弄的笑容。

    “这不可能,庚金之气无坚不摧,斩灭万物,怎么奈何不得你的身躯!”仆骨怀恩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砰!”

    张百仁收敛太阳神火,一拳将仆骨怀恩轰飞,眼中露出了淡淡的嘲弄笑容:“是吗?”

    火能克金,但却也能炼金。张百仁一拳当然不会蕴含任何太阳神火的力量,而是单纯的物理之力。

    按理说有神血加持,张百仁的这一拳就算落在至道强者身上,也唯有筋断骨折的下场,但仆骨怀恩只是翻了几个跟头,仿佛没事人一般自泥土里爬出来,眼中满是愕然:“世人都说你剑道修为通天彻地,可惜你还没有出剑,我却已经败了!”

    说到这里,仆骨怀恩面色凝重起来:“我还有一招,你必死无疑。”

    不待张百仁回答,仆骨怀恩眉心处一道白光瞬间飞出,时空在此时似乎静止,下坠的雨水凝顿在虚空中。

    “时光静止,这等速度已经接近时间的速度了吗?”张百仁穿越过真正时空,接触过真正的时空之力,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这一击的底细。

    快到极致,叫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不得不说,就算张百仁面对这一招,也绝对反应不过来。

    这般速度已经超越了人体神经的反应速度!

    可惜

    张百仁反应不过来,但体内的神血却有自动护主之能。

    “铛!”

    火星四射

    白光斩在张百仁的眉心处,瞬间被崩飞,溅射出点点火星。

    “这不可能!我怎么斩不开你的真身!”仆骨怀恩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没有回答仆骨怀恩的话,张百仁静静的站在那里,感受着仆骨怀恩霸道的攻击,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好厉害的攻击!”

    血液缓缓流下,入骨三分!

    这一击虽然没将张百仁的脑袋劈开,但却也差一点劈穿了张百仁体内神血的防御。

    “我只是练成了神血,尚未来得用神血及滋润筋骨,身上尚且有破绽,也是正常的”张百仁暗自嘀咕。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