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病危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袁天罡面带感慨,凭借张百仁如今的修为,已经近乎于不可思议,有诸般不可思议之功,不可思议之力。

    李建成在张百仁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甚至于李渊放在张百仁面前,若少了天子龙气加持,也不够张百仁一个指头碾死的。

    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道:“整日里闲着无聊,这日子要闷死了!李世民这小子也是,你若想夺皇位,直接横刀立马出手兵便算了,整日里还玩那些弯弯道道的东西。”

    袁天罡在一边嘴角抽了抽,眼中露出一抹无奈,你以为谁都有你这般实力?

    “先生,李建成来访”就在此时,侍卫走入后院。

    “李建成?”张百仁眉毛慢慢翘起,眼中露出了一抹怪异:“有趣!就说我不见,一个死人而已,懒得和他啰嗦。”

    侍卫转身离去,袁天罡道:“李建成好歹也是大唐太子……。”

    不等袁天罡说完,张百仁身形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庄园外

    李建成站在张百仁的庄园外等候,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快,自己如今贵为太子,不说叫自己去庄园内等候,奉上茶水糕点,也应该叫自己去门房中等候,这般在街上站着是什么待客之道。

    如今自己身为李唐帝国未来的掌舵人,李建成登临绝顶,在看往日恩怨,确实是算不得什么。

    自己虽然算计了张百仁,几次置对方于险地,但他不是没死吗?

    张百仁既然没死,那此事就可以谈,可以化解。

    李建成也不得不感慨张百仁此人邪门,自己的一番算计都没能要了对方的命,反而成全了对方,心中这股滋味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

    不过自己乃堂堂太子,却是不能和一位奴仆置气,免得折辱了自家身份。

    “太子殿下,我家主公正在闭关,还请太子殿下请回吧!”侍卫站在大门前瞧了李建成一眼,转身关闭了大门,留下李建成面色铁青的站在庄园外。

    双拳紧握,青筋暴起,李建成周身气机波动,呲目欲裂:“竖子,安敢如此欺我!”

    “太子殿下,冷静!”一边封德彝连忙拉住了李建成的衣袖:“太子殿下,此时还需退让,不是发作到时候!待太子殿下登临九五王位,还不是想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

    李建成闻言猛然深吸一口气,大袖一扶转身离去:“他这是看不起我,不肯与我和解,要与我死磕到底!”

    “区区一个太子罢了,死人而已,也配我接见?”

    庄园内,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不屑,慢慢的蒙头睡起了大觉。

    第二日

    门房又一次来通报:“都督,当今天子来了,就在门外等着!”

    “哦?”

    张百仁闻言目光一动,放下手中书籍,眼中露出一抹怪笑:“李渊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请他进来吧!”

    要自己出去迎接?那是不可能的!

    自己与李渊之间的恩怨早就已经结下,梁子无可化解,那些虚伪自折身份的事情,张百仁绝不会去做。

    “陛下,张百仁居然如此无礼托大,天子莅临也不出门迎接,端的……”

    身边一位侍卫正要开口喝骂,却见李渊摆摆手,制止了侍卫的话,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他有这个资格!”

    在李渊看来,张百仁确实是有那个资格!有托大的资格。

    侍卫闭上嘴巴,李渊对众侍卫道:“你等在外面候着,朕亲自去会会大都督。”

    李渊其实也不想来张百仁这里找气受,但为了李唐的安稳,不得不来。

    本来一个李世民,李渊只是觉得有些游移不定,不知该如何处置才好。

    不知该如何处置,而并非是不能处置。

    但现在多了一个张百仁,张百仁居然背后推手,事情已经不在李渊的掌控之中,李渊觉得事情已经失控了。

    所以今日不得不来,一定要想办法叫张百仁收手。

    李渊走入大堂,张百仁正端坐在大堂中喝着茶水,瞧见走进来的李渊,忽然轻轻一叹。

    “都督为何叹气?”李渊也不客气,坐到了张百仁身边。

    “物是人非!”张百仁不紧不慢道:“一切皆已经物是人非!”

    从当年自己走出涿郡遇到李昞,在与李秀宁的纠缠,李家兄弟的暗夜截杀,大隋已经灭亡,再回首已经物是人非。

    “确实是物是人非,一转念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个童子,已经成为了得道高真”李渊仿佛平常人一般坐在张百仁身边:“知道朕这一生犯下的最大错误是什么吗?”

