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种下因果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公子放心,老夫出手怎么会留下破绽?”却见句芒的眼中满是笑容,不管这件事成或者不成,对自己来说都只是随意一步棋子。

    成

    当然是最好,若不成?

    不成也顺手折了蜀山弟子,打击了对手的气运。

    此事对自己来说,还是值得的!

    “没有留下痕迹就好,没有留下痕迹就好!”李世民闻言笑了,不管事情怎么发展,先将自己摘出去,这绝对是最正确的。

    就在此时

    忽然只听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侍卫恭敬的走入屋子内,对着李世民行了一礼:“二公子,张百仁在门外求见。”

    “什么?”春归君惊得仿佛是炸了毛的猫一般,猛地站起身,眼中满是惶恐之色。

    “这不可能!”李世民也是面色一阵惨白,一双眼睛看向春归君:“先生不是说,张百仁绝不会发现你的踪迹吗?”

    “不可能,我出手怎么会留下踪迹,这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春归君连连摇头:“定然是哪里出了岔子!对了……”

    春归君的眼睛一亮:“公子莫要惊慌,依照张百仁的性子,若真的抓到李家把柄,只怕此时早就打上门来了。对方既然没有动手,就算是真的抓到破绽,也是没有万全把握,处于犹豫之中。只要公子小心应付,此事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可以轻松打消张百仁的疑虑。”

    “倒也是这么个理,若张百仁这厮真的抓到把柄,岂会登门求见?而是提着剑直接找上门来了!”李世民摇头晃脑的道。

    听了李世民的话,春归君面带笑容:“不错,关键是看公子能不能沉得住气了。”

    张百仁的忽然到来,二人做贼心虚差点吓个半死,此时一番分析后,心中略有定计随即面带笑容的走出后院:“速请大都督前往正堂。”

    侍卫远去,李世民运转气血,消除了心中的不安,方才来到大厅中。遥遥看着张百仁走来,连忙上前迎接:“都督远来是客,还请上座。”

    张百仁只是点了点头,端坐在左首,有侍女奉上茶水,缓缓喝下:“李阀如今大势如何?”

    “托都督的福,如今势如破竹,一统天下指日可待”李世民道。

    听了李世民的话,张百仁喝着茶水:“也是你李家有些德行,我自己又做不来皇帝,只能支持李家。”

    “都督不是一直在塞北潜修吗?怎么有空来长安?”李世民放下茶盏道。

    “唉,你是不知……”张百仁摇了摇:“小鱼人珠何在?不知令弟的魂魄本源可曾恢复?”

    “倒是有几分起色”李世民脸上带着笑容。

    “实不相瞒,本座今日来此,是为了取回小鱼人珠的”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哦?为何?难道都督有亲朋好友遭受了重创?”李世民一愣,眼中满是愕然。

    “唉,此事一言难尽!”张百仁摇了摇头:“不知令弟可否脱离小鱼人珠?”

    听闻此言,李世民苦笑:“倒是可以脱离小鱼人珠,以养魂木保存魂魄。小鱼人珠还给都督,倒也无妨。”

    说着话,只见李世民自袖子里掏出檀香木盒,一打开却见小鱼人珠浮现,散发着柔和之光。

    拿出养魂木,将李元霸的魂魄寄托于养魂木中,张百仁手掌一招,小鱼人珠已经落在其手中。

    “告辞!”

    得了宝物,张百仁二话不说,立即走出了李阀大门。

    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春归君眼中露出一抹苦笑:“原来是自己吓自己,将自己给吓坏了。我就说嘛,此事我精心策划,怎么会出现纰漏?”

    “唉~~~”

    李世民与春归君相视一眼,俱都是齐齐出了一口长气。

    兰若寺

    世尊等人站在聂隐娘尸骨前,利用佛光牢牢的将尸骨罩住,生怕其在遭受半点意外,丧失了最后生还的希望。

    聂隐娘已经魂飞魄散了,留下的只是最本源魂魄印记。

    这一点魂魄印记,是聂隐娘最后的希望。

    一旦这最后希望破灭,世尊不敢想象张百仁会发多大的火气。

    到时候必然怒火滔天,等候自己的是雷霆一击。或许佛门与涿郡正式开战,此时佛门可不是涿郡的对手。

    目光警惕的扫视着四面八方,生怕聂隐娘在遭受半点意外。

    没让众人等多久,就见张百仁身形自虚空中显化,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

    “百仁,我这徒孙……”尹轨眼巴巴的望来。

    “我自有算计”张百仁手中拿出小鱼人珠,一双眼睛看着那尸骨,露出了沉思之色:“隐娘的最后一点本源印记便落在了尸骨中,却是不宜移动!”

