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蚩尤鼓响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代王此时眼中含泪:“为什么会这样?父皇为什么会这样?叫我杨家子子孙孙失去了生存之道,失去了希望!”

    可惜

    没有人回答代王的话。

    大隋江山二世而亡,若说杨家后辈子孙不恨杨广,那是不可能的。

    不单单天下万民恨杨广,就是杨家的子孙后人,也同样恨之入骨。

    杨家的罪人啊!

    “报应,一切都是报应,我灭了北周满门,如今因果轮回,全都是报应!”杨坚端坐在废墟中,神体居然在缓缓崩散。

    “爹!”杨勇凄厉的喊了一声。

    “一切都是报应啊!”杨坚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回忆、苦涩。

    涿郡

    张百仁看着长安城冲天而起的气机,略作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似乎也该复活鱼俱罗与张须驼了!”

    大隋天倾之事再难抵挡,就算叫鱼俱罗与张须驼复生,也难以阻挡大隋的灭亡。

    “咚!”

    “咚!”

    “咚!”

    就在此时,一阵阵沉闷的鼓声响起,犹若道道闷雷一般,打在了张百仁心中。

    鼓声肃杀之气充斥着全部心神,所有人都在刹那间被鼓声吸引。

    “噗!”

    某一座道观,本来正在打坐的老道士听闻鼓声,忽然七窍流血,面色挣扎痛苦,扭曲到了极点:“该死,好强的力量,居然叫煞气入侵了我的心神。”

    长安城外

    张衡正端着茶水,不紧不慢的轻轻斟酌,忽然鼓声响起,惊得其手中茶盏坠落在地,眼中满是骇然之色:“何人修为如此霸道,居然惊动了天下群雄?”

    “来者怕非善类!”长安城内,尹轨眼中满是骇然,背后剑光在轻微抖动,猛然化作了流光远去。

    北邙山

    酆都大帝坐不住了,此时站起身,面色阴沉的走了出去。

    天下群雄纷纷循着鼓声赶了过去,虚空中卷起道道惊雷,竞相向着南蛮方向飞去。

    “我说,非要如此不可吗?”蚩尤无奈道看着奢比尸,手掌猛然敲击而下。

    在其身前,是一方高一米五,两米方圆的大鼓。

    一击落下,群山震动,犹若地震一般。

    “唯有利用蚩尤鼓的力量,才能击穿洞天与大世界的屏障,叫虎魄刀感应到你的气机”奢比尸背负双手,看着那天地各方冲天而起的道道气机,面色凝重道:“你一定要藏好身份,决不能暴漏出来,不然只怕虎魄刀没找到,你自己反而要被镇压了。”

    此处穷山恶水,蚩尤既然动手,自然不会顾忌。

    一击接连一击的落下,刹那间方圆十里荒山尽数化作齑粉,飘荡在天地间。

    “我知道,如今已经不再是九黎一族的天下了!”蚩尤眼中满是伤感:“凭我如今实力,怕是对付不得人族这么多强者。”

    看着天地间席卷而来的道道气机,蚩尤眼中露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你放心好了,我早就为你寻到了帮手!当年张修为了篡夺张鲁的权柄,所以与我阴司地府做了交易,如今张修实力正在恢复,大概有当年巅峰时期的六分力量,这些老家伙不出世的情况下,已经足以应付眼前危机。”

    “哦?”蚩尤闻言眼睛一转,却是不曾发现外援的踪迹,眼中顿时露出一抹愕然:“我说大兄,你这外援来了没有?”

    “你放心好了,张修正面临天师道高手追杀,没得选择只能投靠我阴司地府!”奢比尸眼中满是笃定:“既然是援救,当然要在最关键时刻出手,才可获得最大效益。”

    “搞事情!”张百仁慢慢站起身,对方选定的时机刚刚好,自己神血刚刚用掉,一身本事正处于低谷状态,距离巅峰差了十万八千里,不得不说对方选择的时机刚刚好。

    虽然不适合此时出手,免得被人有机可乘,但张百仁却不得不出手。发生这么大事情,必然有大机缘亦或者大灾祸,还需前去探明事情的因由,免得落入被动。

    “曹将军,是蚩尤鼓的动静”山林中,本来正在追寻蚩尤鼓下落的曹家队伍忽然停了下来,张听着那鼓声,眼中露出了一抹激动。

    “走!夺回蚩尤鼓,我倒要看看是谁这般大胆子,居然敢和我曹家做对,老夫定要其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曹仁眼中杀机流转,瞬间化作黑风,消散于天地间。

    曹家众人循着鼓声追来,人未到,便已经开口呵斥:

    “大胆狂徒,还不速速认罪伏法,本将军饶你一命!”

