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张章 赠宝金刚琢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佛门的人不是有变幻莫测,无坚不摧的金刚琢吗?怎么就这般被你狼狈打跑了!”尹轨的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张百仁闻言轻轻一笑,手掌缓缓伸出,就见一钢圈出现在掌心。

    “嘶~”尹轨倒吸了一口凉气:“金刚琢!”

    张百仁笑而不语,尹轨猛然一步上前,便要向着其手中金刚琢拿去。

    “这是我的!”张百仁手掌一闪,避开了尹轨的动作。

    “你要这金刚琢作甚?这金刚琢即便是给你,你也驱使不动!”尹轨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手中的金刚琢:“原来佛门的那些家伙只是样子货,这才几刻钟,居然被你夺走了金刚琢。”

    “谁说我驱动不了!”张百仁背负双手,翻了个白眼,漫不经心的道。

    “你……你能驱动金刚琢?信了你的邪!这金刚琢乃老聃兵器,其内凝聚着老聃的精气神,你能运转老聃的金刚琢才怪!”尹轨却是不相信:“不如这般,你将金刚琢给我,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老祖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哦?”张百仁拿着金刚琢,心中开始沉吟。

    “我说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老聃成仙而去,并未真个坐化死亡,这金刚琢内蕴含着老聃的精气神,没有人能炼化金刚琢!老聃登仙之前利用自家仙机为其洗练凝聚圆满,早就金刚不摧。你即便是得了这宝物又有何用?不能催动不说,反而平白与老聃结下因果。”

    张百仁闻言略带沉默,过了一会才眉头微微皱起,尹轨说的倒是真的。金刚琢内凝聚着老聃气机,自己根本就无法炼化,自然也就不能指挥如臂。

    而且老聃只是登仙而去,并没有死亡,这金刚琢谁也无法炼化。

    见到张百仁陷入沉默,此时尹轨笑着道:“你还需考虑清楚才好!”

    “无需考虑,已经够清楚了!金刚琢给你倒也不是不可,只是不知你有何物可以作为补偿?”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尹轨。

    “日后我楼观便是你的盟友,咱们生死与共如何?”尹轨目光灼灼的看着张百仁:“惊瑞之日将近,各大家族可都是千百年的无上大教,你终究底蕴浅薄。现在不但罪了佛门,更与道门翻脸,你需要个盟友!”

    “空手套白狼!”张百仁嗤笑一声:“不够!”

    “那我便告诉你惊瑞之日的真正秘密!”尹轨道。

    张百仁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尹轨一遍,方才将金刚琢扔了过去:“不必!惊瑞之日到了,我自然知道惊瑞的大秘密是什么。”

    说完话张百仁转身离去,尹轨慌忙的接过手中金刚琢,眼中露出了一抹痴迷之色。

    仔细把玩一会,方才爱不释手的收回来,放贼一般,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露出了沉思之色:“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这小子居然什么要求都没提!怎么办?这小子该不会以后赖上我了吧?”

    张百仁不提要求,尹轨此时反而心中没底:“不行!不行!还需尽快补偿,不然日后碰上麻烦事情,可要亏本了!不过金刚琢能回到我楼观派,定要叫那句芒等魔神知道厉害。”

    “那可是老聃遗宝,都督当真分毫不动心?”甄宓身形缓缓出现在张百仁身边。

    “你也说了,那是老聃的遗宝,我永远都无法炼化!”张百仁转身看着甄宓:“你瞧我身上的宝物,那件不是彻底炼化掌控由心?那金刚镯相当于老聃分身,已经开了灵智,却不适合我!老聃那等大能超脱天地,我却不想和其结下因果。”

    说到这里,张百仁笑着道:“如今曹家之人肯定要恨死我了,你说本都督该如何自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到惊瑞之日,曹家高手绝不会贸然自沉睡中苏醒过来,先生尽管放心就是”甄宓道。

    张百仁闻言陷入沉默,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都是麻烦!看来我还需尽早复活张须驼等人。”

    “先生不去寻佛门的麻烦?”

    甄宓轻轻一笑。

    “寻佛门的麻烦?我倒没那个心思!”张百仁轻轻的摇了摇头:“佛门的存在利大于弊,而且我正要借助佛门谋划一件事情,却是不好动手。”

    少林寺

    大殿内

    此时气氛沉闷,三大圣僧丢了金刚琢,此时眼中满是阴沉之色。

    “世尊,张百仁的法剑太过于锋锐,非仙器无法抗衡!咱们若找不到能克制张百仁发起的手段,只怕日后面对着张百仁,只有败走一条路!”达摩低垂着脑袋道。

    世尊面无表情,缓缓的捻着手中念珠,过了一会才道:“佛门大兴乃是天定,谁也无法阻挡!”

