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诏狱隐秘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花瓣洁白,带有一股莫名的神圣之感。

    张百仁一双眼睛盯着花瓣,道道怪异的力量在眼中流转不休,许久之后才见张百仁轻轻一叹:“花开花落,缘起缘灭,花开是因,花灭是果。”

    花开花谢,永无止境。

    何为轮回?

    周而不休,反复不止。

    张百仁眼中神光流转,下一刻却见其一只手掌伸出,道道散乱的花瓣仿佛时光逆流一般,接着就见无数散乱的花瓣化作了一道洁白的花朵。

    轮回,已经包含了因果。

    因果法则不过是组成轮回法则的一条支脉而已,张百仁执掌轮回法则,因果法则已经被其发挥到了极致。

    虚空中似乎有一根莫名的丝线连接着其手中花瓣,只见张百仁洁白如玉的手掌伸出,掌心看不到丝毫纹路,随即弹指轻轻抚琴一般波动那丝线。

    “花开花落,缘生缘灭。一切皆为缘生,一切皆为缘灭!念起则缘生,念灭则缘灭!”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长安城中

    李渊正在疗伤,吩咐着李家应付后续之事,此时忽然口中一口逆血喷出,肩膀伤口处一道诛仙剑气居然凭空生成,欲要向其五脏六腑侵袭而去。

    淬不及防之下,剑气直接触及到了李渊的心脏,好在天子龙气反应及时,方才将那道剑气磨灭。

    “噗!”

    一口逆血喷出,李渊的眼中满是惊悚:“该死的,伤口明明已经愈合,却为何还会有剑气产生,速速请孙真人来此!”

    剑气虽然被磨灭,但李渊心中却涌起了一股恐惧,这般诡异莫测的力量在自己体内不受控制,简直就是要命的事情。

    去往涿郡的路上,张百仁收了神通,慢慢站起身,眼中露出了一抹沉吟:“李世民想要发动玄武门事变根本就不可能,因为李世民根本就不可能是李渊的对手,那李世民凭什么发动玄武门事变呢?”

    是极,李世民凭什么发动玄武门事变呢?咦,不对劲,今日李家祭祀这般大事,怎么没有见到李世民?

    张百仁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看向脚下影子:“今日怎么不见李世民?”

    “回禀都督,李世民被关入了诏狱”荆无命道。

    “关入诏狱?倒也有趣!咱们去诏狱瞧瞧!”张百仁忽然来了兴趣,对着身边的观自在与袁天罡道:“二位且去涿郡等我!”

    观自在一笑:“湘南封神,有些事还需我出面,叫那些神祗知道厉害,免得闹出什么大乱子。”

    观自在一袭白衣远去,走的倒是轻松自在,留下张百仁看着观自在远去的背影发呆。

    袁天罡笑着道:“都督,小老儿法宝尚未练成,长安城诏狱却是去不得,都督还是自己去吧。”

    说完话袁天罡散去身形,消失无踪。

    长安城诏狱,张百仁从未来过。但以天听如今的势力,区区诏狱位置手到擒来。

    长安城诏狱外

    一袭紫色衣衫,云纹流转的青年男子裹着胡裘,缓步来到诏狱的大门外。

    长安城诏狱与洛阳城的诏狱一般,就连摆放的物品也一模一样。

    “此乃诏狱,闲杂人等速速离去”有侍卫看到走来的张百仁,远远的呵斥一声。

    “本座张百仁,这大隋三山五岳,九州内外何处去不得?”张百仁扫了那侍卫一眼,话语淡然:“打开诏狱!”

    张百仁?

    侍卫如遭雷击,闻言不由自主的转身打开了诏狱大门,人的名树的影,区区守卫有何胆子阻拦张百仁?

    绝望

    无尽的绝望在李世民心中流转,若非自己打不过这干瘦的老头,早就将这老头揍趴下逃出去了。

    未曾亲眼见过,就绝对不会相信,这老头干瘦的身子骨中汇聚着何等惊人的力量。

    “我说老前辈,你又何苦与我一个后生晚辈为难?只要你肯放我出去,晚辈日后必然培养出无数武道精锐进入诏狱,镇压诏狱内的魔神残躯”李世民苦口婆心的劝着,嗓子此时都要冒烟了,但这老头就是无动于衷。

    确实是无动于衷!依旧在不急不慢的嗑着瓜子。

    “我说老祖宗,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李世民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无奈。

    这老者油盐不进,武力却又强的离谱,打也打不过,李世民能怎么办?李世民又能如何?

    “嗒!”

    “嗒!”

