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天下一统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江山社稷图!

    这个词一出,大殿内瞬间陷入了沉寂。

    张百仁有江山社稷图,又手握涿郡占据着天下大势,随时都有可能称帝,随时都可裹挟大势南下,席卷江山!

    江山社稷图,这就是江山社稷图的力量!

    得江山社稷图者,再有天子龙气相助,可以无敌于天下。

    能怎么办?

    李阀能怎么办?

    李阀也很无奈的!

    不是一般的无奈!

    张百仁太强了,整个涿郡太强了!

    涿郡崛起的太早,众人尚且南征北战,为大隋效力之时,涿郡就已经开始崛起,成为了当今天子留下的后手。

    涿郡足足比各大家族、势力早崛起了二十多年,整个大隋全力支持的二十多年,叫涿郡发展成了庞然大物,各大门阀世家想要打压涿郡之时,已经来不及了。

    当时

    整个天下都处于涿郡的恐吓之中,生怕涿郡几十万大军南下,但是张百仁却超然物外,不断的积蓄着涿郡实力,到如今涿郡人口百万,已经开始真正崛起,无可阻挡。

    “主动权不在咱们的手中,而是在大都督手中,陛下只能登基后再行谋划,寻找机会削弱涿郡的实力!佛门也好,道门也罢,无不对涿郡垂涎三尺,利益冲突之下,咱们未必没有机会”刘文静不紧不慢道。

    “其实我倒觉得不必担忧,张百仁道功通天彻地,所求的不过是安稳罢了,岂会自废道功来当一皇帝?诸侯之中,最令人放心的理应是涿郡!”李神通开口了,眼中满是笑容的道。

    听了这话,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

    是呀

    张百仁都有望仙道超脱而去的人物了,岂会自废武功选择皇位?

    “罢了,如今敌强我弱,只能按照都督的规矩来!只要我能将天下操持于手中,终有抗衡涿郡的时候!不过还要等十几年罢了!”李渊此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陛下如此想,最好不过,涿郡虽然做大,但却也不是没有除去的机会,各大道观、佛门、世家对于哪位可都都不友善,只需陛下稍作谋划,暗中推波助澜,此事便成了!”刘文静轻笑道。

    听了这话,李渊点点头:“既然如此,明日早朝便颁布诏书,赦封涿郡、洛阳与瓦岗。”

    “陛下得了这几方势力相助,其余各路反贼必然望风而逃亦或者直接拜服在地,天下一统指日可待矣!一旦陛下的天子龙气大成,即便是克制涿郡的那位,也未必没有希望!”又有人开口笑着道。

    基调定下,只待明日早朝颁布诏书,赦封天下。

    三方归李唐,刹那间江山征讨尘埃落定,再也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

    第二日早朝

    群臣汇聚

    有内侍捧着诏书,恭敬的站在李渊身边,然后口中宣召:

    “皇帝诏曰:今涿郡、瓦岗、大郑请降,归顺我李唐,此乃天意所归,故大赦天下,以诚谢天恩!……”

    接下来便是一连串的封赏,对于涿郡一连串的封赏,对于瓦岗寨、王世充的安抚。

    李渊要得是一统,要的是天下太平,便可龙气归一,到时候就有了抗衡涿郡的资本。

    疯了!

    莫不是昨晚没睡好,此时出现了幻觉?

    一大早发什么疯,涿郡上表臣服归顺?

    瓦岗寨上表归顺?

    张百仁、瓦岗寨、王世充乃天下间最大的反贼势力代表,岂会这般轻松归顺?

    但是当满朝文武你看我我看你,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霎时间一片哗然。

    朝堂哗然,天下沸腾!

    “大王!大王!不好了!不好了!”一阵慌乱的声音传入了窦建德的宫阙。

    “何事如此慌张,成何体统!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要叫我陛下,不许叫我大王!”窦建德面色阴沉的训斥了一句。

    “砰!”下一刻侍卫直接跪倒在地,声音惶恐道:“涿郡、瓦岗、大郑居然宣布投诚李阀,将要成为李阀的一份子,欲要裂土封王!”

    “什么!”听了侍卫的话,窦建德惊得猛然站起身,快步上前夺过侍卫手中的密报,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这怎么可能,莫非张百仁、王世充、翟让的脑子里进水了不成?”

    简直是晴天霹雳,打的窦建德大脑发晕,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大王,如今天下七分归了李唐,最强大的涿郡、翟让、王世充也皆已经归顺,咱们怕是无法抗衡啊!”手下将领苦笑着道。

    “该死的混账!该死的混账!你们不想参加王图争霸,当初抢地盘做什么!翟让与王世充就是一只猪!一只蠢猪!”窦建德疯狂喝骂。

    不单单窦建德在喝骂,就是其余的各大势力也在不断喝骂,怒骂王世充与瓦岗寨脑子进水了。

    没过三日

    一道惊天动地的消息再次传遍大江南北,窦建德请求臣服。不单单是窦建德,天下各路反贼纷纷请求臣服,欲要封王裂土。

    大势所趋!

