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天哥哥。 ”聂天刚刚落地,聂雨柔便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一脸的骄傲和自豪,比她自己打败对手还要开心。

    “小雨柔,青麟棘甲送你了。”聂天轻轻点了一下聂雨柔的小脑瓜,将青麟棘甲递到后者手上。

    “谢谢聂天哥哥。”聂雨柔开心十足,将青麟棘甲抱在怀里,得意极了。

    这时聂天看到秋灵儿脸上似乎有些落寞,顿时想到什么,便从时空戒指中取出一件灰色法衣,递给秋灵儿,道:“灵儿,这是一件三阶灵阵法衣,可以抵挡三阶以下的灵阵禁制,送给你了。”

    之前在大元商会的时候,张一峰拿到了紫阳丹鼎,秋山得到了傲世狂刀诀,而现在聂雨柔又有了一件青麟棘甲,反倒是秋灵儿什么都没有,所以聂天就将从范金志手上抢来的灵阵法衣送给她。

    灵阵法衣虽然只有三阶,但其价值并不比四阶灵器低,甚至还要略高。因为制造出灵阵法衣的可是灵阵师啊。

    灵阵师的地位本来就比炼丹师和炼器师还要高。

    秋灵儿扭捏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低声道:“谢谢聂天大哥。”

    聂天淡淡一笑。

    但是一旁的唐尤尤却是不乐意了,撅嘴道:“聂天,她们都有,为什么我没有。”

    聂天愕然一愣,说道:“你的实力这么强,要这些东西没用。改天我把唐十三送给你不就行了。”

    唐尤尤愣了一下,竟是破天荒地听懂了聂天的意思,俏脸上不禁飞起一醉酡红。

    片刻之后,秋山也回来了,那两个暗卫已经被他解决了。

    聂天让高翰处理一下尸体,然后便带众人返回城主府。

    回到城主府,聂天直接回到自己房间,立即开始修炼。

    这一次拍卖会之行,让聂天感到一阵急迫,必须尽快提升实力。

    虽然他现在的实力若是有星魂在手,也能一战巨灵境武者,但是如果没有星魂的话,打一个普通的巨灵一重武者都十分吃力。

    而如果对手是丁一凡或者青木百合这样的天才武者的话,聂天即便有星魂在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除非是使用战神三印那样的极招。

    聂天现在必须尽快提升实力。

    一个月之内,他准备让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万象五重以上。

    实力越高,体内的星辰之力觉醒得就越多,刻画星魂也会更容易一些。

    同一时刻。

    夜色如水,天罗城一处隐蔽之所。

    魔十盘膝而坐,微闭双眸,眉头紧皱。

    紫先生和风连城感受到现场气氛压抑,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不敢说话。

    “主人,我们为什么放弃地穴精灵?若是有地穴精灵的帮忙,便能很快定位到龙血石的确切位置。而一旦有了龙血石,主人的身体和实力就能迅速恢复。我们便不惧任何人了。”终于,紫先生打破沉寂,虽然似有不同意魔十的意思,但语气依旧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责怪。

    魔十魔性的双眸睁开,沉沉开口:“地穴精灵固然重要,但我们现在实力有限,若是强行争下去,身份必然暴露。若是被白火主人知道我们的存在,那就糟了。”

    “主人说的是,阿紫鲁莽了。”紫先生旋即明白过来,点头说道。

    魔十不愧是末日之焰本体,其心智比之正常武者还要高明。

    这里不是葬云深渊,有深渊禁制存在,强者不敢进入。

    如果他们的身份暴露,不知会引起多少人的垂涎。

    魔火榜上的第十三魔火,谁不想要!

    到时别说龙血石,他们自身都保不住。

    紫先生有了人形,实力不弱,但也堪堪只是真元境武者而已,若是遇到真正强者,毫无胜算。

    在魔十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一切都要小心行事。

    “魔十大人。”这个时候,一直像傻瓜一样站在一旁的风连城终于开口了,试探着问道:“你们口中所说的白火主人到底是谁?”

    魔十看了风连城一眼,后者顿时感觉灵魂一阵胆寒,魔十似乎想起什么,问道:“今天最后将地穴精灵抢走的人,是什么身份?”

    风连城愣了一下,旋即说道:“魔十大人指的是那个矮人背后的古意大师吗?”

    “对,一个六阶炼丹师。他是谁?”魔十双眸射出一抹精光,问道。

    风连城心头一突,心道:“看魔十大人这样子,他们该不会和古意大师有什么冲突吧。我们风秦帝国可得罪不起古意那老头啊。”

    风连城将古意的身份给魔十介绍一番,最后说道:“古意大师乃是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就算是我皇兄,见到他也必须躬身弯腰。”

    “这么说,你们风秦帝国不敢得罪这个古意了?”紫先生冷冷问道。

    风连城喉咙滚动一下,点头道:“的确不敢。”

    古意的背后是炼丹师公会,三千小世界之中,除了四大世家,谁敢得罪?

    借风连城十万胆囊,他也不敢在古意面前造次。

    “如果非得得罪呢?”魔十突然站起来,一脸肃杀地问道。

    “魔十大人,这……”风连城冷汗淋淋,显然惊吓不小,尾巴骨都凉得透透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魔十。

    得罪古意,这件事太大了,纵然风连城是风秦帝国并肩王,也扛不起这个锅。

    可是魔十和古意之间似乎有些深仇大恨,这两人必然只能选其一。

    如果非要做出选择的话,这个选择也得是风秦帝国的皇帝来定,风连城定不了。

    魔十轻蔑一笑,也不去为难风连城,而是说道:“派人把龙血石的消息散布出去,越快越好。”

    “散布龙血石的消息?”风连城愕然一愣,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主人,我们……”紫先生也不明白魔十为什么这么做,一脸疑惑。

    魔十淡淡说道:“古意买下了地穴精灵,说明他已经知道龙血石,而且很快就能定位到龙血石的具体所在。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岂不是把龙血石拱手相让了?”

    “主人,你的意思是……”紫先生不傻,似乎明白了什么,俏脸掠过一抹紫色光晕。

    魔十点头,传声给紫先生:“龙血石的秘密传出去,这样才能引来更大势力,既然风秦帝国不敢得罪古意,那我们只有找敢得罪古意的人合作了。”

    “主人高明。”紫先生传声回来,精致的脸蛋飘过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