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诛仙与宝树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不论怎么算,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和赔本沾不上边。

    只要做的隐秘,谁能发现这件事和李阀有关系?

    谁知道这件事和自己有关系?简直是神不知鬼不觉。

    涿郡

    张百仁手中起了一局,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聂隐娘本来一生平安,虽然数次有死亡之危,但却理应逢凶化吉才是?不该出现这般卦象啊!”

    “怎么办?”尹轨眼中杀机流转。

    “要看你想顺天而行,还是逆天而为了!”张百仁面露沉思之色,过了一会才道:“事情怕难办了!”

    是难办,而非没有法办!

    “可知劫数何来?”张百仁不动声色道。

    “不知,这劫数来的忽如其来,毫无征兆!”尹轨气得拽了拽几根胡子。

    劫数

    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若能轻易化解,那便不是劫数了。

    张百仁的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方才慢慢站起身叹了一口气:

    “这劫数不简单,劫数之外似乎还有别东西,你我静观其变!”

    “不做防范?”尹轨道。

    “当然要做防范,难道你忍心看着隐娘遭了劫数?”张百仁翻了个白眼:“不过太平道那余孽,我却是不能放弃。张修既然胆敢暗算我,必然要其付出代价。”

    张百仁手中拿出一缕毛发,略作推测后,随即猛然站起身:“少林寺?嵩山地界?”

    “他怎么去了嵩山地界?”张百仁面露沉思之色:“是了,定然是世尊与那厮勾结在一处。不过世尊如今实力进步的未免速度太快了,简直快到不可思议。”

    张百仁抬头看向嵩山地界,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

    “不管那么多,不管那么多,佛门我若是不走一遭,心中实在是难以安心!”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一双眼睛看向嵩山地界:“至少,也应该试探一下世尊的底细,而不是就这般放任不管。谁知道是不是世尊那老狐狸故意唬我,这般气机……难道他十八颗舍利子圆满了?”

    佛门上空冲天而起的气机,世尊毫不加以遮掩,就算傻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更何况张百仁还不是傻子!

    不解决了张修的事情,张百仁始终难以放下心中的心结。

    手指轻轻敲击着膝盖,张百仁身前虚空扭曲,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嵩山脚下。

    张百仁来了!

    修士之间的气机感应,想瞒也瞒不过去。尤其是到了世尊与张百仁这般境界,一切皆已经感应由心,天下万变,却跳脱不出张百仁的手心。

    手掌缓缓伸出,虚空一阵变换,霎时间少林寺上空风起云涌,化作了一只手掌径直向下方的少林寺拔来。

    “大都督此举未免太过了,嵩山乃我少林祖庭,佛门圣地岂能随便动手!”世尊手掌伸出轻轻一抹,虚空已经恢复了平静,一切都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张百仁瞳孔一缩,站在嵩山脚下许久无语。

    怪哉

    世尊什么时候有这般实力了?

    “都督既然来了,还请上山一述!”世尊的声音缓缓自山巅传来。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过了一会方才迈步缓缓向山中走去,郎朗声音传遍整个少林寺:“张修,我知道你就藏在少林寺内,修为到了你我这般境界,本座感知绝对不会出错,你既然敢算计我,便要承担后果。”

    世尊闻言轻轻一笑:“都督莫要开玩笑,我这寺庙中都是佛门弟子,岂能容得下道门中人?”

    张百仁一边说着,此时已经来到了嵩山山顶,一双眼睛看向世尊,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过了一会方才轻轻一叹:“了不得!只是不知你这气势是真是假,是不是假老虎!”

    “都督出手试探一番不就知道了?”世尊不紧不慢道。

    张百仁点点头,面色认真道:“我确实是要出手试试!”

    瞧着世尊周身浓郁得不像话的法则气机,张百仁心中震惊不已,天知道才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世尊经历了什么,实力居然暴涨这么多?

    不过来都来了,若不出手绝非张百仁的性格。

    莫非世尊将舍利子都集全了?

    “唉!”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其实本来我与佛门关系还是不错的,当年佛门扎根中土,本都督并未太过于刁难,否则岂会有少林寺落座嵩山的机会?所以你莫要逼我!”

    “我哪里逼你?”世尊摇了摇头:“少林寺并无张修此人!”

