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情谊两难全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百仁把玩着手中的蝎子精,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过了一会才蓦然道:“果真,十几年不曾见到承乾,居然被长孙无垢那女人给养废了!”

    李世民整日里南征北战,忙着和自家兄弟、父亲做斗争,哪里顾忌的上李承乾?

    不曾想十几年过去,李承乾已经彻底的废了。

    不是身体上废了,而是心灵、意志废了!

    他已经没有了强者之心,不配成为强者。

    “我张百仁的子嗣后代,怎么可以这样不争气?简直是欺人太甚!”长孙无垢欺人太甚!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我是未来大唐的天子,你居然敢打我!我一定会叫父皇斩了你的脑袋!”李承乾不断大喊大叫,眼泪都流了下来。

    裴昱却是不予理会,只是狠狠出手,只见其手木剑仿佛鞭子一般,不断抽在李承乾的身上。

    痛入骨髓,但体表却见不见任何伤痕。

    痛!

    痛的李承乾满地打滚,周身虚汗狂飙,但是见到话语威胁不得裴昱之后,只能乖乖的爬起来摆开姿势。

    “玉不雕不成器,我这全是为了王爷好,你就算是心里骂我、恨我,我也不在乎!”裴昱不紧不慢的拿木剑矫正李承乾的姿势,待瞧见对方殆泄,姿势失误之后,便猛然一鞭子抽了下去。

    痛!

    痛入骨髓!

    李承乾咬牙切齿,鼻涕眼泪都留下来了,从小到大自己一直锦衣玉食,府中大小丫鬟对自己惟命是从,什么时候吃过这般苦头?

    恨不能将裴昱千刀万剐,恨不能将其抽魂炼魄。

    可惜

    任凭其如何发狠,也奈何不得裴昱分毫。

    “废了!”裴昱暗自摇摇头,没有虔诚之心,武道如何见神?

    远处楼阁上,长孙无垢瞧着狼哭鬼嚎的李承乾,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的目标达到了。

    李承乾生出了逆反之心,一天又仅仅只有一个时辰,李承乾能好好习武才怪。

    这一个时辰,对于李承乾来说简直就是地狱,锻炼之后便是暴饮暴食,裴昱能怎么样?

    不也只能干看着?

    第二日,瞧着畏畏缩缩,又胖了一圈的李承乾,裴昱不由得心中一阵哀叹:

    “这差事不好做啊!”

    他还想着相助李承乾脱胎换骨之后去张百仁哪里邀功,如今看来却是麻烦了!而且是很棘手的麻烦!

    第三日之后,裴昱悄然离府,来到了张百仁的楼阁外,无奈叹了一口气:“先生,您吩咐的这差事,我怕是……怕是……”

    裴昱磕磕巴巴,张百仁端坐在楼阁上,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过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罢了,这并非你的过错!”

    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沉思一会才道:“易骨境界,只要叫其踏入易骨境界,便算你成功了!”

    下方裴昱苦笑,但却不得不转身离去。

    换了任何一个人,裴昱都有把握,甚至于山间的老农,只要花费代价,都可脱胎换骨。

    只要努力,只要自己可以下狠心,还是有办法的。

    瞧着裴昱远去的背影,张百仁陷入了沉思。

    李承乾如今这般,确实是自己的疏忽,可该如何才能将其挽救回来?

    李靖府邸

    此时红尘三侠齐聚

    李靖面色阴沉的站在院子内,眼中杀机在缓缓流转。

    “大哥,我怕是被当今天子骗了,当今天子并未曾动诛杀张百仁之心!”李靖的眼中满是凝重、杀机。

    “贤弟,如今李唐内外乱成一团糟,秦王尚未来得及登临大典,想来是时机不至!”虬髯客安慰了一声。

    李靖一双眼睛看着虬髯客与红拂,眼中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沉,他忽然觉得此时虬髯客与红拂站位很近,近的有些叫人心中不舒服。

    “红拂,如今天下安康,你我也该举行大婚,我应该照顾你一生,这是我当年给你的承诺”李靖一双眼睛看着红拂。

    “这……”红拂闻言顿时面色凝滞,低下脑袋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一边虬髯客欲要开口,却被李靖打断,此时李靖眼中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狡诈,声音满是悲痛道:“你是不是看我不是一个男人,你便瞧不起我,欲要违背当初的海誓山盟?”

    “我……”红拂张了张嘴,一双眼睛看向虬髯客。

    虬髯客叹了一口气,慢慢的低下脑袋,不敢去看李靖的眼睛。

    “砰!”

    石桌化作齑粉,李靖仰天狂笑,声音中满是凄惶:“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被张百仁那狗贼废了之后,你们便瞧不起我!你们都瞧不起我!”

