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南北天师因果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我如今一届白身,已经不是什么都督,王权富贵于我来说亦不过过眼云烟罢了!”张百仁目光淡漠,说出的话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

    王权富贵如过眼云烟,你还乱插手?

    若不是你胡乱搅合,天下能这么乱吗?

    “先生,小人今日来此,是有一事相求!”王世充居然跪倒在地:“素闻先生有绝顶天材地宝可助人突破。大将军鱼俱罗、张须驼都是用了先生的宝物,才可突破至高境界。小人家中有一本家侄儿唤作:王仁则,具有盖代天资之才,还请先生成全。”

    瞧着下方的王世充,张百仁略作沉吟,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

    有的时候,答应的不能太快,你若太过于容易答应,对方反而会疑神疑鬼。

    “你想要绝顶的天才地宝?”张百仁低头俯视着脚下的王世充。

    “还请都督大发慈悲”王世充道。

    “倒也并非不可,只是你还需依我三个条件方可!”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莫说三个条件,就是千个、百个,下官也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王世充恭敬道。

    果真

    听到王世充的话,张百仁笑了:“也罢,你还算明白事理,待我赐下天才地宝,你那本家侄儿突破之后,还需在我帐下听用,你可能答应?”

    “下官为大都督效力,我家侄儿自然也算大都督一脉的人,这是本分算不得条件”王世充道。

    上下打量着王世充,张百仁点点头。此人虽然流淌着胡家血液,但却也机灵懂事。

    王仁则乃日后自己对付佛家的一只杀手锏!

    不过此事还需好生谋划,从长计议才行!

    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一只玉盒,随手扔给了下方的王世充:“你记得今日的话就好!”

    王世充千恩万谢的接过盒子,然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壮起胆子,小心翼翼道:“先生,不知李法主如今何在?”

    “李密?”张百仁低头扫过跪倒在地的王世充,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怕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

    “啊”王世充惊得差点从地上站起来。

    “啊什么啊,又不是我动的手,李密自己脑子不够,被奢比尸算计夺了肉身,一身气血、根骨尽数成全了奢比尸,死掉能怪谁!”张百仁摇头叹气。

    王世充低声道:“先生,奢比尸不是传说中的魔神吗?难道已经复活了?”

    “记得李密身融的那具仙骨吗?”张百仁意味深长道。

    “居然是那个”王世充眼中满是骇然。

    “这世界水深着呢!”张百仁看向天空的云层:“我为你等种下魔种,也是为你们好。李密若不镇压我的魔种去,岂会死亡?我自然可以借助魔种替其退了奢比尸。”

    目光收回,看着跪倒在地的王世充,张百仁不满道:“你好歹也是堂堂至道强者,有自己的武道尊严、意志,我之所以给你种下魔种,不过是一种约束罢了,你这般跪来跪去,难道日后不想突破了?武者就要挺胸抬头!”

    王世充闻言苦笑,生死皆操之于人手,如何抬起头来?

    “唉”看着王世充那副唯唯诺诺的表情,张百仁无奈的摆摆手:“罢了!罢了!你且退下吧!”

    王世充闻言站起身,正要转身离去,却忽然听张百仁道:“对了,王仁则命中与佛门反冲,你还需小心一些,切莫折了王仁则的气数!”

    “是,小人知晓!”王世充脚步一顿,转身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方才离去。

    “十八罗汉救李世民吗?”张百仁把玩着手中的蝎子精:“有趣!有趣!十八个见神境界的强者,佛门底蕴当真是越来越深厚了,道门只知晓内斗,不知等佛门得了李唐支持后,是何等表情!”

    若无意外,李世民是死定了,但偏偏李世民却不能死!

    只看佛门手段如何,会不会将自己玩死。

    且说王世充脚步匆匆的回到洛阳,然后将龙骨赐给王仁则,叮嘱一番之后,方才呆坐在案几上许久无语。

    李密死了!死在了奢比尸手中。再算上前些日子出世的蚩尤,这天下的水究竟有多深?

    自己看到的只是一个表面罢了!

    “这世界的水太深!”王世充终于察觉到了这个世界暗流之下更加汹涌的波涛。

    “此事有利有弊”王世充叹了一口气,自己虽然被张百仁中了魔种,但却得到了张百仁的庇佑。而且魔种内时不时传出的灵感,令王世充大有裨益,甚至于武道修为进步飞快。

    魔种的另外一个好处便是,一旦张百仁修为突破,那被种魔种之人也会得到魔种模糊中传来的灵感,对于破境更加有利。

    张百仁如今修为有多高?

