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玄武门之变(一)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人有五劳七伤,若是过度忧虑,体内便会五行失衡,整个人逐渐忧伤国度而死。

    就像现在一样,人若是忧伤过度,必然会逐渐成为顽疾。

    修行之人追求的便是五行平衡,一旦修行之人体内阴阳五行失去平衡,下场只会比普通人凄惨千百倍。

    轻则道基尽毁,大道无望。重则魂飞魄散,转世轮回,永世不得超生。

    张百仁手指敲击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雨幕,过了一会才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与我说这事作甚!绣宁公主是柴绍的妻子,你应该去和驸马爷说才是。”

    “可公主临终前想看的只有你”孙思邈低沉着脑袋。

    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还想利用我?莫非真把我当成傻子不成?当她嫁给柴绍的那一刻,便与我缘分已断,我与其无缘,你这老道哪里来便回哪里去吧。顺便告诉李秀宁,就说我与她早就没有瓜葛了,她的死活干我何事!”

    孙思邈嘴角苦笑,他早就知道张百仁如今即将踏入天道,性格只会越加的冷淡,岂会将李秀宁生死放在眼中?

    嘴唇动了动,孙思邈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整个人消失在雨幕中。

    雨水哗啦啦的下着,张百仁静静端坐在哪里看着雨幕不语,自从孙思邈走后,张百仁就那般坐着,从正午坐到了夕阳西下。

    “这老道士,平白乱我心境,该杀!该杀!”许久后张百仁才长出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一抹释然。

    阴雨靡靡,接连下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张百仁整日坐在凉亭中,不声不响的看着那滑落的雨水不语。

    一阵脚步声打乱了雨幕的韵律,侍卫身披蓑衣靠近来:“先生,李秀宁求见!”

    “呵,到要看她玩什么把戏!”张百仁闻言坐起身,眼中露出一抹嘲弄:“请她进来吧!”

    一阵虚浮的脚步声响起,却见孙思邈扶着李秀宁走了过来。

    雨幕中李秀宁面色苍白的走在雨水中,似乎一阵风来就能吹倒,一位堂堂的见神武者,居然需要靠雨伞来挡雨,可见已经病入膏肓。

    “都督!”李秀宁来到凉亭内,缓缓的坐在了张百仁对面。

    雨水,打湿了李秀宁的鞋子、罗裙。

    瞧着那面色苍白,仿佛风雨中随时都可以摇摇欲坠被毁灭的花朵般的李秀宁,张百仁默然叹了一口气。

    果真是病入膏肓!

    多年征战调理不当,南征北战伤上加伤,已经使得李秀宁伤了元气,病入膏肓。

    恍惚间张百仁似乎穿越时空,看到了当年李府竹林中演练五禽戏的红衣少女。

    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过了一会才道:“值得吗?”

    “为了我李家,一切都值得!”李秀宁看着张百仁,嘴角忽然笑了。

    “李家!李家!全都是李家!你心中全都是李家,你就从来都没有那一分那一秒为你自己考虑过!”张百仁猛然一拍桌子。

    这世道的人太过于愚昧!

    “你居然会有怒火”瞧着怒火冲霄的张百仁,李秀宁反而笑了。

    张百仁默然,不去看李秀宁,而是看着雨幕,那接天连地的雨水。

    “今生是我欠你的,若有来生,我会不惜一且的补偿你!”李秀宁忽然安静下来,一双眼睛默默的看着张百仁。

    “若有来生,你我必然不会相遇!”张百仁摇了摇头。

    “啪!”一只翠绿的盒子落在了李秀宁眼前,张百仁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李秀宁:“我这里还有一滴凤血”。

    “我不需要!”李秀宁慢慢站起身,站在凉亭边缘,看着垂落的雨幕:“这一世活着太痛苦,倒不如就这般死去干脆。”

    张百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在哪里坐着。

    “若有来世,不问因果,不问恩怨情仇,嫁你可好?”李秀宁忽然转过身,一双黯淡的眸子迸射出一抹光彩。

    “因果轮回,天道循环,你今生是柴绍的妻子,来世必然还是柴绍的妻子,你我缘分已尽!”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我只修今生,不修来世!三十年后我将斩掉前世、未来,从此永驻世间长生不死。而且我已经有了妻子……你这句话说的太晚,从你当年嫁给柴绍的那一日,你我因果已经断了。”

    李秀宁脸上的笑容凝固,嘴角丝丝血液缓缓滑落,浸红了脚下的雨水。

    “你法力通天彻底,区区因果在你手中随意斩断,你会在乎因果?”李秀宁眸子中的火焰在逐渐暗淡。

    “缘分已尽,我又能如何?”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噗”

    点点金黄色血液浸染了院子内的竹林,留下了斑斑血迹。

    孙思邈打着伞,李秀宁走了。

    张百仁端坐在凉亭内,案几上茶水已经冰凉,凤血依旧安静的摆放在哪里。

    张百仁虽然不介意人妻,但却也不是什么女人都会收。

    李秀宁一生是悲哀的,但那是她自己的选择。

    这一坐便是七日,不知何时,张百仁鬓角忽然多了一抹华发。

    天若有情天亦老!