    此时李靖面色癫狂:“走吧!你们都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我不要你们管!大哥早就喜欢你,你们去隐居吧!当年的结拜誓言!当年的海誓山盟,就当是一场空,咱们谁都没有说过!走吧!你们走吧!”

    一声声凄惨悲切的话语,不断敲击着虬髯客与红尘的心神,此时虬髯客面露痛苦之色,双拳紧紧的握住,青筋暴起指节发白。

    一边是兄弟之情,当年义结金兰之话犹在耳边,另外一边是万人不齿的夺兄弟妻女的背叛之情,不断啃食着虬髯客的内心。

    红拂目光盯着虬髯客,眼中满是逼迫。

    虬髯客看懂了红拂眼中的意思,只要自己开口,眼前这个女子便会义无反顾的随自己浪迹天涯,可夺人妻女的事情,虬髯客做得出来吗?

    情义两难全!

    虬髯客终究是那个义比天高的虬髯客,此时猛然抬起头,不去看红拂的目光,不去在乎那眼中的期盼,而是猛然打断了李靖的话:“择日不如撞日,三日后你们便成亲吧!二弟与三妹乃是郎才女貌,难得的天造地设之合。当年你们边从杨公身边奔逃而出,一路饱经磨难,如今天下太平,二弟位极人臣,你们也该苦尽甘来了。”

    红拂闻言目光顿时黯淡了下去,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靖心中狂跳,他等的就是虬髯客这句话。

    “三妹,你意下如何?”李靖看向了红拂。

    红拂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我在考虑一番吧!时间太仓促!”

    说完话后红拂走出了院子里,虬髯客见此叹了一口气,瞧着面带失望的李靖:“我去劝劝她,她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多谢了大哥!”李靖郑重一礼,大哥两个字叫虬髯客仿佛心中压了千万斤重的大山一般,喘不过气来。

    虬髯客一路追出了李靖府邸,最终在一座桥头看到了低头四顾的红拂。

    “三妹!”虬髯客来到了红拂身边。

    “为什么!”红拂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虬髯客:“为什么你不肯带我走!”

    虬髯客闻言沉默

    红拂脸上两汉清泪划过:“你知道的,只要你肯开口,我便一定会随你走!”

    可惜,虬髯客终究没有开口。

    “我只问你,喜不喜欢我!”红拂看着虬髯客。

    虬髯客默然不语。

    “我知道,你是嫌弃我!嫌弃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这般女人怎么配得上你虬髯客这等英豪!”说完话红拂转身离去。

    “三妹……”虬髯客看着红拂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可惜终究没有说出口。

    “三日后大婚,你来喝一杯喜酒!”红拂的声音远远传来。

    “都督,李靖府中递来请帖,说是红拂要成亲了!”陆风递来了请帖。

    “李靖要和红拂成亲?他不是已经被我给阉割了吗?”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愕然:“虬髯客呢?”

    虬髯客在喝酒!

    最烈的酒!

    只求醉生梦死,一醉方休。

    可惜

    酒越喝,便越精神!

    酒不醉人人自醉!

    虬髯客趴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哭的撕心裂肺,仿佛失去了母亲的孩子一般无助。

    有的东西,你争了,那便是你的!你若不争,就永远错过了!

    虬髯客错过了自己最想娶的人,错过了对自己来说最珍贵的。

    三日时间悠悠而过

    红拂成亲了,与李靖成亲了。

    张百仁一袭紫色衣衫,慢慢的来到了李靖府邸。

    李靖身为朝廷新贵,门前车水龙马人来人往,简直是数不尽数。

    瞧着张百仁,那门房正要呼喝,却被张百仁挥手止住,而是慢慢悠悠的走入了府邸之中。

    李靖一袭大红色喜袍,正站在人群中意气风发的敬酒。

    张百仁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虬髯客,与李靖比起来,虬髯客崛起于微末,斗大字不识一筐,张百仁看着虬髯客,看到了那一抹不易察觉的自卑。

    慢慢的坐在虬髯客对面,瞧见张百仁走来,众人纷纷让开座位,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虬髯客这般英雄豪杰,也为情所困,无法超脱出红尘功名利禄的束缚。

    “都督!”瞧见张百仁走来,虬髯客醉眼朦胧的抬起头,眼中满是心痛。

    张百仁笑了笑:“人家大婚,你在这里烂醉如泥,岂不是砸场子?那边有个酒楼,里面有数十年的好酒,足够你求醉一夜,不知张兄可否移步?”

    “走!”瞧着远处意气风发的李靖,虬髯客目光黯淡,猛然站起身。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