    瞧见左右无人,张百仁手指一弹,小鱼人珠瞬间镶嵌入聂隐娘眉心,不断吸收着其尸骨内的气机,慢慢的将那本源印记拽入小鱼人珠的内部。

    “沉!”

    张百仁脚踏大地,只见层层土黄色符篆在泥土里衍生,聂隐娘的魂魄逐渐被埋入了脚下的泥沙之中。

    “唉!”尹轨面色悲痛:“隐娘可还有复生之机?”

    “我不断以大地龙气滋润其身骨,壮大其本源印记。在经过小鱼人珠的酝养,本源印记终究会形成三魂七魄。到时候在设下法坛召回隐娘的魂魄,送其转世轮回,此事就成了!”张百仁面色阴沉:“至于说隐娘能恢复多少记忆,还要靠造化。”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世尊在一边面露寒光:“你放心,我一定找到凶手,为你出一口恶气。”

    “希望如此!”张百仁冷冷的看了世尊一眼,手掌一招,却见干将莫邪此神剑落在其手中,随即一挥手,钻入泥土里陪伴着聂隐娘陷入了沉眠。

    “走了,我在等你的交代!”张百仁走了,对于一边的张百义,却是看也不看。

    “唉!”

    看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世尊摇了摇头,形势比人强,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当时这厮含恨出手,黑山老妖死无对证,我上哪里找证据去?”世尊苦笑着摇了摇头,捡起地上的鬼车旗,随即眉头皱起:“此物不祥,罢了!罢了!宝物经过张百仁那凌空霸道的一剑,已经成为了废品。”

    一边说着,世尊随手将鬼车旗扔在废墟中,瞧着面色呆滞的张百义,大袖一挥卷起,二人身形消失在兰若寺中。

    兰若寺便彻底的荒废了下来。

    周边各路修士,瞧着虚空中残存的剑意,却是不敢胡乱闯其中。于是兰若寺就这般安静了下来,成为一个难得的清净所在。

    “唰!”

    三日过后

    一袭黑袍的奢比尸身形忽然出现在兰若寺,感应着依旧迟迟不肯散去的剑意,奢比尸摇了摇头:“张百仁剑道太过于霸道,不过……本座睚眦必报,从来都只有我对别人出手虐杀的份,哪里被人打的这般狼狈过?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奢比尸嘀嘀咕咕,念念叨叨道:“黑山老妖与聂隐娘的因果已经形成,我若能趁机坏了张百仁与佛门的算计,哼哼……”

    说到这里,却见奢比尸一阵冷笑:“这回看你还不翻脸。”

    说到这里,只见奢比尸自虚空中一抓,布满鳞片的手掌抓住了虚空中不断闪烁的气机,仿佛化作了黑山老妖的模样,向着地下的鬼车旗灌注而去。

    “好在黑山老妖炼化了鬼车旗,不然我怕是也无法将其残余的气机汇聚起来,再次孕养成魂魄。哈哈哈,哈哈哈有好戏看了!这回有好戏看了!”奢比尸做完一切,拍了拍手掌,脸上的得意笑容忽然一阵凝固,眼中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谁在窥视我的气机?”

    “咔嚓!”

    一边说着,只见奢比尸一抓伸出,将虚空中气机扯得稀巴烂。

    嵩山山巅

    佛陀眯起眼睛,此时忽然面色难看起来。

    慧眼过处,只见一道虚影闪过,接着就见虚影内神光流转,一到模糊的黑袍人影浮现于眼帘。

    “我倒要看你真身为何人!藏头露尾之辈,也敢算计我佛门?叫你知道本尊慧眼的厉害!”世尊眼中露出阵阵冷光,接着却是猛然变色一变。

    慧眼之光居然被一个布满鳞片的爪子崩碎了。

    “爪子?莫非是龙族?”世尊这个念头一起,随即被其摇头否决:“不可能,那爪子上死气缭绕,绝对不是龙族。”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算计我佛门?难道是某个老家伙?”世尊眼中满是阴沉。

    这件事,自己要给张百仁一个交代。

    “世尊,弟子如今该如何修持?”张百义跪倒在佛前,眼中满是黯然之色。

    即便自己苦苦修持,但与那人比起来,却依旧仅仅只是一粒微不可查的尘埃。

    一粒毫不起眼的尘埃。

    “难办啊!”瞧着跪伏在地的张百义,世尊有些头疼,不动声色道:“我在传你一门秽土转生大法,单单一个欢喜禅,只怕难以叫你走到极致。”

    “弟子多谢世尊”张百义恭敬的道。

    世尊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抹愁容:“佛法大兴,阻力重重啊。”

    ps:第四更。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