    境界未必会比王世充高,但其力量、神通却已经甩了王世充千百条街。

    “此时或许道门高真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呢?有什么用?”张百仁摇了摇头,什么用也没有。

    天机已经被人蒙蔽,道门高真想要破开,却是千难万难。

    其实正如张百仁所料,道门高真也不是窝囊废,天机波动那般强烈,若察觉不到异常,岂非都是白痴?

    “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张衡站在北天师道山顶,手中罗盘不断流转,

    佛门出手算计,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但天机就像是一条河,想要将水搅浑容易,但若叫水由浑浊变得清澈,却只能任由其自己平复。

    张衡就算法力滔天,也没有办法。

    “老祖,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一位长老慌慌张张的向着山中跑来。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天塌不下来!”张衡面色阴沉的看着天空中云头:“此事老夫已经有所察觉,可惜依旧晚了一步,对方动起手来毫无征兆。”

    “老祖,你说会不会是涿郡哪位捣的鬼?”长老压低嗓子道。

    “别乱说!哪位修为神妙无双,念动间可以感应无穷因果,若被其察觉到你这般言语,还不和你拼命!”张衡打断了长老的话,训斥一番后方才慢慢收回罗盘:“天机一片混乱,仿佛泥水一般,我却是察觉不到任何的异常!”

    说着话,三符童子漫步虚空而来:“前辈,事情只怕麻烦了,不知是谁散乱了天机,其中必有阴谋!”

    听了三符童子的话,张衡翻翻白眼,这般废话还用你说?

    “葛家那边是否有什么动静?”张衡道。

    “邓隐死了,这件事绝对没完,据说葛家忙着唤醒一位老祖出山,眼下怕没时间顾忌这些!”三符童子道。

    “而且,听人说陆敬修要自沉睡中苏醒了!”三符童子道。

    “陆敬修!”张衡闻言目光一闪,眼中露出了一抹沉思。

    陆敬修

    只要是道教众人,便无法忽视这个名字。

    陆敬修之前,南天师道只是北天师道北迁之后留在南方的松散之人留下的组织,陆敬修的出现整合了南天师道,南天师道彻底的成型,与北天师道分居南北。

    张修做不到的事情,陆敬修做到了。

    自此之后,天师道二分。

    “曹家的手段?”张衡惊疑不定。

    “除了曹家,谁还能请动陆敬修!张百仁镇压了曹家的不少大人物,还有帝君夫人,这件事传出去脸上不好听啊!”三符童子感慨了一声。

    听闻此言,张衡面色沉着,过了一会才道:“就怕陆敬修复活出手,也是螳臂当车引火烧身!张百仁道功通天彻地,不将群雄放在眼中,又怎么会在乎区区一个陆敬修?”

    “不过陆敬修确实不凡,压服了一个时代,得了一个时代的气数!”三符童子道。

    “事情越来越麻烦,曹家如今牵扯其中,却是大大的不妙啊!只怕会加剧我道门与涿郡的关系!”三符童子道。

    曹家为何能指使南天师道?

    其中还有一番因果在其内,话说当年北天师道相助曹操得了天下,但曹家忌惮北天师道的势力,于是下令将其自江南迁移往北方。

    有的人愿意去,有的人却不愿意去。

    于是曹家的分化之术就成功了,迁往北方的成为了北天师道,依旧停留在南方的,在曹家暗中支持下成了南天师道。

    当然了,迁往北方的乃是当时天师道正统,被整个朝廷盯着,不迁移不行。

    那些继续留在南方的,都是朝廷看不上眼的散修之流,不得天师道正统。

    后来陆敬修横空出世,不断的改革南天师道,开创出了南天师道的科仪、道法,才有了立足根本,南北方才能对抗。

    当然

    不论南天师道也好,北天师道也罢,随着老古董的复活,南天师道依旧难以摆脱北天师道施加的影响力,暗中操控蚕食着南天师道的力量。

    南天师道底蕴终究是及不上北天师道!这是岁月带来的底蕴积蓄。

    “麻烦了!多事之秋,只希望曹家不要在弄出什么幺蛾子才好”张衡有些坐不住了:“老夫要亲自前往涿郡走一遭,你暗中召集各大宗门高真,不断商议对策,破开天机,看看能否找到蛛丝马迹!”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