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兄弟相残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这话问的有水平,你为何犯我疆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已经确定了主序,你犯我疆土乃不义之师,我是正义之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士气便已经为之颠倒,大郑一方顿时士气大盛。

    李世民眯着眼睛,声如惊雷,周身气血翻滚,一人之音竟然压下了千万人之音:“王仁则,你与王世充不知体逊百姓,整日里胡作非为,陷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实乃十恶不赦,罄竹难书。我李家决不能坐观无数百姓处于水深火热而无动于衷,你若乖乖投降,与我一道前往长安城认罪,便饶你一命,若不然……。”

    “若不然如何?”王仁则冷冷一笑:“李世民,今日定要你命断此地!”

    李世民嗤笑一声:“擂鼓,冲锋!”

    李世民是何等人物,此时一双眼睛看向虚空,流漏出了道道杀机,随即猛然一声呵斥,率先突破音爆,身先士卒的向着城头杀去。

    “哈哈哈!来得好!”王仁则一阵大笑,忽然一阵呼啸,只见远方奔来道道黑衣人影。

    “果真有阴谋!”春归君面色凝重,正要迈步出去援助李世民,下一刻却是猛然面色一变。

    “唰”

    一道剑光照亮了云端,天地间一片茫然,战场中的喊杀声刹那似乎静止。

    尹轨出手了!

    普天之下,唯有修炼了无上剑道的尹轨,才会有这般霸气的剑气。

    这一剑在青天白日照彻云端,刹那间便穿越千军万马,不伤任何士兵,来到了春归君的身前。

    “该死的,有完没完了,老夫今日就不该来!”春归君顿时面色阴沉下来,瞧着那斩来的剑光,猛然纵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山林中而去。

    二人交手决不能在战场进行,虽然对方剑术高超,不会误伤到普通士兵,但架不住普通士兵害怕啊。

    就像是一把机关枪扫射你,虽然知道扫不死你,但子弹呼啸着从你身边飞过,你能不害怕吗?

    若是二人在战场中交手,怕用不了多久李世民手下的大军便要炸了营。

    “你还有完没完,不就是夺了你老子的肉身借用一下嘛,你还揪着不放了是不是!”春归君忍不住开口喝骂,到如今也不必继续遮掩,只要是个傻子都知道便是自己夺取了尹喜肉身的句芒。

    春归君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叫有完没完,什么叫借用一下。

    把你老子身躯从坟地里拖出来祸害一下,看你是何种滋味!

    “句芒,你好歹也是天地间无上强者,岂能做出这等夺人身躯的事情!速速将我父亲身躯还回来,不然待我父亲回归,必然与你不死不休!”尹轨眼中杀机流转,铺天盖地的剑罡向着春归君绞杀而去。

    春归君摇了摇头:“那就等你父亲回归再说吧!我如今既然已经出手,岂有在还回去的道理!”

    剑罡铺天盖地,春归君不敢硬接,身形一闪错开了尹轨的杀机,只见剑罡过处满天砂石瞬间化作齑粉,无数山中鸟兽化作血雾。

    “真狠啊!”春归君一步上前,跨越层层虚空,一掌向尹轨心口掏来。

    “呵呵!”尹轨一声嗤笑,手中杀机流转,剑罡瞬间化作剑丝,向着句芒卷来。

    “法天象地!”句芒终究吃不住劲开始还手,瞬间化作了一只千丈高巨人,一掌遮天蔽日的向着尹轨拿来。

    “滋啦”

    剑丝与春归君身躯碰撞,点点火星流转,留下了一道道绿色印记,但却无法将春归君的身躯斩断。

    “不可思议!简直是不可思议!”尹轨眼中满是骇然:“你才开始炼化身躯,为何会这般强!”

    “我乃先天神圣,岂是尔等后辈蝼蚁够理解的!夏虫不可语冬,和你说了也是白说!”一边说着,春归君一掌遮盖寰宇,法天象地最强之处是在于可以借助天地间的力量。

    人力终有穷尽之时,唯有无上强者方可长生不死,永存于世间。

    “砰!”

    虚空颤抖,尹轨不得不化作剑丝避开春归君的一击,随即手掌一招,却见一只泛白的钢圈被其拿在手中:“是你逼我的!便叫你尝尝老夫的厉害。你虽是先天神圣,但我等后天生灵却也未必会弱于你,不然当年天帝也不会屠杀尔等犹若猪狗。”

    “住口!”听了这话,句芒终于变了颜色,当年上古天帝时期的苟延残喘,是所有先天神灵一辈子的痛:“你找死!你既然想死,那我便成全你!”

