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玄武门之变(三)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李世民不想去洛阳,他是真的不想去。

    虽然洛阳号称东都,自己去了哪里可以另立一个小朝廷,但之后呢?

    李建成在长安必然可以拉拢满朝文武,待到天子百年之后,自己失去了大义之名,将彻底与天子之位无缘。

    李世民不是傻子,一旦自己离开了长安城,日后再想回来就难了。

    李世民不想走,李建成不敢让他走,须知李世民掌握着天下兵马大权,若叫李世民在洛阳重建班子,日后一旦天子老去,自己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李渊却不曾想到这点,看着凄惨的李世民,李渊已经相信是李建成下黑手,暗害了李世民。

    自家儿子寿命已尽,倒不如将其打发到洛阳安静的度过余生,也叫自己耳根子清净一番。

    “天下一家,东、西两都,道路甚近。你若是思念朕,便可回来看看,你不用悲伤”李渊道。

    说完话,李渊已经转身离去。

    李渊走了,李世民的眼中满是不甘,一边李建成与李元吉也眼中满是阴沉。

    东宫

    “老二这一手太毒了,这是要将我置于万劫不复之地”李建成砸碎了一只琉璃盏。

    灯火摇曳,李元吉压低嗓子道:“秦王若到了洛阳,有了地盘和士兵,只怕再难肘制。若将其留在长安,不过一有武力的匹夫而已,生杀予夺反掌之间!”

    长安城的兵权,当然不在李世民手中,李世民的兵权乃是天下各地的大军。

    “如此说来,决不能叫李世民离开长安!否则日后便是你我兄弟的倒霉之日”李建成猛然站起身,对着身边的近臣道:“你上书陛下,就说秦王左右士兵听到要迁往洛阳,无不欢喜雀跃,观其志趣,一旦放走怕再难召回!”

    其心可诛!

    再难召回是什么意思?

    随时都有可能谋反,天下已经不再皇帝掌控之中。

    第二日

    李渊看着奏折,眼中露出了一抹忧虑,李世民掌握天下兵马大权,确实是不能轻易放走。

    昨夜自己不过是看到李世民如此惨状,有些怒火冲昏了头脑,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西宫

    李世民面色阴沉的坐起身,他有天凤真身,再严重的伤势也能恢复如初。

    此时天策府幕僚汇聚一处,李世民面色阴沉的看着诏书“麻烦了!弄巧成拙,诸位何以教我?”

    李世民绝不想离开长安,一旦离开长安城,朝中局势变幻莫测,与自己来说必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长孙无忌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二爷莫要担忧,只怕陛下也是一时脑子发热,此事定有转机。再说了,东宫的那位岂敢放任殿下去洛阳?”

    第二日

    一切照旧,但李世民迁移东都的事情,却好像没发生过一般。

    “果真如此!”李世民摇了摇头,自家父皇对自己也不放心啊。

    就在此时,却听一阵脚步声响起,房玄龄走进来道:“秦王,陈叔达求见。”

    “速速请他进来”李世民气血回流,居然又变成了那副随时都可能丧命的样子。

    不多时,陈叔达走进来,对着李世民一礼,然后焦急的道:“殿下,情况不妙啊!”

    “老大人,我如今已经命不久矣,难道他们还不肯放过我?”李世民的眼中满是悲愤,两行泪水缓缓滑落。

    “太子与齐王整日里在后宫说你坏话,陛下欲要降罪于你,怕是情况不妙”陈叔达道。

    一夜之间,事情翻转。

    “哦?不知是何罪名?”李世民道。

    陈叔达支支吾吾,却不肯细说,李世民见此也是心中一动,点点头不为难对方:“这一切还要有劳阁下,日后世民必有重报。”

    第二日早朝,陈叔达谏曰:“秦王有大功于天下,不可黜也。且性刚烈,若加挫抑,恐不胜忧愤,或有不测之疾,陛下悔之何及!”

    陈叔达就差没明着和李渊说,你要是乱来,少不得逼得秦王造反,将你从龙椅上拉下来。

    这一回合,李世民胜!不得不说昨夜的同情牌还是很有用的,至少朝中许多大臣都看不下去了。

    上书房

    李元吉跪倒在地,一双眼睛看着李渊:“父皇,二哥夜宿龙庭,实乃当千刀万剐,此个乱了纲常伦理之辈,父皇千万不可手软!”

    李渊面色阴沉的扫过李元吉,背负双手在大殿内走动,过了一会才道:“其有定鼎天下之功,你兄弟二人所言,皆是一面之词,朕如何与满朝文武交代?”