    “嗒!”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缓缓传来,在空旷幽冷的镇狱内响起,就连李世民诉求的话语都瞬间闭上。

    “大人,二公子就在里面!”狱卒恭敬的道。

    张百仁点点头,提着油灯,缓步走入了幽冷的诏狱内,眼中露出点点神光。

    “李二公子可在?”张百仁道。

    “都督,你怎么来了?”听到张百仁的声音,李世民如遇救星,眼中满是狂喜之色的从地上爬起来。

    张百仁缓步走近,瞧着面色狼狈周身血肉淋漓的李世民,以及那不紧不慢嗑着瓜子的老者,顿时瞳孔一缩:“见过这位前辈!”

    老者不言不语,只是依旧静静的嗑着瓜子。

    张百仁也不以为意,转头看向满身污秽的李世民,眉头皱起:“二公子怎么这般狼狈?”

    “唉,此事一言难尽,外面如何了?”李世民道。

    “尘埃落定,倒叫佛门与道门得了便宜,日后有热闹看了!”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嗤笑。

    “都督,我父皇……”李世民面色忐忑道。

    “不必再说,你出去就知道了!”张百仁面带好奇之色:“我倒是好奇二公子,不去外面享福,反而来镇狱内受罪。”

    李世民苦笑,眼睛里满是无奈:“我倒想走,可有些人不让我走!”

    一边说着,李世民看向老者。

    张百仁倒是愣了愣,没想到李世民贵为当朝的王爷,还有人能将其留在诏狱。

    似乎感应到了张百仁的目光,那老者低垂眼眉,嗑着瓜子:“罢了,都督既然找上门来,那我便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能说服这小子日后替我镇压狱内的一尊魔神,我便答应你离去。”

    这话是对李世民说的。

    李世民闻言顿时大喜过望,转身对着老者恭敬道:“多谢老祖!”

    说完话兴冲冲的拉着张百仁转身出了诏狱,张百仁心中奇怪,对那老者好奇不已,想要问些什么,可惜李世民没给自己机会。

    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老者忽然低下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果然,十几年不见,这小子修为越加不可思议,已经到了玄之又玄的境界,也不知在仙路上踏出了几步。唯有在外界,他才能不断有机缘成长,解决镇狱内的魔神。”

    “张兄,你这回可要帮帮我!”李世民攥着张百仁手臂迟迟不肯松开。

    手掌轻轻一抖,挣脱了李世民手臂,张百仁疑惑道:“那老者?”

    “说不得!”李世民面色严肃起来:“这其中的事情说不得,以后张兄自然就知道了,小弟今日能脱困,还要多谢张兄出力。”

    张百仁摇了摇头:“如今封神完毕,二公子不想说些什么吗?”

    李世民闻言低下头,沉默一会才道:“我本来是想给你送信的,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被关入了诏狱内,恰逢诏狱内大变,若非福源深厚,怕是已经灰飞烟灭。”

    张百仁看着李世民,摇了摇头,这厮倒也够可怜的,封神这么大蛋糕,都被李建成吞了,他是一点汤水都没有捞到。

    “罢了,二公子回去吧!”张百仁忽然转身离去,声音在李世民耳边回荡:“若二公子遇见什么困难,尽管来涿郡找我!”

    说完话身形已经消失,李世民整理一番衣衫,面色凝重的向自家府邸走去。

    走入庭院,长孙无忌早就面色阴沉的站在庭院内来回走动,眼中满是焦躁之色。

    “二公子,你可是回来了!”瞧见李世民走入院子,长孙无忌顿时一喜,连忙迎了上前。

    “不着急,我先洗漱一番”李世民面色沉稳。

    长孙无忌点点头,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一切都已经迟了,倒也不差那么点时间。

    不多时

    李世民洗漱完毕

    二人坐好,长孙无忌一阵低声私语。

    “砰!”

    石桌化作齑粉,李世民怒发冲冠:“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

    你道为何?李世民手下嫡系一个神位都没有捞到,你叫李世民如何不怒?

    怒!

    怒火冲天而起,欲要点燃发冠。

    “可恶,大哥如此过分,父皇居然任凭对方为之,却也不管管!”李世民眼中杀机流转。

    “如今手下兄弟们可是心中火气大得很,还请二公子想办法,平息了此事!”长孙无忌道。

    众将士追随李阀抛头颅洒热血打天下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生前富贵,死后的长生,李建成此举却是叫军中各路将领与李阀离心离德,因公废私不外如是。

    “难办啊!难道我还能重新篡改封神榜不成!”李世民咬牙切齿:“竖子不足与之谋,坏我李阀基业!”

    军中将领离心离德,后果不堪设想,只是在动摇李阀的根基。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