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十里世界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张百仁此时看着自家的世界,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劲。自己开辟出的世界,大概只有里许大小,但是随着自家花瓣法则的融入,张百仁心中生出一股玄妙的感应。

    随着时光法则的融入,张百仁忽然发现自家开辟出的世界好像变大了几分,然后因果法则融入,自家的世界又变了几分。

    满天花瓣尽数消融,此时天地乾坤方圆十里,已经化作了一方十里的世界。

    世界之外,一片朦胧混沌。

    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那里,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

    十里世界,这是真实的世界,不断在缓慢扩张的世界。天地间法则在不断变换微调,不断衍生出道道玄妙莫测的变化,自己花瓣种下的只是一个种子。自己的花瓣有多少?

    三千

    长出来的,与刚刚只是开花发芽的合计在一起,共有三千之数,应合三千法则。

    张百仁心中忽然生出一股玄妙的感觉,随着那三千法则的成长,这方世界会逐渐变化、增大。

    手指抓着地上的泥沙,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

    这确实是真实世界,脚下泥沙都充斥着浓郁的生机,是难得的天才地宝,有无穷宝光在其中孕育流转。

    若将这一把泥土拿出去,只怕会惹得外面修行之人打破头颅。

    这可是难得的宝物,不论炼制法宝也好,用作寄托元神也罢,亦或者修炼道法,都是难得的天才地宝。

    “忽然发现自己富可敌国了!”看着那一地的泥土丘陵,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怪异之色。

    抚摸着脚下泥土,张百仁却也没有多想,只是仔细打量着自家的十里世界。

    “嗯?”张百仁忽然看向了上方的开天清气,清气内神光流转,似乎有一方国度在缓缓开辟,无数信众在国度内祈祷念经,眼中满是信仰虔诚。

    “信我者可得永生,死者必定复活!”

    无数信众在国度内不断祈祷。

    “虚幻的世界?信仰国度?”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之色,陷入了思考。

    “天人转生!”张百仁忽然想到了一种奇妙的世界,日后若叫这些人转生于自家世界,必然会加快自家世界的演化。

    “不过,如今天地初生,若有人真的降生,那必然是无上先天,本尊岂会叫这种事情便宜了别人?待日后世界诞生出先天神灵,后天生灵开始演化后,在叫这群信徒转世也不迟”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沉思,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慢慢将玉簪插入发鬓。

    经过一番开天辟地之力的滋润,玉簪此时似乎真的活了过来,露出了一抹淡淡萤光,晶莹剔透仿佛造化所成。

    “好宝物!好宝物!当真是好宝物!”张百仁眼中满是好奇之色,抚摸着发簪不语。

    “真实的世界,果真不一般,魂魄沉甸甸的,似乎有了一种玄妙的感应,好像有了镇压之物”张百仁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一气化三清!

    运转一气化三清,只见虚空中忽然有三道清气垂落,没入了张百仁头顶百汇,刹那间三道人影自脑后卤门走出。

    真实的人影,完完全全真实的人影!

    张百仁看着眼前三清,此时三清已经彻底凝实,化作了血肉之躯。

    “实力大概增添了一成,开天辟地看来三清的收获也不小!”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沉思,然后收了三清化身,念头一转出了自家世界。

    疲惫!

    仿佛七天七夜没有吃饭、喝水,行走在沙漠中的旅人一般,眼中满是疲惫。

    底子被掏空了!

    不错

    就是这种感觉,底子似乎是被掏空了。

    确实是被掏空了!

    唰~

    张百仁身形出现在原地,一双眼睛沉重至极,仿佛灌注了铅块一般,不断上下来回打架。

    “呼!”

    不由自主,张百仁大脑发晕,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确实是睡了过去!

    呼噜声犹若惊雷,卷起天地间的乾坤惊变,呼吸间风雨汇聚,狂风呼啸而起。

    此时张百仁似乎化作了巨人一般,无意中的一举一动,居然引发了天地间法则的动荡。

    “不可思议!简直是不可思议!”不远处,袁天罡慢慢悠悠的避开风雨,缓步来到张百仁身前:“先生的身上充满了开天辟地的韵味,就连呼吸也惹得天地间风雨汇聚,道功已经入了化境。”

    这一觉张百仁足足睡了七天七夜,睁开眼时满天繁星在闪烁。

    “都督好大的胆子,七日过关也敢独自一人修炼,难道不怕被人暗算坏了你的道果”袁天罡感受到气机变换,转过身来看向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

    七日过关?