    “铛!”

    “铛!”

    “铛!”

    脸面的阴雨中,一道道钟声在大内皇宫传出,回荡在长安城内。

    钟响二十一

    长安震惊

    无数权贵纷纷走出院子,看着天空中那绵绵阴雨,许久不语。

    “唉,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张百仁蓦然一叹。

    李世民府邸

    此时房玄龄等人汇聚一堂,忽然听闻钟声,李世民猛然惊叫站起身走出院子:“哪位皇家公主宾天了?”

    不知为何,此时李世民心血来潮,眼中满是惶恐、无助之色,似乎冥冥中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离自己而去。

    “殿下!不好了!不好了!二公主宾天了!二公主宾天了!”一个内侍突破音爆,在雨幕中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影子。

    “什么!”李世民闻言顿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二姐身子骨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宾天?”

    “二姐!”

    听到那钟声,李世民的眼中满是泪水,雨幕中散发出了一道凄厉的哀嚎。

    李秀宁是最疼他的!没有之一。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姐妹、兄弟之情逐渐变了味道,亲情已经索然无味,唯一能叫自己感受亲情的,唯有那个娇弱的身子骨。

    “速去驸马府中!”李世民直接窜出雨幕,向驸马府而去。

    皇宫中

    李渊眼眶含泪:“父皇对不住你!父皇对不住你!”

    “来人”

    “陛下”内侍恭敬的走来。

    “厚葬长公主,以太子规格下葬!”李渊的眼中满是痛苦:“提高你的命格,镇压你的因果,望你来生得大富贵、大自由,依旧寄生于帝王家!”

    “陛下,此举逾矩,若被礼部官员……”内侍略带迟疑道。

    “照办!”李渊面色冰冷道。

    “是!”

    内侍闻言转身快步离去。

    长安城

    无数权贵向着驸马府汇聚

    一时间长安城悲切动天,天下缟素。

    时间在缓缓流逝

    转眼头七即过

    李世民来到了张百仁府中,张百仁正端着茶水打量池塘中的金鱼不语。

    “公主入葬了?”张百仁收回目光,问了一声。

    “嗯!”李世民眼眶含泪:“姐姐自从那日你开你的府邸之后,去了太原老家,在当年你们相遇的竹亭内坐了整整半个月,回到长安城立即断了气息。”

    张百仁闻言默然,没有说话,此时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都怪父皇和太子,当年若不是他们贪图柴家权势,也不会落的今日这般局面!”李世民话语中杀机四溢,凉亭沾染了一层寒霜。

    张百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我姐姐已经走了,人死如灯灭,有什么放不下的?都督不去我姐姐坟前祭奠一番吗?”李世民眼眶发红。

    张百仁依旧在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你父皇怎么没有封神?凭你姐姐的功劳,一方山神轻而易举。”

    “人若能快乐的活一天,与痛苦的活一万年,你会选择那个?姐姐一生皆为我李阀努力,从来都没有过上一天属于自己的日子!”李世民低声啜涕。

    “走吧!”张百仁慢慢放下茶盏,打着油纸伞,出了府邸慢慢向李秀宁的坟墓而去。

    “长公主可曾转世?”张百仁道。

    “今夜便是头七,过了今日便会转世轮回”李世民道。

    张百仁点点头,没有多说,轮回牵扯到的法则实在是太多,就算张百仁也不敢轻易涉足。

    有李世民跟随,自然没有不开眼的守卫过来打扰,尚未接近,一行人便已经遥遥的便听到一阵阵接天连地的哭声传来。

    嚎啕大哭!

    哭声是柴绍的!

    柴绍扑在李秀宁的坟前嚎啕大哭。

    “混账,我姐姐死了你还有脸哭!我姐姐宾天那日你居然还去青楼喝花酒,我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瞧着嚎啕大哭的柴绍,李世民怒火冲天,猛然便要一拳打下去。

    “世民,怎可随意动粗!”李建成自一边走出来,挡住了李世民的拳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