    曹仁声震乾坤。

    “原来是你这只小家伙”蚩尤转头看着纵横而来,气势汹汹的曹家众人,手中敲鼓的节奏忽然一变。

    “砰!”

    “砰!”

    “砰!”

    鼓声似乎敲打在场中每一个人的心头,那正气势汹汹铺天盖地滚滚而来的气机,似乎刹那间受到了阻力,身形涣散摇摆不定,再也难以前进半步。

    这鼓声霸道无双,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专门创伤人的气血、元神。

    曹家众人前进的路顿住,再也前进不得半点,只能落下遁光,面色阴沉的站在十里之外。

    虚空中一道道身形盘旋,阳神真人向场中赶来。

    感受着虚空中变幻莫测的鼓声,三符童子脚步停在了五里之外,足足比曹家众人多前进了五里。

    但那又如何?

    距离蚩尤战鼓,依旧还有五里的路程。

    越接近蚩尤鼓,受到的鼓声力量就越强,阻力也就越大。

    张衡也来了,瞧着十里之外的群雄,面无表情向里走,很快来到三符童子身边,瞧着中心处敲击战鼓的二人,眼中露出了一抹好奇:“这两个家伙什么来路?”

    三符童子轻轻一叹,什么来路他不知道,但他却知道事情麻烦了。

    张衡虽然由有余力继续向中心前行,但却并未继续,而是停在了三符童子身边。

    “好厉害的战鼓,我北邙山酆都法界足足死了恶鬼三万!”酆都大帝面色阴沉的撕裂虚空走来,站在了二人身边。

    虚空血液卷起,浩荡无穷的血河遮蔽日月乾坤,不过在战鼓声中,血河化作一条规律的波浪线,不断冲击着虚空中的气机,显然面对战鼓,血魔也不好受。

    确实是不好受,水比土木更容易受到波动。

    可以说

    这战鼓就是专门克制他的,乃是他的克星。

    血魔神来了,石人王不可能不来,最近刚刚得了机缘的仆骨怀恩也不可能不来。

    突厥南疆的高手居然比中土之人先一步赶到。

    虚空中佛光缭绕,世尊脚踏虚空,梵音阵阵仿若神圣降世,所有鼓声在接近的刹那,居然被其手中舍利消磨掉。

    五里之外

    世尊也不再前进半步,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场中的形势发展。

    瞧着虚空中一道道气机覆压而来,蚩尤忽然觉得有些不妙:“大兄,咱们这样张扬真的成吗?居然来了这么多高手,只怕事情超出控制,有些不妙啊!”蚩尤此时坐不住了。

    奢比尸也是面色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道:“看来人族几千年来积累的高手还真不少,强来已经行不通,看来稍后只能施展一些手段,趁机行事了!”

    话未说完

    虚空一道白光浮现,化作张百仁的样子,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下方虚空默然不语,似乎并没有插手的打算。

    放眼打量虚空,张百仁发现藏在暗中的强者似乎并不少,确实是不少!

    比如说,太平道的那个弟子,此时化作后羿暗自里沉浮,等候事情的发展。

    “阁下何人,为何盗取我曹家战鼓!”曹仁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眼中怒火涛涛,非是他实力不济,而是这蚩尤战鼓恰好克制他,仅此而已。

    天生相克,曹仁也很无奈。

    没有回答曹仁的话,蚩尤只是不断的敲击着战鼓。

    “阁下敲击战鼓,坏了我灵宝弟子的道功,此事还需给我灵宝一个交代!”有道人站出来,声音传入场中。

    奢比尸面无表情的扫过场中众人,忽然拱手赔礼:“诸位道友有礼了,今日之所以惊动诸位,实在是无奈之举,我这兄弟来了灵光,即将炼化这宝物,稍后若真的炼化灵宝,自然会给诸位道友赔罪。诸位道友有什么损失,我兄弟二人照赔不误。”

    话说的相当好听!

    场中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看不穿场中那兄弟二人的本事,谁都不想做出头鸟,此时静静观看,注视着场中形势的发展。

    “怎么样?找到了没有?”扫过场中虎视眈眈的群雄,奢比尸低头对着蚩尤道。

    “快了,我已经感受到虎魄刀的呼唤,若能叫我寻回虎魄刀,诛杀这些蝼蚁亦不过多费一番手脚罢了!”蚩尤压低嗓子道。

    这二人交头接耳嘀嘀咕咕,怎么看都不像是突破的样子。

    “诸位,莫要被此人骗了,那大鼓乃蚩尤鼓,有无可匹敌之威,为当年涿鹿之时大魔头蚩尤的兵器,最善于蛊惑人心,诸位切莫听此人的谗言,还请诸位速速出手降服此,我曹家感激不尽!”曹仁忽然开口一声呵斥。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