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史家现身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如果你若想要我助你斩杀句芒,那还是免了!”张百仁摇摇头,句芒虽然与人族不对付,但与人类却也没有什么大的冲突。甚至于在上古曾经庇佑过人族,不然人族是绝对不可在那动乱的岁月中生存下来。

    若非因为阴司幽冥,人类也不会与句芒反目。

    虽然苟且偷生,但终究是活了下来。

    唯有经历过那动荡的乱古岁月,才知道活下来究竟有多么不容易。

    瞧着张百仁,尹轨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不想沾染因果,我又怎么会叫你出手斩杀斩杀句芒,此举岂不是为难与你?”

    “那你有什么条件?老道士,你可别太过分了啊!”张百仁警惕的盯着句芒,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我能有什么事情,我是说……如果有朝一日,夺不回那仙躯,我希望你能为我父亲塑造一具躯体!”尹轨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

    “就这么简单?”张百仁反倒是一愣。

    “这可不简单!”尹轨摇了摇头:“人之躯体即便是再厉害,那也仅仅只是凡俗之躯,除非如你这般得逆天大造化,彻底逆改了身躯本源。”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尹轨,尹轨道:“我会寻来天才地宝,你替我造化一尊先天神圣之躯如何?”

    “天才地宝?你想多了,如今距离上古这么些年,天才地宝早就已经化作齑粉,亦或者早就成为了凡俗之物,没有上古气机的孕养,根本就无法保存下来”张百仁看着尹轨:“你若能寻来先天灵物,我替你塑造一具先天神圣之躯,又能如何?”

    “嗯?好!”尹轨闻言顿时面带喜色:“那可就说定了,决不能反悔。”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反悔的!”张百仁摇摇头。

    如果说将上古比喻成冬天,那么现如今便是酷暑的夏日。没有冰箱你还想将冰块保存下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尹轨走了,满脸狂喜的走了。

    尹轨终究是放过了句芒,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出手的机会,而对方也不会给自己出手的机会。

    现在句芒已经开始祭炼仙躯,即便自己夺回来,只怕身躯也已经废了。现如今有了张百仁这个更好的选择,尹轨当然不去理会句芒了。

    李府

    春归君忽然转过身,瞧着远方楼阁,露出惊诧之色:“他走了!”

    “走了,不可能吧?”李世民露出了一抹讶然。

    “或许是有什么事情,也说不定!”春归君道。

    听了春归君的话,李世民苦笑。

    一日

    两日

    三日

    一个月

    半年……

    尹轨终究是没有在回来,已经不见了踪迹。

    缓缓走入洛阳城,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与一年前的繁华相比,洛阳城充满了萧瑟的味道。

    “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张百仁缓缓来到洛阳皇宫,永安宫内一切依旧。

    “先生怎么来了?”瞧着张百仁,巧燕的眼睛顿时一亮。

    “我是来接你们走的!”张百仁慢慢走上前,瞧着巧燕的大眼睛:“李渊已经称王,距离称帝不远了。”

    沉默!

    “你随我去见娘娘吧!”巧燕拉着张百仁的手掌,向大殿内走去。

    大殿内

    萧皇后一袭大红袍,正在读着一本道经。

    听闻脚步声,缓缓转过身眼睛一亮:“先生怎么来了?”

    “赐座!”

    有宫娥立即搬来凳子,请张百仁坐下。

    “李渊已经称王,要不了多久江山即将易主,洛阳虽好,但却不可久留,娘娘还是随我走吧”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萧皇后。

    萧皇后闻言轻轻一叹,放下了手中的经书,盯着洛阳城的景色许久不语。

    “吩咐御膳房准备晚膳吧!”萧皇后道。

    巧燕转身离去。

    萧皇后此时转过身来看着张百仁,慢慢的来到其身前,居然缓缓的抱住了张百仁腰肢:“叫我依靠一会!”

    张百仁略作沉默,然后将萧皇后抱住。

    他感觉到了萧皇后的疲惫!

    身心疲惫。

    国破家亡,这绝对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

    张百仁缓缓揽住了萧皇后的娇躯,心中毫无杂念,过了一会才道:“萧铳是萧家的人吧!”

