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  .

    月如银盘,繁星漫天。

    聂天推开房门,缓缓走出,手中握着一把长剑,在月光之下泛着森森寒芒。

    “剑绝天斩,终于重现锋芒了。”聂天凝视手中长剑,嘴角微微扬起。

    整整耗费三天三夜时间,聂天终于将星魂石炼化并成功融进剑绝天斩之中。

    沉渊了百年的剑绝天斩,今日重现锋芒。

    剑绝天斩,本是九阶帝器,经过星魂石的重铸之后,虽重现锋芒,却还远远未能恢复到九阶帝器的地步。

    星魂石,毕竟只是七阶灵材而已。

    聂天估计,现在的剑绝天斩威力堪比三阶灵兵。

    三阶灵兵,已是非常不错,至少对现在的聂天来说,足够了。

    数天之前聂雨柔被劫的事情,到现在还让聂天心有余悸。

    这样的事情,他决不允许发生第二次。

    聂天迫切地感受到,必须尽快提升实力。

    实力,唯有实力才是最大话语权,唯有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保证身边的人不受伤害。

    聂天来到金家演武场,准备试一试剑绝天斩的威力。

    “剑绝天斩,我的老朋友,再陪我征战天下吧。”聂天扬起手中长剑,随手一剑刺出,空中顿时出现数十道流光剑影,绚烂夺目,煞是惊艳。

    “一百年了,不知道我的剑道修为还保留几分。”聂天紧紧握住剑绝天斩,运转全身元脉,澎湃的元力汹涌而出。

    顿时,剑绝天斩剑锋之上光芒大盛,瞬间凝成十米之巨的恐怖剑影,锋芒锐利,好似有斩灭一切的力量。

    “剑绝天斩,杀!”沉沉低吼,聂天一剑斩下,顿时剑芒惊天,气势惊人。

    “轰!”一声巨响,水桶粗细的巨大木桩轰然碎裂,成了一地木屑,地面之上出现一道十米之长的深深沟壑。

    聂天看着眼前木屑,微微皱眉,喃喃自语道:“看来实力还是太弱了,全力之下只能凝聚十米剑芒。”

    十米剑芒,对于别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近乎恐怖的数字,毕竟聂天只有元灵五重实力。

    但对聂天来说,这种威力还远远不够。

    前世的聂天,全力之下,可以凝聚万丈剑芒,谈笑之间便有断山斩月的威能,那才叫真正的恐怖。

    “该是重修傲剑诀的时候了。”聂天微微一笑,开始练剑。

    月光之下,少年身影灵动,一剑接着一剑,一剑强过一剑,在一种近乎无聊的练习之下,渐渐进入一种放空一切的状态。

    此刻,在聂天的眼中,除了他自己和剑绝天斩之外,周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傲剑诀!剑出傲天,凌视一切!

    重生之后的聂天,必须一遍一遍地参悟傲剑诀的剑道奥义,方能有机会把傲剑诀发挥到极致。

    傲剑诀乃是聂天前世融合数种天阶剑诀,再加上自己独有的剑之奥义领悟,创造而出的超天阶剑诀。

    剑道,重在领悟剑道真意。

    剑道一途,分为剑招,剑术,剑气,剑心,剑意,剑势,剑之灵,剑之魂,剑之魄,剑之奥义,十大境界。

    寻常武者,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剑招剑术境界,能够凝聚出剑气者,已经算是剑道天才。

    能够领悟剑心剑意,创造自己剑势之人,更是百万中无一。

    至于剑之灵,剑之魂和剑之魄境界,只有真正的剑道大宗师才能达到。

    而第十境界剑之奥义,唯有剑道巅峰妖孽才能一窥其妙。

    前世的聂天,就是达到了剑之奥义的骨灰级妖孽,独创属于自己的剑道奥义:傲!

    就连无极剑圣这样的剑道狂人都专门来到晨昏神域,向聂天请教剑道。

    重生之后的聂天,剑道领悟还在,可惜体内的剑心已经没有了,需要重新蕴育。

    剑心乃是剑者本心,之后的剑意,剑势,剑之灵等,都是由剑心而来。

    失去剑心,对聂天而言,既是坏事,也是好事。

    坏的是,他要重修剑道;好的是,他有机会领悟不同的剑道。

    聂天前世已经领悟出傲剑心,今世重修剑道,他有机会领悟不同的剑道。

    如果能够同时领悟出两种剑之奥义,仅凭剑道造诣,就足以让聂天独步天界神域。

    此时此刻,聂天一遍又一遍,无休止地出招,正是为了领悟傲剑诀的剑招玄妙。

    有前世的剑道领悟做基础,聂天在剑道上的修炼,一日千里。

    “剑影三千亿!”聂天一剑刺出,空中顿时剑影四溢,流光划破夜空,一道惊人的剑气横扫而出。

    聂天收起剑绝天斩,嘴角扬起淡然笑意:“非常好,我已经凝聚出剑气,接下来只需要花时间以剑气蕴剑心,便可以达到剑心境界。”

    仅仅只是半天的时间,聂天直接达到了剑气境界,若是被别人知道这一点,肯定会把他当成怪物。

    凝聚出剑气,聂天却发现出剑气之中诡异的地方,他的剑气似乎包含着两种气息,一种是傲剑诀的张狂剑气,另外一种则是更为霸道的雄浑浩瀚剑气。

    而且两种剑气竟然以一种其妙的方式融为一体,若不是聂天剑道领悟奇高,甚至都不能发现这一点。

    “剑影三千亿!”聂天再出一剑,细细体会,眼中流露出惊诧之意,“这是星辰之力的气息!”

    仔细感知,聂天发现,另外一种剑气和星辰之力颇为相近。

    同时凝聚两种剑气,即便是聂天这个剑道骨灰级妖孽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哈哈!”半晌之后,聂天抑制不住内心激动,仰天狂笑。

    两种剑气,这也就意味着聂天将蕴育出两个剑心。

    同时蕴育两个剑心,这绝对是见破天荒的惊天奇闻。

    之前聂天只是抱着一丝希望,奢望自己能领悟出两种剑之奥义。

    但是现在,他有十足的信心,一定能领悟出两种剑之奥义。

    “两种剑之奥义,哈哈!”聂天忍不住狂笑,仰天道:“晨昏大帝,洛紫烟,你们父女就等着吧,我聂天重返神域的日子,不远了!待我重返神域之时,就是你们血债血偿之日!”

    豪言狂语,宣誓着聂天内心的愤怒。

    洛晨昏和洛紫烟父女曾经对他做下的,他一刻也没有忘记。

    这份耻辱和仇恨,聂天一定会亲手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