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玄武门之变(六)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大周天星斗神术确实是玄妙非凡,乙支文德的小周天星辰神术进化为大周天星斗神术,点燃了本命天灯之后,居然在冥冥中利用星斗映照己身,察觉到了自家魂魄中的不妥。

    可惜,即便是乙支文德枯坐十年,却也依旧没有办法将那不妥之处找出来。

    如果说乙支文德的魂魄是一桶水,那么张百仁的魔种就是一滴水,当一滴水融入其中之后,双方只会彻底混合唯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如今中土这般乱,按道理乙支文德早就该出手劫掠一番,用作修道的粮资。可惜自家魂魄出了大问题,乙支文德根本就不敢分心他顾,只能全力以赴的去将魂魄中不妥找出来。

    找不出这一道不妥,觉都睡不安稳。

    殷红色印玺,仿佛是一只火凤凰在栩栩如生的起舞,李世民手中托着印玺,眼中露出一抹陶醉。

    春归君站在李世民身边不语,过了一会才见李世民收回目光,将印玺塞入袖子里:“劳烦先生颠倒玄武门的天机!”

    春归君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二公子还需谨慎,唯有迅速斩杀太子,吞噬了太子的龙气,你才能有机会与唐国公一较高下。若不能迅速斩杀李建成,一旦闹出动静被天子察觉,你我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天子印玺果真玄妙,如果说之前我斩杀李建成与李元吉是五分把握,如今我却有十成把握!”李世民眼中露出一抹精光:“只要本王登临九五,凝聚上古大帝命格,就会相助先生诛杀张百仁,为先生复仇!”

    “张百仁不是那么好杀的,其修为已经越加不可思议,修至一个高深莫测的境界”春归君摇了摇头,其实他现在对于斩杀张百仁已经不抱希望,只要李世民能牵制住张百仁便足矣!足以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南疆

    奢比尸看着蚩尤

    “玄冥即将转世归来,你我理应前去接引一番”奢比尸笑眯眯道。

    如今融合了李密身躯,奢比尸修为已经到了一种玄妙莫测,不可估量的地步。

    “说的在理,你我理应暗中相助李世民一臂之力,此事切不可出现任何岔子”蚩尤点点头,二人身形已经逐渐远去。

    且说李世民收拾行装,一路快步进入皇宫,向着上书房而去。

    “陛下,秦王求见”内侍通传了一声。

    “秦王?叫他进来吧!”李渊眉头一皱,随即不着痕迹的平复了下去。

    秦王势大,既然求见,李渊也不敢随意推辞。

    却见李世民走入上书房,瞧着端坐上首的李渊,居然‘噗通’一声径直跪倒在地:“父皇,祸事,天大的祸事!”

    “何祸事?”李渊皱眉道。

    “孩儿不好启齿”李世民道。

    “但说无妨”李渊道。

    “既然如此,那孩儿就说了!”李世民咬牙切齿道:“父皇,建成与元吉因乱后宫,与宫中嫔妃有染,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若非逼不得已,孩儿也不会说出来。”

    “砰!”瞧着跪伏在地的李世民,李渊先是面色一滞,随即面色铁青,手中青筋暴起,身子哆哆嗦嗦的坐在那里,滔天怒火在心中卷起。

    无法无天!

    简直是无法无天!

    也不知李渊气的是李建成与李元吉,还是诬告的李世民。

    给自己老子戴绿帽子,你就那么开心吗?非要给自己老子戴绿帽不成?

    此时李渊怒火滔天,心中却也起了疑惑,他不相信李建成与李元吉会做下如此之事,但这种涉及到男人面子的敏感问题,李渊却又不得不查。

    过了一会,才见李渊道:“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在召太子齐王前来对峙,你到时候一边旁听吧!”

    李世民闻言心中略带失望,所谓迟则生变,长夜漫漫不知要生出多少波折。本以为李渊闻言会雷霆大怒将李建成连夜召入皇宫,然后自己趁机咔嚓了李建成的脑袋,却不曾想自家父皇的忍耐性到出乎了自己预料。

    “父皇,臣于兄弟无丝毫负,太子与齐王今欲杀臣,似为王世充、窦建德背后捣鬼。臣今枉死,永违君亲,魂归地下,实耻见诸贼!”李世民哭啼着道。

    “罢!罢!罢!朕知道了,明日自会给你一个交代!”李渊意兴阑珊的挥挥手,示意李世民退下去。

    对于李世民的满口谎言李渊如何不知?但却还需查清楚,给秦王一个交代,因为秦王势大,因为他开口了。

    秦王退下,志满意得的走了。

    其实李世民忽略了一个人,一个久居后宫,历经数位帝王而不倒的女人。

    张婕妤!