    萧皇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张百仁闻言叹了一口气:“他不应该参与乱世这棋盘中的游戏,你萧家也不该参与。”

    “萧家家大业大,如今大隋即将亡国,我在萧家内的话语权柄不断减弱,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能左右的!”萧皇后轻轻一叹,抱着张百仁的手臂又紧了紧,身躯亲密无间的贴了上前。

    哆嗦

    萧皇后身躯在哆嗦。

    “你不要有太大压力,一切还有我呢!”张百仁抚摸着萧皇后脊背,骨肉匀称,手感上佳。

    “你萧家那些没有野心之辈,尽管搬去涿郡!至于那些野心勃勃之人,成也就罢了,败则死在野心之下,也是活该、咎由自取!”张百仁缓缓松开了萧皇后。

    “也好,萧家的人有些翅膀已经硬了,不再受我掌控,死活自然不必过多在乎,如此乱世我萧家能香火不绝,已经是邀天之幸”萧皇后道。

    晚宴不多时已经备好,张百仁吃着精致的糕点,瞧着轻啄酒水的萧皇后,叹了一口气:“大隋即将灭亡,娘娘还是随我走吧。”

    “陛下存活一日,本宫便是大隋皇后一日,陛下不死大隋不亡,本宫岂能抛弃家业前往涿郡求活命?”萧皇后话语虽然轻柔,但却透漏着不可置疑的味道。

    杨广存活一日,那她就是大隋的皇后。身为大隋皇后,决不可逃离。

    张百仁默然不语

    这种家族的骄傲,他一直都不懂。

    “眼下洛阳还算是安全”张百仁缓缓站起身:“下官今日来此,是来打包藏书阁那些杂书的。”

    “嗯?”萧皇后的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张百仁轻轻一笑,上次自己带走的只是道经,各家修炼典籍,如今却成了。

    张百仁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那些杂书未必可以轻易忽视,里面或许记载着一些关于上古的典籍。

    传承?

    还有比王朝更完整的传承吗?

    王朝虽然时代更迭,但里面的藏书却永远都在,不断被各个朝代保存下来。

    从轩辕黄帝一直至今朝,只怕从未有人能完全看遍藏书阁内的书籍。

    “你自去吧!”萧皇后转身离开,走入了自家软塌内。

    摇了摇头,张百仁一路上径直来到藏书阁,手中有金牌,自然毫无阻碍的便进入了其中。

    皇家藏书的丰富超乎了张百仁想象,十层高的大楼能装满七八个。

    竹简

    皮毛

    数不尽数。

    “这些日后都是我涿郡的底蕴,我张氏家族的底蕴”张百仁大袖一挥,立即将所有书籍尽数被其收起来,落入了袖里乾坤内。

    袖里乾坤无穷无尽,如今开天辟地之后,张百仁才算是将袖里乾坤修炼至无穷无尽的境界

    “砰!”

    才刚刚收了满天书籍,就忽然听得大门一声巨响,被人用力推开,就见一中年官员走进来,瞧着那空荡荡的屋子,顿时面色一变:“都督,这藏书乃历朝历代的传承,你绝不能带走。”

    “你是何人,也敢阻我?”张百仁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过头懒洋洋的问了一句。

    “在下史家司马德,见过大都督!”司马德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

    “哦?我有陛下手令金牌,你也敢阻我?”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这些藏书属于整个人族,而不是属于某个皇朝的,我司马家乃是历史的记载着,守护着人族的文明传承,还请都督留下藏书!”司马德面色恭敬道:“这些藏书事关我人族传承,还请大都督高抬贵手。”

    “哦?”张百仁见到屋子内没有遗漏,方才转身看向司马德,只见对方身材中等,周身气血浑厚,显然不是寻常之辈。

    史家的人,张百仁还是第一次见到。

    诸子百家,每一家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

    史家的使命便是守护历史,守护人类传承不可断绝。

    “你们司马家的使命还真是崇高”张百仁慢慢悠悠道:“人类文明岂用得着你史家守护?”

    说到这里,张百仁看向司马德:“我若是说不呢?”

    “不?”司马德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都督可要考虑清楚了,我劝都督还是留下传承的好。”

    “呵呵,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阻我?”张百仁冷然一笑:“还不速速让开路!”

    “都督若是不肯留下传承,休怪在下不敬了!”司马德挡在了屋门前,眼中满是阴沉。

    “你想死么?”张百仁看着司马德:“与其说这宝物是人族的,倒不如说是你司马家的!人族之人可看不到此地传承,唯有你司马家可以随意观看。你史家借人族之名为己谋私,当真不知死活!人族传承在我手中反而会更加兴盛,你司马家何德何能,也配代天下人看守藏书!”

    “布阵!”司马德忽然开口,接着就听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然后八位老者走入其中,摆开了阵势。

    “都督若能闯过八极阵,我等自然放任都督离去!”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