    李元吉皱了皱眉道:“秦王初平东都,顾望不还,散钱帛以树私恩,又违敕命,岂不是欲要造反!父皇理应将其速杀,何患无词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

    兵权

    天下兵权皆在李世民手中,确实是犯了李渊忌讳。

    但听了陈叔达的话后,李渊心中反而有了犹豫。挥挥手示意李元吉下去,李渊站在上书房中叹了一口气:“难啊!”

    李世民不肯交出兵权,李渊又能如何?

    兵权,是一个皇帝的命根子,谁动谁死!就算亲生父子也不行。

    太子府

    李元吉道:“秦王府中多勇士,大哥还需以金银诱之,分解其内部壁垒。”

    李建成点点头:“李世民手下头号大将唤作尉迟敬德,此人武道高超,我欲要亲笔书信一分。”

    第二日

    李建成暗中亲自以金银器一车赠左二副护军尉迟敬德,并以书招之曰:“愿迂长者之眷,以敦布衣之交。”

    瞧着那金银书信,尉迟敬德顿时眉头一皱,眼中露出了一抹阴沉:“太子府居然明目仗胆的行事,可见朝中局势已经越加深不糜烂!”

    随即尉迟敬德推辞道:“敬德,蓬户甕牖之人,遭隋末乱离,久沦逆地,罪不容诛。秦王赐以更生之恩,今又策名籓邸,唯当杀身以为报;于殿下无功,不敢谬当重赐。若私交殿下,乃是贰心,徇利忘忠,殿下亦何所用!”

    没有拉拢成尉迟敬德,李建成也没有失望,不过书信发出去,却可以做挑拨离间之用。

    不过尉迟敬德居然敢拒绝自的拉拢,却是惹怒了李建成:“不识好歹!还需给你点厉害尝尝,否则岂非不知我太子府的威名?”

    如今朝中波澜莫测,秦王府僚属皆忧惧不知所出,行台考功郎中房玄龄谓比部郎中长孙无忌曰:“今嫌隙已成,一旦祸机窃发,岂惟府朝涂地,乃实社稷之忧;莫若劝秦王行周公之事以安家国。存亡之机,间不容发,正在今日!”

    房玄龄这是要劝李世民直接造反,但这话他却不能说,也不敢说,唯有与李世民关系亲近的长孙无忌可以开口。

    长孙无忌闻言面色动了动:“吾怀此念久矣,却迟迟不敢开口;今阁下所言,正合吾心,理应与秦王说个清楚明白,免得日后遭了劫数。”

    说完话,长孙无忌来到李世民寝宫,瞧着端坐哪里看着书籍的李世民,轻轻一叹:“二爷,如今事态危机,秦王府幕僚皆人心惶惶,二爷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看书。”

    李世民放下书籍,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二爷如今步步危机,若再不下手,只怕秦王府将会成为涂炭之地”长孙无忌将房玄龄的话说了一遍。

    李世民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去将房玄龄招来。”

    不多时,就见房玄龄走入屋子,对着李世民恭敬的一礼。

    “爱卿何以教我?”李世民直接开门见山,他如今焦躁的很,不是一般的焦躁。

    却见房玄龄笑着道:“大王功盖天地,当承大业;今日忧危,乃天赞也,愿大王勿疑!只要诛了太子,天子之位必然落在大王的身上。”

    一边杜如晦道:“大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太子那边可是已经下手了,若待陛下转念,秦王府满门尽数诛绝,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一番,可是承乾呢?无垢呢?”

    “皇位之争没有退路,事到如今你死我活,要么太子死,要么是大王魂归幽冥”杜如晦道。

    李世民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造反实在是关乎太大,兄弟相残为天下所不齿。

    “陛下,那边可是已经下手了,亲王府中的各位将领都被太子府收买过,您若再不动手,怕是迟了!到时候想要动手,也晚了!”长孙无忌叹了一口气。

    一旦秦王府之人见到投靠李世民没有希望,到时候人心涣散转投太子,到时候想反抗也迟了。

    正说着,却见尉迟敬德推车走入秦王府,笑着道:“秦王殿下,末将最近可是发了一笔横财。”

    瞧着那一车财物,李世民顿时变了颜色,咬牙切齿道:“太子府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拉拢我手下,真当我秦王府无人乎!”

    却见尉迟敬德放下推车,恭敬拜服道:“愿为秦王赴汤蹈火!”

    瞧着尉迟敬德,李世民拍了拍对方肩膀:“公心如山岳,虽积金至斗,知公不移。相遗但受,何所嫌也!且得以知其阴计,岂非良策!不然,祸将及公。”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