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气化三清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你丫的先前还吹牛说自己能映照一切,周查无量世界,但这是怎么回事?

    别和我说你慧眼疏忽了!

    此时张修的一双眼睛看着世尊,眸子内满是疑惑的味道。

    尴尬了!

    打脸啊!

    这边牛皮刚吹出去,你立即就给我出了这么大岔子。

    “多说无益,怪不得都督有恃无恐,原来是早有算计”世尊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呵呵”张百仁淡然一笑,眼中毫无畏惧:“既然如此,那只能手上见真章了。”

    “即便多了一个尹轨,你也绝不是我等对手,负隅顽抗不过自取其辱罢了”世尊捻动念珠,声如惊雷:“动手!”

    三大圣僧手中同时变换法诀,下一刻却见道道神光交织,一声嗡鸣,一道白光在虚空中流转而过。

    金刚琢!

    三大圣僧将张百仁当成生平大敌,一出手便是金刚琢这种杀手锏。

    对付张百仁这等高手,若敢有丝毫的轻视,不过自己找死罢了。

    谁敢轻视张百仁?

    杀机四溢,金刚琢化作白光,径直向张百仁当头打来。

    “尹真人,在下张修,时隔数百年年,咱们可是又见面了!”张修此时一步上前,挡在了尹轨的前路。

    “当年第一次见你之时,你还只是个小娃娃,不曾想在转眼就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你已经这般模样了!”尹轨叹了一口气。

    此时场中交锋,尹轨的一双眼睛落在了白光流转交织的金刚琢上,张百仁面带不屑冷笑。缓缓站走过来,尹轨轻声道:“我犹记得你当年第一次向我求剑时诚挚的眼神,那个时候你的眼中全是求道的真诚,而如今你的眼中满是杂念。”

    “人都是会成长的!”张修叹了一口气,低下头颅,声音低沉:“我也是张家子孙,体内流淌着张家血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张家嫡系衰落,我等旁系自然取而代之。”

    “规矩就是规矩,谁都不能违背!而且这规矩还是你张家老祖张道陵定下的。无规矩不可成方圆,门阀世家流传千年,靠的便是规矩!”尹轨道:“大都督手段非你所能想象,你此时若能迷途知返,为时不晚!大都督虽然体内有北天师道血脉,但与北天师道的关系并不好,甚至于亲手一剑杀了自己舅老爷,你们是一路人。”

    “当真?”张修闻言一愣。

    张衡愕然:“难道当年张百仁一剑斩了北泽真人的事情你没听说?”

    张修苦笑:“这些年弟子潜心苦修,哪里会去关注这等事情。”

    张修乃接近仙道的高手,什么北泽真人之类乱七八的,根本就不入其眼。

    “唉,你难道还不肯让开路?”张衡问了一声。

    “弟子已经答应了佛门,自然不会食言而肥”张修摇了摇头。

    “也罢,那就手中见真章!”

    张修手掌一挥,背后长剑瞬间散开,化作了三千寒芒闪烁的箭矢,铺天盖般向张修斩杀而去。

    勃然变色!

    张修顿时勃然变色,瞧着斩杀而来的气机,眼中满是骇然:“真人如今修为已经近乎于不可思议!”

    张修手掌一挥,一道符文飞出,幻化成一把拂尘,然而还不待那拂尘发威,已经被剑光碎裂化作齑粉。

    破灭万法!

    什么叫破灭万法?

    到了张衡这般境界,当可以称得上是一剑破万法了。

    尹轨才是纯粹的剑道通神,张百仁不过将剑术当成了一种手段而已。

    退避三舍

    面对着尹轨的攻击,张修只能后退三舍,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刹那间退出几十里,张修眼中满是凝重,鬓角一滴冷汗滴落:“尹真人,我敬你是师长前辈,你可莫要逼我。”

    “哦?你还有何种手段?”尹轨顿时来了兴趣。

    却见张修猛然伸出手,自怀中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葫芦,口中念咒,只见眨眼间葫芦化作碗口大小。

    确实是化作碗口大小,只见此时张修面色凝重:“尹真人,我这葫芦乃太平三宝之一,威能我也无法掌控,你若再逼我出手,到时候伤到你,只怕是不好了。”

    太平有三宝,葫芦、经书和符诏。

    葫芦尚且排在经书和符诏前面,可见其必然不同凡响。

    符诏乃调动夸父身躯的无上法诏,威能自然不用多说,经书落在张百仁手中,当时唯有葫芦不知所踪,不曾想竟然被张修施展手段得到。

    听了张修的话,尹轨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不曾想到,太平道的灵宝葫芦居然落在你手中。”

    “老祖当年也应该见过此物的威能,曾经威压一个时代,若非张角门下弟子背叛,盗走了此葫芦,也不必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更不会有如今各家道门什么事情”张修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太平道张角差点建立了太平天国,另立黄天,若真叫其成长来得了气数,只怕各大道观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这话,就连大阵内的张百仁此时也不由得转身看向张修手中的葫芦,太平三宝的名声他早就有所耳闻,唯独当初葫芦被人暗中取走,却不曾想居然是张修做的。

    若非今日被尹轨霸道至极的剑气威逼到了极致,只怕张修未必会取出这般宝物!

