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葫芦威能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世尊之前的那一击很玄妙,张百仁知道自己还是被世尊给骗了。感官上的欺骗,世尊攻击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打向达摩的金刚琢。

    崩飞了金刚琢,此时张百强一拳破碎虚空,却发现自己忽然打了一个空。

    打空了!

    佛门的人已经不再红纱之内,此时铺天盖地的红纱向张百仁卷来。

    却见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下一刻猛然周身三阳金乌正法运转,十只金乌投影浮现于周身,一道金黄色光罩将其牢牢的遮盖住。

    “滋啦~~~”

    道道红烟卷起,所有红纱在碰到光罩的那一刻,瞬间化作了铺天盖地的滚滚红烟。

    无物不燃的太阳光罩,此时亦闪烁着淡淡神光,然后就见那神光居然点点黯淡,竟然被红纱腐蚀。

    厉害!

    简直是近乎于不可思议!

    张百仁眼中满是灼热,自家太阳护体手段修成之后,可从未见过能腐蚀光罩的宝物。

    这红纱绝不是普通的凡俗剧毒毒药,区区毒物岂能侵蚀得了自家的护体神光?

    纵身而起,张百仁仿佛振翅飞舞的金乌,直接冲出那笼罩方圆十里的红纱,眼中露出一抹震撼。

    “世尊,你们怎么出来了?难道诛杀了张百仁吗?”此时张修手中拿着葫芦,眼中露出一抹愕然。

    这么快就出来了,那张百仁也太不禁杀了吧?

    亏得对方好大的名气。

    想到这里,张修眼中露出一抹不屑。

    世尊面色阴沉似水:“事情不妙,张百仁居然练成了一气化三清,夺走了金刚琢,其手中神剑锋芒无匹,我等难以匹敌,是以见机不妙立即撤走。”

    “啥?”张修此时勃然变色,眼中满是震惊,目光游移不定:“你可别骗我!”

    合世尊、达摩、三位阳神真人,这般大的阵容,难道还拿不下区区一个张百仁?拿不下区区一个后辈?

    张修不信!

    你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敢置信!

    “非是不敌,而是抵不过其手中的神兵利器,待日后寻得神兵,再来与其一较高下也不迟!”世尊说完转身便走。

    “等等,张百仁睚眦必报,你等今日截杀于他,真以为此事可以一走了之?日后若张百仁杀上门来,你等该如何自保?”张修忽然喊住了一行人。

    “张百仁夺了金刚琢,高兴还来不及,岂会杀上门来寻我等麻烦?”世尊摇了摇头:“而且他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杀了我等!我佛门存在的作用比死去更大!”

    说完话世尊已经转身离去,留下那张修站在红纱中面色阴沉不定。

    忽然一拍手,收了那满天红沙,此时果真就见张百仁立于云头俯视自己。

    “逃!”

    二话不说,张修直接选择了遁逃。

    “留下葫芦!”张百仁一掌伸出,法天象地运转,遮蔽了日月星辰,向着下方的张修抓去。

    “我只是来帮忙的,还请先生饶我一遭!”张修面露骇然,猛然一拍葫芦,霎时间一道微风卷出,一时间吹得黄沙卷起,日月无光,叫人睁不开眼。

    在这云层中只觉得神魂迷当,七魄颠倒,护体罡风被吹裂。

    纵使是张百仁修为不凡,此时也落入旋风中失去了南北东西。

    待到满天黄沙落尽,却见地上泥土掀开,张百仁面容狼狈的自沙尘中走出来,眼中满是阴沉:“不愧是太平道镇压了一个时代的宝物!”

    “咳咳咳!”

    尹轨从泥土里爬出来,衣衫碎裂的不成样子,周身肌肤一片血红,样子比张百仁不知道要狼狈了多少倍。

    “这是什么宝物,怎么这般霸道!老道我的护体剑罡都被吹散了!若非黄沙松软,只怕已经被摔死了!”尹轨不断吐着口中沙尘。

    放眼沙漠,早就不见了张修的踪迹。

    “若不能收了那葫芦,日后迟早要成为麻烦!”张百仁面色阴沉,就连三清都被吹散,化作三股气流回归体内孕养。

    这神通太霸道,霸道的出人预料。

    “老祖活的时间长,可知这葫芦是如何炼制的?”张百仁重新整理发鬓。

    “倒也有所耳闻,那葫芦能有这般威能,倒也实属正常”尹轨略作思忖,便开口道:“其一,便是此宝采集了九天无尽星辰的罡气,星辰上的煞气。当年太平道实力雄厚,究竟采集了多少颗星辰,没有人知道。”

    “在之后太平道采集了大地上所有能见的瘴气、煞气,还有各种天地间元磁之力,又融合了上古流传下来的异宝,据说那葫芦有十种神通。其一便是那万丈红纱。其二便是怪风。还有便是那划分清浊而出的神雷。剩下七种神通,老夫却也没有听过。”

    听着尹轨的话,张百仁面色难看,若知道这葫芦如此神威,当初自己岂不是要抢掠那葫芦了?

    手指敲击着案几,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沉着:“如此宝物,落在此人手中,天下之大尽可去得。道长可知如何克制那宝葫芦?”

    “这宝葫芦若能克制,当年大汉也不必差点被太平道取而代之。若非最后关头唐周盗取了张角的宝葫芦,只怕道门已经彻底灭绝,天下只余太平道一家”尹轨摇了摇头。

    “不行,这宝葫芦太危险,若留在张修手中,这厮对着涿郡放一把红纱,我涿郡岂不是要化作死地?”张百仁心中开始升起了一股不安。

    “呵呵,想要克制那宝葫芦确实是难,但若克制宝葫芦的主人,却轻而易举。当年老子留下的金刚琢,可以捆束收摄天下万物,只要先夺了金刚琢,日后在遇见张修,趁着对方还没拿出宝葫芦,你便将金刚琢直接扔下去将其捆束住,到时候要杀要剐岂不是随你心意?”尹轨笑容满面:“关键的是金刚琢啊!”

    说到这里,尹轨顿了顿道:“奇怪,佛门今日怎么就这般轻易撤走了?你如何将佛门那些难缠的家伙逼走的?”

    尹轨眼中满是疑惑,本以为要有一场大战呢,结果呢?却是鼠头蛇尾。

    ps:感谢“终是梦”同学的五次万赏,本书又多了一位萌主,为萌主加更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