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诏狱之秘,李世民的无奈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百仁走了,但场中的气氛却并未有半点轻松,得罪了张百仁,众位道人的心中绝对不好受。

    虽然神位被张百仁挥手抹去了数十个,但与成千上万的神祗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罢了,不值一提。

    此时佛道之间气氛顿时开始微妙,众真人一双双眼睛看向李渊,眼中露出了一抹阴沉之色。

    居然将嵩山重地赦封给佛门,此事道门绝对不能容忍。

    “陛下,佛门虽然有功于朝廷,但却也不该赦封嵩山这等重地,区区一旁门,寻一处福地赦封足矣,岂能染指嵩山这等重地”楼观派一位老祖阴沉着脸道。

    李渊闻言一笑:“诸位不知,世尊佛法高深,乃老聃弟子,享受嵩山这等重地,也是当然。天下道门皆传于老聃,佛道本一家,诸位道长何必看不开!”

    李渊的话叫众位道人气结,这是什么混账话,大家还都是人族呢,你咋不说皇位让出去?

    你咋不说这江山天下共享?

    听了李渊的话,众道人脸都青了。

    李渊却不紧不慢的将身上伤口处理好:“诸位道长,不日朕即将举办水陆法会,超度我大隋战亡的将士,还请诸位道长赏光。水陆法会胜出者,朕特允许其自长安、洛阳城修建庙宇道观一座。”

    卸磨杀驴,李渊回身一枪,开始打压道门。

    如今天下神位皆归于道门,唯有嵩山在佛门的掌控之中,此时佛门处于劣势,正要相助佛门打压道门。

    “嗒!”

    “嗒!”

    “嗒!”

    李渊返回皇宫,李建成与李神通、李秀宁紧随其后。

    “噗”

    走入寝宫,忽然李渊忍不住一口逆血喷了出来,眼中满是疲惫之色。

    “父皇”李秀宁连忙上前扶住了李渊:“父皇伤势怎么样?”

    “张百仁手段太诡异,那剑气明明被天子龙气磨灭,但却又忽然衍生出来,实在是怪哉!”李渊慢慢坐下身子:“不过倒也无妨,这剑气虽然霸道,但却扛不住天子龙气的磨灭。”

    一边说着,李渊体内刚刚衍生的剑气,已经再一次被天子龙气磨灭。

    听了李渊的话,众人松了一口气,连忙给李渊换药,李渊看向李建成:“怎么回事,区区一个翟让,你居然失手了?”

    “父皇,这可怪不得孩儿,孩儿怀疑,这翟让已经成为了行尸,被大都督夺舍了!”李建成连忙道。

    “胡说,翟让有天子龙气护持,谁能夺舍他?就算仙人也夺舍不得!”李渊摇摇头。

    李建成闻言无奈,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道:“本来翟让即将伏法,但偏偏此时却借来了大都督的力量,大都督阳神附体,孩儿一时不察中了大都督手段,所以才不得不退去。”

    李渊眉头皱起:“夺舍?这绝不可能,当时世尊、张衡等老祖亲自看守张百仁,若其出窍,绝对瞒不过二人的法眼。或许是那翟让借来了大都督的力量,故意诈你也说不定。”

    大殿内气氛一片沉寂,李秀宁道:“父皇,咱们如今将涿郡彻底得罪死了,该如何是好?大都督若发难,只怕我李阀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听了李秀宁的话,李渊也觉得头疼,这种事情可真不好处理。

    “去将世民放出来,世民素来颇有才干,此事或许有几分办法也说不定”李渊仿佛想起了什么般连忙开口。

    听了李渊的话,李建成顿时面色难看,但却没有说什么。这种事情他即便是想要开口反驳,也找不到辩驳的借口,作为自己皇位之争的对手,李建成当然不希望李世民活着出来,巴不得他死在诏狱深处。

    但可惜

    诏狱一直超然物外,朝代更迭不断,但诏狱却一直存在。

    李建成的手无法伸入诏狱,诏狱全数在李渊的掌控之中。

    “吱呀”