    “正要领教!当年老夫恰巧转修,是以不曾领教张角的法宝,平身引以为憾事,不曾想今日居然弥补了往日里的遗憾!”尹轨叹了一口气。

    “也罢!真人好自为之!张百仁小儿坏我大事,在下是绝对不能轻饶他的!”说完话只见张修手掌伸出,猛然扒开葫芦口的塞子,口中念了一道咒语。

    只见三道旗幡忽然飞出,此三道旗幡上引日月星三光,下合天地人三气。

    只见三道旗帜合一,一道道清气弥散而出,充斥着整个乾坤。

    “咔嚓!”

    “咔嚓!”

    清气过处,虚空破碎,电闪雷鸣瞬间炸开。

    泥土与清气接触,亦在刹那间化作灰灰。

    “好厉害的雷法!”尹轨眼中露出一抹凝重,手中剑光流转,下一刻却见其手中三千剑丝融为一道,化作一条巨龙奔驰而出,向着那清气斩去。

    “咔嚓!”

    电闪雷鸣,万物化作齑粉。

    尹轨手中宝剑不同寻常,乃当年老聃随身护道之物,出函谷关时赐给了尹喜。

    尹喜将此神剑传授给自家儿子张衡,然后张衡苦心祭炼千年,宝剑早就通灵坚不可摧。

    坚不可摧

    确实是坚不可摧

    只见那宝剑通体闪烁着蒙蒙剑罡,罡气过处乾坤破碎,虚空化作了真空,惊雷根本就无法靠近分毫。

    剑光毫无阻碍,继续向张修斩杀而去。

    “好手段!好手段!”

    张修眼中满是震撼之色,下一刻却见张修纵身而起,避开了那斩杀而来的剑光,口中再次念咒,猛然在葫芦中一拍。

    却见葫芦口倒悬,接着一缕红色烟尘自葫芦内飘落,张修声音凝重道:“老祖注意了,我这红纱最善于消弭骨肉魂魄,一旦被红纱卷起,唯有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话语落下,只见那铺天盖地的红纱稍一落地,霎时间沙尘滚滚卷起了无尽风暴,只见那风暴遮蔽乾坤日月,覆压方圆十里,涛涛的向着尹轨卷了过去。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心中卷起,尹轨不敢托大,化作剑光立于云层之中,俯视着脚下翻滚的红纱风暴,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有沙漠中来不及逃走的小动物,在刹那间便已经成为了一滩血水。

    “这红纱是何物练成,忒的歹毒霸道!”尹轨身体发冷。

    张修声音自红纱内传来:“这红纱以天下间各种奇毒祭炼而成,就算阳神真人也不敢直掠锋芒,老祖还是速速退去吧。”

    红纱世界内

    佛家的三位长老以及达摩、世尊几人被滔天红纱包围住,瞧着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红纱,张百仁顿时眉头皱起。

    这红纱不知何物制成,居然叫自己起了心血感应。

    三大圣僧此时齐齐出手,那金刚圈化作一道白光,向张百仁周身套了过来。

    不论你是何等强者,只要被这金刚琢套住,唯有化作俘虏的下场。

    “呵呵!”

    张百仁冷然一笑:“若在以前,我还真拿你这大阵没有办法,但如今我既然已经练成了一气化三清,自然要叫你等知晓厉害。”

    三清之气虽然只有自己本尊五分本事,但却也足以比拟天下间大部分的阳神强者。

    有了一气化三清,自己还真不怕群殴。

    即便三清不敌三位圣僧,但却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击败的。

    给自己争取一时半刻的时间,足够张百仁斩杀所有强敌。

    瞧着那缠绕而来的金刚琢,张百仁冷然一笑,然后一掌拍在了头顶百汇。

    只听得东面一声响:“无量天尊,贫道太清,见过道友。”

    南方一声响,火光升腾,一道人影自南方缓缓走来:“福生无量天尊,贫道上清,见过道友。”

    又听北方一声响,只见一青光流转,大步流星走来:“贫道玉清,见过道友。”

    刹那间,三清已经齐聚。

    感谢房库同学的四次万赏,四更已经加完。今天第六更完毕。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