    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此时李阀已经得了天下大势,已经真真正正的天下大一统。

    虽然对于各地的掌控力微弱,但天子龙气却汇聚了起来。

    “先生,妾身想不明白,你苦苦谋划,为何会选择成全李唐”张丽华的眼中满是不解。

    张百仁低垂眼眉,一双眼睛看向长安城方向,看了许久之后才轻轻一叹:“我能做皇帝?”

    “先生道法通天彻地,坐不得至尊之位!”张丽华苦笑,他终于知道张百仁心思了,不过却依旧心有不甘:“先生坐不得,但手下将士却未必坐不得!”

    张百仁只是看着远方,并没有回答张丽华的话,没有人知道张百仁心中是怎么想的。

    或许长孙无垢知道,但她却不敢说出来!

    “砰!”

    李世民的府邸大门被推开,李世民快步走入庭院,看着浇花的长孙无垢,猛然扑了上去,一把将长孙无垢抱在怀中,死死的抱住。

    长孙无垢愣了愣神,手中水壶落地,慢慢抱住了李世民的腰部,柔声道:“二哥,怎么了?”

    “你莫要说话,叫我抱一会!”李世民死死的抱着长孙无垢,贪婪的嗅着长孙无垢身上的气息,情绪逐渐平稳下来,过了一会才犹若梦呓般道:“这回我差点以为自己回不来了!”

    “怎么回事?”长孙无垢闻言心中一紧,露出了担忧之色。

    “老大与老三欲要杀我,还好我有贵人相助逃过了一劫,不然只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李世民缓缓松开长孙无垢,颓然的坐在了石凳上,眼中满是痛苦。

    “二哥,你莫非脑子发烧了?莫要说胡话,你与太子乃一母同胞的兄弟,他如何会害你!”长孙无垢面色惨白起来。

    “天家无亲情!天家无亲情!他们这是嫉妒我,要逼死我啊!”李世民咬牙切齿道。

    “二哥,这事怎么办?”长孙无垢压低嗓子道。

    瞧着长孙无垢煞白的面孔,李世民怜惜的摸了摸,拍了拍其肩膀:“莫要担忧,一切有我呢!我绝不会坐以待毙!”

    说完后对着身边侍卫道:“去请无忌与刘文静大人前来议事!”

    刘文静绝对是李世民的铁杆支持者,长孙无忌与李世民乃是姻亲,自然也是心腹中的心腹。

    “什么!太子要杀你!”

    小院内,长孙无忌一声惊呼。

    “莫要声张,怕别人听不到吗!”李世民翻了翻白眼,眼中满是猩红的血色:“这次差点就交代在哪里!”

    “二公子打算怎么做?”刘文静面色难看的看着李世民。

    “我还能有何去路,还请先生教我!”李世民看向刘文静,那眼中狰狞的杀机,叫刘文静忍不住心中一颤。

    “既然已经撕破面皮,那自然是决一高下,分一生死!”刘文静压低嗓子道:“可是大公子又没疯,他已经成为太子,占据了先机,又何必兵行险招?”

    “他是丧心病狂!不论如何,我绝不能坐以待毙!我绝不能坐以待毙,我要将其抽魂炼魄,满门老少尽数斩尽杀绝!”李世民在疯狂怒吼。

    杀机

    无尽的杀机在虚空中蔓延。

    “公子息怒!公子息怒!”刘文静连忙道。

    第二日早朝

    李世民跨入大殿,便看到了已经站在前方的李建成与李元吉二人,此时李世民面色平静的走上前来,双手抱拳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大哥可是别来无恙?”

    眼中居然没有任何杀机!不见任何暴虐!

    此时的李世民风度翩翩,仿佛那日遭受截杀的不是他一般。

    瞧着李世民,李元吉冷然一笑:“你倒是命大!”

    “天命所归,谁能害我?”李世民冷然一笑:“害人者人恒害之,三弟可要小心一些,你武道修为最弱,才刚刚勉强见神,有我李阀气数支持,你才有如此境界,怕是蠢猪也比你聪慧,亏你还是我李家子弟,流淌的是我李家血脉,当真烂泥扶不上墙!”

    “你……”李世民这话就太扎心了,或许是底蕴都被李元霸给夺去,李元吉天生便根骨不行,比之李家众位兄弟差了不知多少。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