    句芒手掌一抓,天地间生机汇聚,化作了一只翠绿色长枪,瞬间洞穿虚空来到了尹轨身前。

    “呵呵,看我手段!”尹轨的眼中露出一抹冷笑,下一刻金刚琢已经飞了出去。

    “李世民,还是納命吧!”又有一尊身穿黑衣的男子自山林间走来,手中杀机流转,弯刀一阵风般来到了李世民身前,欲要将其分尸两段。

    “休要猖狂,我来会你!”程咬金出手了,手中马槊洞穿虚空,向着男子咽喉咬来。

    “果然,我的劫数应在这里,尔等今日便是要在此地围杀于我!”李世民的眼中满是凝重。

    “杀!”

    “杀!”

    “杀!”

    一道道气机强横的黑影从四面八方冲来,面对着天地间无敌的至道强者,李世民手下大军瞬间溃败,战阵崩碎。

    杀机无限!

    无限杀机在虚空中蔓延。

    兵败如山倒,莫说李世民才几万大军,便是几十万大军,也绝对挡不住八九位至道强者的冲杀。

    个人武力已经凌驾于军队之时,人数并不具备太大的意义。

    “二爷快走,只怕大事不妙!”长孙无忌一声惊呼。

    “分头走,对方是冲我来的!”李世民不愧是李世民,果然有魄力:“稍后你重整兵马!”

    若叫手下大将跟自己一道突围离去,怕一个都走不了,这可是八九位至道强者,而且暗中还不知有没有人在窥视。

    对方既然冲着自己来的,唯有自己将敌人引开,手下才有机会逃命,才有能再次重整旗鼓。

    “走!”李世民猛然催动坐下马匹,只见那马匹一跃,居然跳出了战场,向着山林中走去。

    马匹不是普通的马匹,而是已经易骨洗髓的妖马。

    马匹天生擅长速度,真个跑起来就算至道强者也要跟着吃灰尘。

    音爆!

    马匹的速度已经突破了音爆。

    “二弟要往何处去?”丛林深处响起了一道轻笑,铺天盖地的寒潮卷起,马匹的速度骤然降了下来。

    “李建成!”李世民攥紧手中长刀,眼中满是痛苦:“为什么?”

    “怪不得我,是你自己不安分,我又能如何?”李建成一袭黑袍,背负双手挡在了李世民的去路。

    后方音爆响起,王仁则等人已经突破音爆即将追了上来。

    “皇位让给你,我绝不在染指分毫!”李世民眼中满是痛苦之色:“区区皇位,岂能及得上你我一母同胞的兄弟之情,这皇位让给你如何?我若早知皇位对你如此重要,断然不会加以染指!”

    听了李世民的话,李建成顿时面色变了变,此时山林间响起一道急切之声:“大公子,不可放虎归山!如今这般局势,咱们做了多少努力,日后再想找到这般机会,可是迟了!”

    此言一出,李世民如坠冰窟,双目杀机四溢的看着那斗笠人:“你是何人!”

    斗笠人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晚了!一切都已经晚了!”李建成蓦然一叹,眼中杀机四溢:“二弟,你认命吧!”

    “慢着,杀了我你如何与父皇交代!”李世民急忙喊了一声。

    “你是被王世充斩杀,为我李唐战死的,你死后必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至极!你是我李唐的功臣!”李建成不紧不慢道。

    “呵呵,我若死去,这么大的事情,你当真以为瞒得下去?”李世民冷然一笑。

    动手之人不少,到时候人多口杂一旦泄露……。

    李世民的威胁,李建成听出来了,不过他并不在意:“泄露出去又能如何?你都已经死了,难道父皇还能废掉我立元吉不成?”

    “李元吉!”李世民目光豁然一转,看向了那斗笠人。

    “没趣,你既然已经认出来了,我也就不再隐瞒!”李元吉放下了手中斗笠,一双眼睛看着李世民:“今日你必死无疑,我会替你好生照顾二嫂与承乾的!”

    “你敢!”听闻此言,李世民顿时呲目欲裂,气的身子发抖:“畜生!”

    一声怒吼,手中长刀闪电般向李元吉劈了过去:“我要劈死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

    “世民,你安心的去吧!”李建成一步迈出,手中玄冥权杖拿住,铺天盖地的寒潮向李世民汹涌而来。

    “不能死!我今日绝不能死在这里!我若死了,无垢与承乾该如何是好?怕是逃不过这对禽兽的毒手!”李世民仰天咆哮:“那便战!决一胜负,分一生死!若叫我李世民逃出生天,必要尔等挫骨扬灰!”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