    张百仁一愣,眼中闪过诧异,不过却也没有解释。

    自己已经蜕化成就了阳神,怎么还会有七日过关?

    七日过关是劫数,没有人能避得开。

    有的人或许神通广大法力高深莫测,可以暂时将劫数压制住,混淆视听蒙蔽强敌,待到日后退了强敌,在闭关也不迟。

    张百仁自己其实心中也疑惑,九龙捧圣、七日过关自己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更不曾感应到过这般劫数。

    “怪哉!怪哉!”张百仁眼中露出诧异之色,但却也没有解释。

    “你这老道士四处云游,怎么有时间回来?”张百仁好奇的看着袁天罡。

    “唉,你小子,居然与道门决裂了,你叫我怎么说你好!”袁天罡摇头晃脑。

    “老道士是来做说客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老道士与你不一样,你实力高深莫测,神通天成,法力无边。老道我有自己的师承、师门,徒子徒孙,你可以不在乎道门的力量、议论,但道士我却不行!”袁天罡叹了一口气。

    张百仁闻言沉默,百无聊赖的坐在躺椅上,看着满天繁星发呆。

    聂隐娘迈步自山林间走了出来:“师傅!”

    “剑道修炼的如何了?”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还有许多不明了之事,要请师傅多多指教”聂隐娘哼哼唧唧道。

    听着聂隐娘的话,张百仁笑了:“我与尹真人有过约定,自然会全力指点你,助你成就大道。”

    说完话张百仁慢慢坐起身,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过了一会才道:“你剑道天赋不差,又有我传授你的剑心印,日后成就剑胎亦不过指日可待的事情,着什么急啊!要一步一步来,不能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

    说完话张百仁慢慢站起身,露出了一抹笑容:“来,我为你介绍,这个乃是袁天罡老道,你称呼他为师伯。”

    “见过师伯!”聂隐娘乖巧的对着袁天罡恭敬一礼。

    “这是你徒弟?”袁天罡目光凝重的看着聂隐娘,似乎看到了一把利剑,欲要斩灭自己的肉身。

    “你看如何?”张百仁道。

    “天生适合练剑的料子,每一根骨头、每一只眉毛,都像是一把锋锐的利剑!这般资质居然叫你给带入了左道,若能修行我道门无上正法,阳神真人指日可期!”袁天罡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随即摸着胡子道:“姑娘,你根骨不凡,心无杂念,可愿随我入道修行?跟着这小子练剑,只是白白糟蹋了你的根骨罢了!”

    “你与我师傅谁厉害?”聂隐娘歪着头,好看的脑袋左右转悠。

    “这……”袁天罡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随即道:“若论术法神通,自然是你师傅厉害。但若论预测过去未来,我更甚一筹。”

    “我师父若想杀你,你可能挡得住?能挡几招?”聂隐娘又问了一句。

    袁天罡苦笑:“你师父若想杀我,十招就够了。不过老道玩的是天机,不像你师父那般打打杀杀暴力。”

    “这就行了,逆知天机有什么用?我师父若想杀你,即便是你测算到了,难道还能避开我师傅的追杀不成?”聂隐娘低头抚摸着手中木剑:“天机太过于缥缈,我只相信自己手中的剑。”

    袁天罡苦笑,面对牙尖嘴利的聂隐娘,不得不败下阵来。

    “老道士既然说隐娘好根骨好心性,又怎么会因你三言两语改变了心思!”张百仁嗤笑着摇了摇头。

    “都督,你现在身上气机与昨日不一样了!”袁天罡道。

    “有何不一样?”经历一次开天辟地,张百仁对与天地法则的认知前所未有,甚至于能够感受到冥冥中一股玄妙莫测的力量在酝酿,随时可以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

    “如果说以前师傅周身精气神内敛,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现在师傅就是一个老弱病残!”聂隐娘嘴快:“徒儿觉得自己一根手指便能将您老人打趴下,但偏偏您明明是天下间有数的好手之一。这种感觉相当奇怪,很有欺骗性。”

    “这说明什么?说明师傅已经又突破了,以前的根基成为了虚无,浅薄的很,所以师傅需要重新累积根基!”张百仁面带笑容解释道。

    潜力大了,根基自然就会显得浅薄。就像是一桶水倒入了大海与水缸,效果不一样嘛。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