    升降梯的齿轮散发出古老而又沧桑的声音,似乎自远古而来,搅动了整个世界。

    李世民浑身是血的端坐在诏狱内,身子轻轻颤抖,不断哆嗦着。

    在李世民对面,端坐着一位身材干瘦的老者,手指在不紧不慢的拨着瓜子。

    这老者太干瘦了,叫人怀疑一阵风便能将其吹倒。

    但是李世民却不敢对眼前老者有丝毫轻视,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恐怖

    简直是太恐怖了,就是这么一个老者,居然镇压了一次诏狱深处的叛乱。

    那强大的魔神残躯不死不灭,李世民看着头皮发麻,但却被眼前的老者一拳一脚的全部镇压了下去。

    “知道为何历朝历代朝代更迭,但诏狱却一直存在吗?”老者不紧不慢的拨着瓜子。

    李世民摇了摇头,他不想知道,也不能知道。

    这等隐秘,就是一个大坑,谁触碰到这个大坑,谁就会倒霉。

    自己是至道强者,但是面对着那些不死魔神,也差点了却了性命。

    “闲着无事,老头子到可以和你说说,当年周武王与姜尚也曾经来过这里……”老者不紧不慢的道。

    “前辈,晚辈不想听!”李世民打断了老者的话。

    “你既然知道了镇狱的秘密,此生便不能走出诏狱,免得泄露了诏狱的秘密”老者看了李世民一眼,然后低下头不紧不慢的拨着瓜子。

    李世民面色一变,外面花花世界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岂能这般老死于阴暗的巢穴呢?

    “前辈,晚辈不想留在这里,强扭的瓜不甜,您又何必强求呢?晚辈发誓,绝不会将此地的事情说出去!”李世民内心在哀嚎,当真是哔了狗了,数百年都未必有的诏狱暴乱,居然被自己个碰到了。

    “你身为当代人杰,又得了武王传承,镇压诏狱乃是你身为一个人类的本分”老者慢悠悠的拨着瓜子。

    “可是前辈,晚辈修为太浅薄,您还是叫我出去在修炼几年吧!”李世民小心翼翼道。

    老者闻言不语,只是静静的拨着瓜子。

    李世民都要哭了,瞧着眼前的老者,无奈的道:“前辈……。”

    诏狱沉寂,老者低沉脑袋吃着瓜子。

    李世民浑身是血,要多惨就有多惨,此时决然一笑:“我尚且有大仇未报,纵使是死,也绝不留在这里。”

    “嗯?”老者抬起头看了李世民一眼,随即又低下眼帘,不再言语。

    “其实镇守诏狱,晚辈倒是知道一个更好的人选,此人天资更胜晚辈千倍、万倍”李世民道。

    “有这等人物?你小子尽是诓我!”老者嗤笑着摇了摇头,眼中满是不屑。

    李世民闻言顿时急了:“前辈,晚辈说得是真的。”

    “哦?”瞧着李世民不似作伪,老者方才道:“可有名号?老夫虽然隐居诏狱,但对外面的事情还知道一些。”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李世民吟诵了一首诗,然后方才道:“前辈可曾听过?”

    “你是说张百仁”老者停下了剥瓜子的动作,然后道:“这等英才,我自然听过其名号。”

    “此人天资胜我千万倍,若由其镇守诏狱,岂不是妙哉?”李世民苦口婆心的道。

    “你也知道他天资胜你千万倍,此等人物有望仙道,怎么能白白耽搁在镇狱中”老者没好气道。

    “前辈,这是何道理,你见晚辈天资不凡,便要留在诏狱镇压邪魔,但此人天资胜我无数,反而不可留在诏狱,好没道理!”李世民闻言顿时急了。

    “张百仁有望仙道,他若能登临仙道,用处更大,岂不是比老死于诏狱好?老夫虽然腐朽,但却并不愚钝!当年老聃登仙,斩杀了诏狱深处的一尊邪魔,平息了诏狱千年的祸患。此诏狱内虽然有邪魔作乱,但却也有无数的机缘,你莫要多想,就老老实实的留在诏狱吧!”老者笑眯眯道。

    这特么简直没有天理,自己不论怎么做,都没得好处!天资太好不行,但是天资太差也不行。

    “我绝不会留在这里!”李世民咬牙切齿道。

    “怕由不得你”老者不紧不慢道。

    李世民站起身便想向外走,只是站在那大门前,犹豫了许久之后终究站住脚步,眼中露出了一抹难堪之色:“前辈,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我出去?”

    “噗!”

    张百仁一口金黄色血液喷出,身形晃了三晃,眼中露出了一抹迷茫。

    “都督,你怎么了?”观自在赶忙迎了上前,将张百仁扶住。

    “天子龙气反噬”张百仁擦了擦嘴角鲜血,面色一阵苍白。

    说是天子龙气反噬,倒不如直接说成因果法则反噬。

    自己创伤了李渊,已经遭受了李唐因果的反噬,那汇聚天下气数的因果龙气,绝对不好受。

    好在李渊只是轻伤,不然只怕因果反噬得更加严重。

    瞧着观自在与袁天罡,张百仁擦干嘴角血渍,眼中露出了一抹冷笑:“之前封神,本座领悟出一种手段,如今正要施展一番,给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李渊一个教训。”

    说完话只见张百仁手中代表着因果的花瓣缓缓升空而起,此时慢慢绽放。

    ps:第三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