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玄武门前奏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天道!

    人道!

    张百仁端坐在凉亭中喝着茶水,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的白云,青山绿水,云卷云舒,眼中满是思索之色。

    过了许久,才见张百仁放下茶盏,眼中露出一抹思索:“天道当真不好吗?”

    因为有四道神胎,天道于自己来说触手可及,不过是心中有些不舍难以割弃罢了。

    这些难舍难分的眷恋,便是红尘中的牵绊、绳索,捆束着自己,不让自己踏入天道。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凝重,过了许久之后才摇摇头:“我所求者,不过长生久视,仅此而已!”

    最近一段日子,李世民忙忙碌碌,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李世民行踪诡异,以其如今的武道修为,若想潜形匿迹,没有人能发现李世民的踪迹。

    “咦,倒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张百仁忽然放下手中的密报,眼中露出了一抹好奇之色:“李世民与李靖居然翻脸了?”

    李靖府邸

    此时气氛紧张

    虽然谈不上翻脸,但却也绝对是千钧一发。

    李靖是谁?

    李靖乃如今李唐的兵部尚书,而且由于没了男人的东西之外,李靖将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兵法、战阵上面,武道修行更是一日千里,就算张百仁当面,也不由得感慨万千,眼中满是愕然。

    李靖不愧是李靖,在李唐出人头地,混到了兵部尚书的位置,已经是李渊的绝对心腹了。

    此时庭院内气氛紧张,李世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靖:“你当真不肯帮我?”

    李靖闻言陷入了沉默,李世民一双眼睛充血,双拳紧握:“你我乃莫逆之交,你加入我李阀,还是本公子引荐的!”

    “天子待下官不薄”李靖抬起头看向李世民:“二公子何必兵行险招,须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手中掌握着天下八分兵马大权,你占据着优势才是。”

    “你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太子与齐王已经容不下我,我纵使是掌握兵马大权又能如何?朝堂是文人的地方,我在根本就朝堂说不上话。朝堂里面的一句话,我军中众将士就要跑断腿”李世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靖:“朝堂已经再无我立锥之地,满朝文武心向太子,我只问你肯不肯助我一臂之力!”

    绝望

    此时李世民是当真陷入了绝望,好在还有涿郡的支持,不然此时李世民真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如今天下陈平,掌握话语权的不是武将,而是文臣。是那些在朝堂上只会动嘴皮子的家伙,只要人家动一动嘴皮子,就可以决定武将未来的命运,你叫那些为李唐出生入死的武将如何心服口服?如何平息心中的怒火?

    这都是惯用的套路,乱世之时武将为王,但天下太平之后,武将终究也就仅仅只是一个应声虫而已。

    飞鸟尽,良弓藏。

    “陛下待我有知遇之恩,下官能有今日,全都是陛下的抬爱、提拔”李靖不卑不吭,话语中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卿若能助我,日后本王必然许爱卿位极人臣,不死金牌!”李世民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李靖。

    李靖闻言沉默不语。

    “好!好!好!既然如此,本王就不强求了!”李世民猛然站起身,叹了一口气。

    身为一位王者,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丢三下四了,再说下去平白折了自己的脸面。

    暗自潜行出了李靖府邸,李世民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一边的长孙无忌道:“公子,事情准备的如何了?”

    “麻烦啊!李靖已经彻底倒向父皇,要不然父皇也不会赦封其为兵部尚书”李世民面色难看。

    “二公子今日所说之事,就怕李靖走漏风声”长孙无忌低声道。

    “说?我说什么了吗?我只是拉拢了一番李靖而已,其余的可什么都没说!李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李世民道。

    长孙无忌点点头:“其实下官倒知晓李靖心中的想法。”

    “哦?你知道?”李世民转身看向长孙无忌。

    “李靖当年因为红拂与大都督决裂,更被大都督废掉了传承之物,不能人道,对大都督恨之入骨!之所以加入李阀,是因为陛下当初答应他镇压大都督!”长孙无忌道:“二公子如今与大都督走得近,可不就是李靖的仇敌。”

    “不知天高地厚,父皇出手,也镇压不得大都督,他若想复仇,这辈子都没指望了!”李世民不屑一笑:“咱们回府中在仔细商量一番对策,我就不信找不到破局的办法。”

