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张衡的一口老血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四海龙王见机不妙跑了,虚空中的雷电之力太强,即便是身为龙族的王者,此时也无法驾驭雷电的力量。

    只见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瞧着那虚空中坠落的雷电,缓缓收手站立,露出了戒备之色。

    自己能做的一切皆已经做了,接下来便是等候二人复活。

    之前那一道雷霆,虽然有神血修复,但却依旧不好受。

    一口淤血缓缓自口中吐出来,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瞧着虚空中仿佛九天星河垂落的雷霆,龙珠却依旧稳若泰山,不知为何张百仁心中总是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他不知道这一丝不安来自于何处,细看那龙珠,张百仁眉头皱起。龙珠依旧是那颗龙珠,似乎无底洞一般,依旧在源源不断的吞噬着垂落而下的雷电力量,但自己的那股不安源自于何处?

    张百仁不知道!

    这股不安忽如其来,但却又转瞬消逝。

    咔嚓

    虚空中卷起道道惊雷,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大概过了一刻钟,才见天空烟消云散,所有雷霆尽数收敛无踪。

    龙珠缓缓落垂落,被其拿在手中。

    此时细看张须驼与鱼俱罗,却见二人体内气血在缓缓流动,似乎循着冥冥之中的某种感应,体内的生机在逐渐复苏。

    复苏

    需要一定的时间。

    收起龙珠,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虎视眈眈的群雄,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群雄在远处站定,却也不敢上前打扰。

    所有人都知道,此时场中气氛有些不对劲。

    岂止不对劲,简直相当的不对劲。

    手指敲击着案几,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缓缓伸出手指,点向了场中的众位群雄:“尔等还不离去,难道要我请你等留下吃饭不成?”

    话语冰寒,显露出话语主人此时心中的不爽。

    场中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皆露出了一抹狂热之色,却见三符童子走上前:“小子,你当真复活了这二人?”

    张百仁面色阴沉的点点头,对着远处的罗艺与荆无命三兄弟道:“清场!”

    张百仁要驱赶众人离去,众人自然不敢顽抗,皆是纷纷转身离去,不敢耽搁,生怕被惹来杀身之祸。

    当然了

    只要鱼俱罗与张须驼真的复活,此事也瞒不过众人耳目。

    是以众人纷纷鞠躬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小子,你可从未和我说过,你居然能将人复活!”就在此时,却听一阵阴沉的话语声响起,张衡阴沉着面孔走了过来。

    “你不是已经转世投胎了么?还是说你已经修复好了肉身?”瞧着完好无缺的张衡,张百仁愣了愣神,与当初相比,现在的张衡似乎老了那么四五岁。

    “呸,老夫的那具法身早就已经转世投胎了,现在的是老夫另外一具法身!你可从未和老夫说过,你居然还有复活人的本事,不然老夫何必去转世投胎!”张衡说到这里眼中满是心痛:“那可是几十年的苦修啊!”

    忽然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自张衡心中升起。

    本来张衡想要诈死,将北天师道从漩涡中摘出去,故意示敌以弱。但谁能想到,张百仁居然做出了起死回生之事,这回张衡可真是坐不住了,第二具法身忍不住跳了出来。

    逆改生死,起死回生,这手段太过于逆天,叫张衡这等强者也坐不住了。

    这神通的用处太大,谁不想和这等强者打交道?

    瞧着张衡,张百仁的眼中满是无奈:“老祖,你可莫要冤枉我,我当时是想和你说了来着,结果你故作潇洒离去,我又能如何?我还以为你喜欢进入轮回呢!”

    “你……”听了张百仁的话,张衡忽然一口逆血忍不住差点喷出。

    进入轮回?

    你丫的才喜欢进入轮回呢。

    张百仁眨了眨眼,眼中满是无辜之色。

    张衡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气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但却也只能无奈忍下这口恶气。

    当初是自己动机不良,故意装作飒然离去,要张百仁照顾北天师道,就是要弄出一股气氛。

    可惜!

    把自己坑了进去!

    “他们真的能复活?”张衡一双眼睛看向池水中的鱼俱罗与张须驼。

    “玄妙!不可思议!二人体内的生机正在复苏,要不了多久怕是真的要复活归来了!”尹轨此时走到二人身前,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随即转过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张百仁:“隐娘……。”

    “隐娘肉身被毁,成为了无根浮萍,和他们不一样!”张百仁摇了摇头。

    听了这话,尹轨苦笑一声:“你这般夺天地造化、生死的本事,当真是不可思议。日后不能轻易施展,免得遭天谴。”

    听了这话,众人俱都是目光忍不住微微一动,张百仁轻轻一叹:“长则十天半个月,短则三五日,二人必然会复活。”

    说到这里,张百仁面带疑惑之色:“诸位修为通天彻地,怎么也不能起死回生?”

    众人闻言俱都是苦笑,起死回生?真以为说的那么容易?

    “走吧,随我去喝一杯清茶”张百仁转身向着屋子内走去:“荆无双、荆无命,你兄弟二人负责守护鱼俱罗与张须驼的安危,本座可不想刚刚将其救活,还要再出手救他一次。”

    听了张百仁的话,荆家兄弟齐齐化作影子,钻入了泥土里。

    “先生,你还要小心仆骨怀恩,这厮本事又增强了!”尹轨走在后面忽然开口。

    “哦?”张百仁一愣,转身看着尹轨,眼中满是诧异。

    尹轨身后拉开脖颈处的衣衫,露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创伤,浓烈的庚金之气在伤口处逸散,阻止着伤口的愈合。

    “不可思议,当真是不可思议!仆骨怀恩居然能创伤你?”张百仁来到尹轨身前,手指轻轻一点,所有残存的庚金之气瞬间收敛殆尽,伤口也在缓缓愈合。

    感受着手指中的庚金之气,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诧异:“神性!这是属于神性的力量。”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