    没有人敢轻视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看起来微末不起眼,但却主导了隋灭唐兴的重要人物,她见证、亲手开启了隋朝的灭亡,大唐的兴起。

    张婕妤乃隋文帝的妃子,整日里相助杨广,在隋文帝耳边说太子杨勇的坏话。

    于是杨勇废了,隋文帝被杨广弄死,张婕妤依旧是张婕妤,因为有功于杨广,成为了杨广的皇妃,依旧生活在大内皇宫,依旧屹立不倒高高在上。

    因为杨广继位,大隋开启了灭亡之途。

    然后张婕妤在临汾宫睡了李渊,逼得李渊不得不造反,随即张婕妤成为了李渊的皇妃,李渊弄死了自家表兄杨广,张婕妤依旧活得好好的,颇受李渊宠爱。

    如今张婕妤又与太子李建成交好,整日在李渊耳边说李世民的坏话,可以说李世民能有今日被动,全是因为张婕妤的耳边风。

    按照轮回继续下去,李渊死亡之后,张婕妤必然会与太子李建成勾搭在一处,继续做自己的皇妃。

    一个女人能被杨坚、杨广、李渊三位帝王宠爱,能在帝王耳边吹枕边风,左右帝王的意志,这个女人绝不简单。

    其相貌、才艺、智慧等等绝对超凡脱俗。

    皇宫经营了几十年的张婕妤,早就是铁通一箍般。

    灯火之下,一袭粉衣女子背对灯火,飘飘若仙。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即便是一个背影,便可叫人倾倒、沉醉、迷恋。

    “李世民陈兵于玄武门?”张婕妤看着手中密报,眼中露出一抹沉思,过了一会才道:“你去通知太子,就说李世民欲要图谋不轨,叫其小心一些。”

    李世民的计划瞒过了所有人,但却没有瞒过张婕妤。

    东宫

    李建成看着手中信报,顿时面色阴沉起来,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案几:“去召齐王来!”

    不多时,李元吉已经脚步匆匆的来到大殿,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大哥这般焦急忙慌的叫我来,却不知有何事?”

    李建成将手中密报递过去,随即李元吉顿时一愣:“他居然敢造反?仅仅八百卫士,也敢造反?莫非当大内皇宫中禁卫是吃白饭的?”

    “三弟以为如何?”李建成看向李元吉。

    “大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咱们还是先在宫外静观局势的发展,然后……”

    “不可,老二污蔑你我私通宫人,若你我明日不去宫中,只怕有嘴也说不清,假的也变成真的!明日你我点齐兵马一道入朝,区区八百将士,何足道哉?”李建成冷然一笑。

    他依仗的是自家至道境界的武道修为,只要不是天子出手,即便发生再大动乱,自己也能杀出重围。

    而且皇宫中数万禁卫,再加上太子府几千士兵,难道还怕那八百士兵不成?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我明日便从玄武门入内,我倒巴不得老二兵变,到时候可以直接将其诛杀!”李建成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富贵险中求,李世民起兵造反,这岂不是自己兄弟二人的机会?

    其实李建成与李元吉都想错了,以为李世民要起兵造反,却不曾想到李世民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诛杀二人。

    第二日

    李建成与李元吉率领手下大军埋伏于玄武门外,随时等候召见,然后二人齐齐向玄武门内走去。

    李建成想的没错,若按照其想法,李世民起兵造反,大内皇宫禁卫无数,太子府数千兵马有足够的时间杀入皇宫救驾。

    可惜了

    他千算万算,不曾想到李世民的目标便居然是自己。

    一步错,步步错。

    李建成与李元吉入了玄武门,二人策马入临湖殿,忽然李建成猛然勒马,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李建成武道通玄,当然察觉到了不妥。

    “速撤,立即回归东宫!”李建成察觉到了不妙,正要策马回奔,忽然后方传来李世民的大笑:“大哥才来,怎么就要走,莫非是心虚不成?”

    瞧着面带杀机的李世民,李建成怒斥道:“老二,你莫非当真要造反不成?”

    “嗖!”就在此时,一边的李元吉已经弯弓搭箭,向着李世民射来:“大哥,形势不对,你我速速撤退!”

    “噗嗤!”

    话未说完,一道箭矢超乎了音爆,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已经刺穿了李元吉的胸口。

    神箭无双,一击毙命!

    李元吉落马!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