    “其实破局办法下官早就想好了,只是还需求到大都督!”长孙无忌嘿嘿一笑。

    张百仁府邸

    李世民再次来到了那个凉亭,半个月过去,张百仁似乎依旧坐在那里,动也不曾动过。

    “都督”李世民抱拳一礼。

    “你不去谋划自己的神位,来我府中作甚!”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道。

    “如今形势紧急,小王想要和大都督借兵!”李世民略作措词道。

    “哦?”张百仁侧过头看了李世民与长孙无忌一眼,一道金色的温润之光划过眼底,却叫李世民与长孙无忌心中一动,连忙避开眼睛。

    “多少?”张百仁不紧不慢道:“洛阳、瓦岗各路好手、兵马几十万,都任凭你调用。”

    一边说着,对脚下的影子道:“你去随赵王走一遭吧。”

    “是!”荆无命应了一声,自张百仁影子里走出来。

    李世民与长孙无忌一愣,张百仁答应的未免太过于顺快,什么条件也没有提?

    这般爽快的一口应下来,反而叫长孙无忌与李世民心中不踏实。

    “呵呵,人啊,就是疑神疑鬼!难道要我狮子大开口你们才心安?”张百仁转头,声音里透漏着一股子嘲弄的味道:“皇权富贵与你们来说重中之重,但对我来说却是唾手可得,没什么值得重视的!你我价值观不同而已,彼之金银,吾之粪土。”

    道理很简单,你们需要用命去争、去守护的东西,在我眼里不值钱,一文不值。

    李世民苦笑,他还能说什么?

    他从不怀疑张百仁话语里的真实性!

    当年张百仁坐拥涿郡几十万将士,无数披甲好手,若肯出手这江山早就姓张了,但偏偏张百仁没有,而是坐看中原群雄争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芸芸众生。

    李世民苦笑,躬身一礼便要告退。

    “其实李靖此人倒值得拉拢,我与其之间的争端不过红拂女而已,我倒是不介意你拉拢李靖!”张百仁道。

    “李靖桀骜,不买我的帐,在下也无能为力”李世民叹了一口气。

    张百仁摇摇头,眼中满是唏嘘:“其实我与李靖之间的恩怨,在我眼中看来不值得提档,你会对一只随手可以碾死的蚂蚁那般在乎吗?”

    说完话张百仁闭口不语,李世民与长孙无忌退出了府邸,李世民眼中露出一抹感慨,看着身边的影子道:“难道大都督半个月都不曾离开那楼阁?”

    李世民分明察觉到张百仁坐在那里,与半个月前的痕迹一模一样。

    “大都督已经辟谷”荆无命的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辟谷,普天之下唯有眼前一人。

    食气而不死者,谓之神明!

    李世民很难想象得到,张百仁如今道行究竟高到了何种地步。

    “我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李世民低垂下脑袋,想到张百仁在背后支持自己,顿时心中安稳了许多。

    兵谏,毕竟是不得已才为之的手段。

    “你是说,大都督与世民走得很近?”李渊看着下首的李建成,顿时眉头皱起来,眼中露出了一抹难看的味道。

    “孩儿手下谋士亲眼所见”李建成道。

    “这逆子,怎么和那厮纠缠在一起,当真是不省心!”李渊闻言顿时烦躁起来,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过了一会才道:“去将那逆子叫来,朕倒要问问他,居然勾结涿郡,莫非朕在这个位子上的时间太长了,等不到朕老去,便想将朕拉下马吗?你顺便去大都督府邸走一遭,以前的恩怨能化解便化解,当年的恩怨都是小恩怨,不值得结下死仇。”

    “孩儿明白”李建成低下脑袋,眼中露出了一抹苦笑,有些仇怨他倒巴不得化解,但只怕涿郡的那位不肯啊。

    风云变幻

    本来波澜莫测的长安城,因为张百仁伸出的一只手,使得长安城更加波澜不定,形势莫测。

    弱势的李世民在得了涿郡的支持后,瞬间变得强大起来,强大的可以与天子直接掰腕子,更是将李建成直接按在地上摩擦。

    “我不过顺应历史潮流而已”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当然了,在顺便将自家的儿子送入皇位。

    这江山自己坐不得,但自己的儿子可以啊。

    “先生,咱们当真要趟这遭浑水?”袁天罡不知自哪里冒出来。

    “我都已经出手了,你说呢?”张百仁反问了一句。

    “可惜,李建成这小子死定了!”袁天罡惋惜的叹了一声。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