    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目光虔诚,眼中满是满面的真诚。

    少林寺确实是没有道士张修,只是多了一个俗名叫张修的和尚。

    沙门中只云法号,凡俗皆已经成为过往云烟。

    “我说有,便有!即便是没有,也必须有!”张百仁话语霸道,不容置疑的伸出手掌,露出了张修的一缕毛发。

    世尊闻言默不作声,任凭山风吹荡。

    “看来还要做过一场,那太平道的葫芦威能太过于霸道,本座绝不容许其流落在外!”张百仁话语里满是杀机。

    世尊叹了一口气:“惊瑞之日在逼近,各路大能据都在复苏,张修不过历史中的一粒尘埃罢了,都督何必与他过不去?”

    张百仁没有多说,只是手中一道剑气斩出。

    世尊周身佛光缭绕,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张百仁:“都督,有些事情强求不得!都督还是自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剑气靠近世尊的一瞬间,居然如牛入泥窝,瞬间不见了踪迹。

    “怪哉”张百仁眼中露出了诧异之色,虽然只是自己的随手一道剑气,但却也威能不凡,张百仁不是没想过世尊能化解自己的剑气,但却没想到对方化解的居然这般轻松。

    不可思议

    简直是不可思议!

    世尊什么时候有这般强的实力了?

    “有点意思,怪不得敢和我动手,原来是最近长进了不少,在这里等着我呢!”张百仁手掌虚空一握,空间慢慢扭曲。

    沉浸在混沌世界,接受淬炼孕养的诛仙剑,缓缓被其抽了出来。

    “此剑超脱命数,简直不是世间该有的宝物,你自何处得了这般宝物?”瞧着张百仁手中古朴的宝剑,世尊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威严

    世尊在这把剑上感应到无尽的威严,高临九天俯视天地间一切众生。

    不错

    就是俯视

    居高临下,俯视众生。

    “杀!”

    没有回答世尊的话,回应对方的只有一个字,单纯至极的‘杀’字,霎时间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嵩山地界。

    世尊手掌一挥,气劲化作佛光,犹若铜墙铁壁般,挡住了诛仙剑气前进的路。

    张百仁手掌一抖,诛仙剑气划破佛光,向着世尊真身斩了下去。

    “唰”

    一道七彩光流转,接着就见世尊手中出现了一段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枝桠,接着就见那枝桠猛然卷起七彩之光,居然将张百仁凶狠霸道的一剑带的偏离了轨迹。

    确实是偏离了轨迹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这是什么手段?居然能抗衡我的诛仙剑?”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凝重、忌惮。

    但张百仁却没有注意到,此时世尊的嘴角不断的轻轻抽搐,露出了骇然之色。

    确实是骇然之色!

    张百仁不知道,但他却知道,自家宝树的本源居然被那霸道的剑气狠狠削减了一分。

    虽然这一分微不可查,甚至于张百仁自己都无法察觉,但却偏偏是真的被削减了。

    宝物初成,削减一分,不知要自己苦修多少年月才能将其弥补。

    心痛

    世尊心痛

    心中都在滴血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明显察觉到了世尊心中的那么一抹波动。

    宝物才刚刚凝聚,本源尚且不稳,这次自己赔大发了!

    确实是赔大发了。

    这一缕本源,至少十年苦修才可弥补。

    不过在给自己一段时间,叫本源彻底凝固下来,到时候即便是张百仁的剑气,也休想磨灭自家宝物的本源。

    “当真是好本事,以前都不知你有这般手段,不过我却不信这世上居然还有宝物能挡得住我的诛仙剑气!”张百仁眼中满是冷笑,下一刻手中杀机迸射,诛仙剑再次向前递出去,对着世尊斩了下去。

    “嗤!”

    “嗤!”

    “嗤!”

    彩光不断与剑气交织,张百仁眼中满是凝重之色。一边世尊此时心中滴血,但却也不得不和张百仁硬碰硬。

    既然事情已经做了,那就千万不可露出马脚。

    三十剑

    足足斩了三十剑,瞧着世尊紧闭双目,面无表情的面孔,张百仁方才猛然收了诛仙剑,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好!”

    “好!”

    “好!”

    “怪不得如今这般硬气,居然还有这等手段!”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不过此事没完,我的诛仙四剑尚未完全祭炼完毕,待我彻底将宝物凝聚成型,再来与你做过一场。”

    说完话后,张百仁转身离去。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