    “你这一生犯下的错事太多,若非天子钦点,这江山不论如何都轮不到李家”张百仁不屑一笑。

    李渊苦笑,沉默一会,方才抬起头道:“朕这一生最大的失误就是有眼无珠,拆散了你与绣宁的婚事。”

    当年张百仁已经与李秀宁订下婚约,若非李渊事后反悔,如今也不知道是何种模样。

    瞧着那丰神如玉的青年,李渊叹了一口气,若张百仁是自己的女婿,现在自己也不必如此头疼,李家的江山必然稳如泰山。

    可惜

    人生没有如果、假如,没有后悔药可卖。

    “我李家多有对不住都督之处,今日朕在这里和都督赔不是,都督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我李渊若说半个不字,即刻转身离去,绝不多留!”李渊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哦?”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盯着李渊:“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渊道。

    “我与二公子不错,二公子为李阀立下了汗马功劳,未来的皇位,理应落在二公子身上!”张百仁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渊。

    听了张百仁的话,李渊恨不能抽自己一个耳光。

    过了一会,才见李渊面色难看的瞧向张百仁:“都督,你这太没有诚意!各种天才地宝随便你挑……。”

    “来人,送客!”张百仁端起了茶盏。

    大堂内气氛凝滞,李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大都督,你当真要与我李阀为难不成?”

    “哦?”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渊:“当年李家与我为难之时,你这李家家主怎么不高抬贵手?”

    “哼!”

    李渊心中不满,只能拂袖而去,留下张百仁端坐在大堂内看着李渊远去的背影不语。

    “都督,这厮如今好歹也是皇者,天下的主宰,咱们这般得罪是不是有些过分?”袁天罡略带不安的道。

    “哼,对付这种人,决不能心慈手软!前些日子这厮还抢了咱们洛阳、瓦岗的神位,你可千万别被其表现出来的善意吓到!这老东西面狠心黑,乃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恶棍,你可不要升起什么同情之心”张百仁看了袁天罡一眼,眼中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之色:“恶人自有恶人磨,当年李家那般算计于我,我若不报复回来,修得一身神通道法又有何用?最后还不是个任人欺辱的窝囊废?”

    袁天罡闻言苦笑,对于张百仁的话无法辩驳。

    难道只许你算计我,就不许我报复回来?显然这个世界还是讲道理的。

    李渊与李建成离去不久,就见李世民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都督,我父皇与大哥可是来过?”

    瞧着面色阴沉的李世民,张百仁眯着眼睛:“我没心思管你们父子之间的那点争权夺利的把戏,人生苦短,唯有大道相随,二公子莫要担忧。”

    李世民闻言苦笑,与张百仁喝了一壶茶水,方才转身离去。

    一日

    两日

    转眼间已经三个月

    六月酷暑炎炎,张百仁周身百丈却清爽如秋,所有暑气尽数被其吸收。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不多时已经雷雨绵绵,雨水顺着屋檐落入了池塘中,雨打芭蕉的声音别样令人迷醉。

    “嗒”

    “嗒”

    “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打碎了这雨幕之中的和谐。

    眉头微微簇起,张百仁看向脚步匆忙的袁天罡:“你这老道,整日里着急忙慌的做什么?”

    “孙思邈求见”袁天罡道。

    “是他?叫他进来吧!”张百仁慢慢站起身,对于李渊,他可以笑公卿,轻王侯,但面对着同样修入阳神的孙思邈,却要拿出几分敬意,不可散漫。

    “见过都督”孙思邈走入凉亭,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

    “什么风将你给吹来了?”张百仁示意对方坐下,泡了一壶茶水。

    “二小姐怕是不行了”孙思邈看着茶水,却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眼中露出了一抹哀叹。

    “二小姐?那个二小姐?”张百仁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轰隆

    惊雷划过天地,照亮无穷宇宙。

    “除了绣宁之外,还有那个二小姐!”孙思邈低垂着脑袋道。

    “你这老道莫要开玩笑,三个月前我见过她,至少还能活三十年,体内虽有些暗疾,但她乃见神强者,可以镇压住体内伤势!”张百仁放下手中茶水。

    凉亭内一片沉闷,孙思邈没有回答张百仁的话,张百仁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消失。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