    “可那张百仁手中的神兵利器,实在是太过于锋锐!”达摩道:“金刚琢也必须要夺回来,那是老聃留给我佛门镇压气数的宝物,岂可流失在外。”

    “除了仙器,那个能对抗其法剑!”其余三位圣僧此时面色凝重,法剑之威大家亲眼目睹,自然是感觉一阵心惊肉跳。

    “难啊,自古以来成仙者唯有寥寥数人,上古大能虽有拔山超海之辈,但却也未必能及得上张百仁此人!那些法器也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不见了踪迹”达摩摇摇头。

    “一气化三清!一气化三清!除了师尊之外,我从未见过有人居然能施展一气化三清之术!”世尊捻着手中舍利,眼中露出了一抹精光:“惊瑞之日将近,却出现如此强者,这是在逼我啊!这是在逼我啊!成仙之日就在眼前,我可不想在苦苦等候数千年!”

    说完话世尊转身离去:“我要前往天竺走一遭,你们安心发展佛门势力,十八罗汉理应下山了,尔等看着安排吧。”

    说完话世尊脚步匆匆离去,转眼间已经不见了踪迹。

    世尊走了,去寻找对抗张百仁法器的方法,若不能对抗张百仁的法器,佛门谈何大兴?

    “如今佛门大兴之势已经无法阻挡,借助这股气势,未必不能找到可以对抗张百仁诛仙四剑的法宝,只希望世尊一切顺利!”达摩眼中满是感慨。

    兰若寺

    世尊缓步走入寺庙内,却见张百义正端坐在寺庙内静静苦修,诵经声不缓不急的传来。

    “弟子拜见方丈!”张百义转过身,瞧见世尊走进来,连忙鞠躬一礼。

    “罢了,莫要客套!我佛门不兴那套!”达摩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感慨,瞧着眼前一模一样的面孔,无数滋味涌上心头。

    一母同胞的兄弟,但却是同人不同命。

    “方丈可是为了我哥哥的事情发愁?”张百义看着达摩,似乎知道了达摩心中所想。

    “你哥哥太厉害!太霸道!太强势!此世必然成仙得道,无人可以阻挡!”达摩眼中满是苦涩,自己潜修千载,数次轮回,底蕴却比不过区区一个黄毛小儿,任凭是谁调换了位置,都要心中为之酸涩。

    张百义闻言沉默,瞧着达摩的样子,便知道对方吃了大亏。随即开口,不动声色道:“何不请世尊出手?请三大圣僧出手?”

    “三大圣僧被你哥哥夺了金刚琢,世尊被你哥哥逼退,你哥哥现在是无敌了!世尊若无法将舍利凝聚圆满,怕也无法与你哥哥抗衡!”达摩眼中满是酸涩。

    “这不可能!”张百义断然否决,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我倒也希望这不是真的……只可惜……这偏偏就是真的!”世尊轻轻一叹。

    听了这话,二人你看我我看你,大堂中气氛凝滞,许久无语。

    张百义呆呆的坐在那里,心中卷起了滔天海浪,不曾想到自家哥哥居然修到了这般地步,就连佛门祖宗都可一剑劈退。

    “不单单你感觉震惊,就连本座也同样感觉震惊,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没道理你会比他差那么多!”达摩眼中露出一抹疑惑。

    大殿沉默

    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方丈若想制衡我大哥,眼下唯有一条路。”

    “那条路?”达摩的眼睛一亮。

    “我大哥最重恩情,无论如何都不敢冒犯、忤逆我母亲分毫,你若能寻到我母亲,得到我母亲的支持,我大哥便不足为虑!”张百义轻轻一叹。

    “你母亲?你母亲今何在?”达摩闻言眼睛亮了:“若你母亲肯入佛门,我等愿尊其为佛母,与世尊地位平齐。你日后便是我佛门中的佛子,地位与我持平。”

    “幻情道!”张百义轻声道。

    “幻情道?”达摩顿时闻言变色:“你母亲居然加入了幻情道,成为了幻情道弟子,这可就麻烦了。”

    “方丈也知道幻情道?”张百义闻言一愣。

    “当年与警幻仙姑打过交道,警幻仙姑神通广**力无边,寿千年而不死,绝对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大能之一,就算是世尊与警幻仙姑对峙起来,也要忌惮三分!”达摩轻轻一叹:“麻烦了!”

    幻情道讲究的是看破‘情’之一字,倒是与佛门有些类似。

    ps:感谢“终是梦”同学的五次万赏,本书又多了一位萌主,为萌主加更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