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无视空间的一剑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你说什么?黑山老妖在哪里?”

    本来盘膝打坐的聂隐娘,听了二人的谈话之后,猛然双眼爆射出一道精光,空气在剑气之下不断扭曲。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小老儿以后再也不敢乱说了!小老儿以后再也不敢乱说了!”听到聂隐娘的忽然暴喝,惊得二人连连跪地讨饶。

    “我再问你,黑山老妖在哪里!”聂隐娘眼中杀机流转。

    黑山老妖,是蜀山剑阁与尹家一辈子的痛,若非黑山老妖找到了函谷关葬墓,也不会生出那么多事端。

    尹喜的仙躯不会被盗走,道德经也毁之于一旦。叮当姑娘更不会魂飞魄散,说起来一切的由头都是那该死的黑山老妖。

    自家师傅、长辈对于黑山老妖舍不下面皮出手对付,但自己如今既然听了黑山老妖的名号,当然不会放过他。

    不但不会放过他,反而要将其抽魂炼魄,使得其千刀万剐。

    瞧着聂隐娘似乎随时都可暴起杀人的样子,惊得两位老者连忙道:“三十里地外有一座寺庙,唤作是兰若寺。那黑山老妖投靠了佛门,便整日里兴风作浪,依仗着佛门威严,暗中吸食人的精气神,就算道门弟子知晓,也绝不敢管。”

    “嗖”

    不待二人说完,聂隐娘已经化作剑光冲霄而起,刹那间便穿越了十几里虚空,降临于佛门之外。

    聂隐娘虽然恨不得一剑杀了黑山老妖,但却也并不莽撞,而是耐住性子站在远方山中睁开法眼,遥遥的看着兰若寺那冲天而起的佛光,一道黑气鬼鬼祟祟的在佛光之中不断穿梭躲藏,仿佛一只见不得人的老鼠。

    瞧着那气机,聂隐娘便已经信了七八分,不过为了真的确认黑山老妖就藏匿在兰若寺,聂隐娘暗中潜行,一路径直摸到兰若寺内,来到了黑山老妖的门外。

    烛火悠悠,黑山老妖的影子被烛火照射在窗子上,拉得老长。

    “谁?”屋子内黑山老妖机警的喊了一声。

    “杀!”

    确认屋子内的人影是黑山老妖,聂隐娘二话不说瞬间人剑合一,向着屋子内斩了过去。

    “该死,老夫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偷袭于我!”黑山老妖惊怒的吼叫传遍整个兰若寺。

    一边正在盘坐的张百义瞬间惊醒,急忙脚步匆匆的走出院子,瞬间来到黑山老妖的门外:“此乃兰若寺,何人在此放肆?”

    瞧着院子内犹若暴雨一般的剑气,张百义心生忌惮,不敢直接闯进去,只是听着院子内的黑山老妖不断干嚎。

    “小皮娘,你再不住手,我可要出手了!莫非真当我怕你不成!”院子内的黑山老妖此时胸口被撕裂一个大洞,却迟迟无法愈合,眼中杀机在不断流转。

    “妖魔鬼怪,人人得而诛之!”

    聂隐娘手中剑光忽然一阵变换,化作了铺天盖地的剑丝,向着黑山老妖绞杀而来。

    见此一幕,奢比尸勃然变色,不敢大意,连忙出手拿来黑山老妖的本命法宝战旗。

    这战旗乃上古强者鬼车的一面旗帜,奢比尸与鬼车关系非同寻常,即便是不知道法诀,也同样可以催动黑山老妖手中的战旗。

    旗幡摇动

    虚空中风云变色

    门外张百义面色狂变:“万鬼幡何时有这等力量了?威能比往日里提升了几十倍不止。”

    铺天盖地的鬼气将聂隐娘所化的剑光包裹住,此时黑色鬼气仿若实质,刹那间便遮蔽长空,笼罩住了天空中的一切光线。

    铺天盖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自旗幡内传来,远方天边忽然传来一声暴喝:“孽畜,找死!”

    且说张百仁在少林寺没有得了便宜,便转身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心神不安,虚空中冥冥剑气感应,瞬间叫其心血来潮,撕心裂肺的吼叫传开。

    “尔等找死!”

    锋锐无匹的诛仙剑裹挟着浩荡天威,猛然从天而降向兰若寺的黑云斩了下去。

    “不好!”

    隐匿在黑山老妖体内的奢比尸察觉到了不妙,瞧着冥冥中似乎斩破虚空降临而下的剑气,一股死亡危机此时猛然缭绕心头。

    “嗖!”

    顾不得黑山老妖的死活,奢比尸直接施展替身大法,身形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见了踪迹。

    确实是不见了踪迹!

    奢比尸乃上古大能,岂能没有保命的手段。

    浩荡一剑诛落,叫黑山老妖根本就来不及说出事情的真相,便已经在浩荡的诛仙剑气下魂飞魄散。

    不错

    确实是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黑山老妖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

    所有的一切尽数被诛仙剑吞噬。

    “好恐怖的一剑!”

    门外

    张百义此时面色骇然,仿佛中了定身术一般,身子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面对着那从天而降的浩荡一剑,时空似乎按下了暂停键。

    “这便是我与他的差距吗?”在那一刻张百义忽然心灰意冷,自己争什么?

    自己所有的努力,再此人面前不值一提。

    确实是不值一提!

    二十里外

    春归君猛然站起身,豁然变色,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恐:“这不可能!”

    确实是不可能!

    张百仁这一剑居然跨越千里,无视了空间距离,直接出现在兰若寺所在。

    恐怖

    确实是相当恐怖的一剑。

    “也不知在这一剑下,奢比尸逃出来了没有?这便是张百仁全力以赴的一剑吗?”不知为何,奢比尸忽然心中升起了一股担忧,一股对于奢比尸的担忧。

    “这厮该不会死在张百仁的剑下吧?”春归君心中动荡难安。

    虽然自己与奢比尸不对付,但眼下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一损即损一荣即荣,若奢比尸出现意外,对自己等人来说,打击决是致命的。

    “死了没有?不会吧?”春归君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焦虑。

    “主人”

    “砰”

    一掌落下,那人形植被瞬间化作齑粉:“真是令人烦躁。”

    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那股不安似乎要将自己彻底吞没。

    “走,立即走!离得越远越好!”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