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魔十的这一招确实够狠,不仅对古意狠,对自己也狠。

    龙血石的秘密一旦散布出去,那必然会在南山域掀起一番血雨腥风的争夺,恐怕到时候天罗城就会成为最残酷的战场。

    所有人都知道天罗山有龙血石,那就是力强者得。

    武道世界,从来没有规矩律法可言。

    强者为尊才是这个世界的铁律,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道理是婊子,永远站在拳头大的一边。

    魔十兵行险招,也是迫不得已。

    如今古意已经得到地穴精灵,等于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魔十若是什么都不做,那龙血石就是古意的了,这才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第二天早上。

    丹武城和天罗城无数的酒馆茶肆之中,所有人都在谈论一个消息:龙血石!

    “听说没有,天罗山有龙血石!我的亲娘哎,龙血石啊!”

    “龙血石?听说那可是顶级石矿,相当于七阶药材呢,而且其内蕴有龙血,那可是能够提升武者武体的绝世珍宝!”

    “岂止啊,龙血还能提升天地灵体的等阶呢!据说一滴龙血就能让天地灵体的等阶提升一级呢!简直逆天!就是不知道这消息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是从哪传出来的?”

    “应该不会是假的吧,无风不起浪啊。昨天大元商会拍卖会上,古意大师拍走了一个地穴精灵,据林义芳老先生所说,地穴精灵可是勘察石矿的好手,我看古意大师买走地穴精灵,八成就是为了勘察龙血石。”

    “哎!你别说,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呢。”

    “你说龙血石这么珍贵,这消息怎么传出来的?该不会是古意大师透露出来的吧。”

    “你傻逼,还当古意大师跟你一样傻逼啊。龙血石这样秘密当然是自己知道就好,为什么要透露出来,我看八成是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我看也是。天罗山出现龙血石这样的稀世珍宝,下面可有好戏看喽。估计过不了一天,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南山域,到时候什么化神宗,乾坤宫,都会派人来吧。”

    “是啊。龙血石乃是天地至宝,搞不好还会惊动其他三域,甚至还能引来须弥灵都的大人物呢!”

    一夜之间,龙血石的消息传遍了天罗城和丹武城,两座城几乎沸腾了。

    聂天和秋山张一峰走在丹武城内,耳边传来的都是天罗山和龙血石的事情。

    “先生,这些人是不是疯了?天罗山不可能有龙血石吧。”秋山走在聂天身后,开口说道。

    聂天淡淡一笑,说道:“不是他们疯了,而是末日之焰疯了。居然把龙血石的秘密公布于众,真是狠啊。”

    虽然聂天迄今为止还没有见到末日之焰,但他却已经猜出来,把龙血石秘密散布出来的人,一定是末日之焰。

    从风秦帝国和蓝云帝国换城的时候起,聂天有有所怀疑了。

    昨天在拍卖会上,风连城如此坚决地想要得到地穴精灵,那时聂天便已经确定,躲在风秦帝国之后操纵一切的,一定是末日之焰。

    但是聂天没有想到的,这个珍贵的石矿,竟然是龙血石!

    龙血石啊龙血石!

    聂天刚一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兴奋地跳起来。因为龙血石就在天罗山上啊!

    而他现在的身份是天罗城主,从道义上而言,天罗山上的龙血石都应该是聂天的。

    但是这是强者为尊的武道世界,从来不会讲道义。

    所以聂天想要独吞龙血石,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龙血石,哼哼。”聂天心里禁不住有些兴奋,但他所想的事情,却远不止龙血石这么简单。

    “走。我们赶紧去见古意!”聂天加快脚步。

    秋山心里虽然有疑问,却也没有多问。

    很快,三人来到丹武城炼丹师公会。

    丹武城的炼丹师公会,样式和蓝云城炼丹师公会一样,一座球形建筑,光彩琉璃,看上去异常耀眼,晶莹澄澈,像是一枚巨大的灵丹。

    但是规格却是比蓝云城的大多了。

    如果蓝云城炼丹师公会是一个鹌鹑蛋,那么丹武城炼丹师公会就是一个鹅蛋。

    “丹武城炼丹师公会好气派!”张一峰望着眼前的建筑,忍不住说道。

    聂天这次拜访古意,只带了秋山和张一峰。

    秋山是护卫,而张一峰是炼丹师,自然应该来炼丹师公会看看,也让他长长见识。

    “请问先生,您是聂天大人吗?”聂天的身影刚一出现,炼丹师公会一位穿着暴露的美女服务生陆盈盈便出现了,冲着聂天盈盈一笑,灿若桃花。

    “嗯。带我去见古老吧。”聂天并不奇怪,他昨天已经跟佟福说过,所以古意肯定知道他要来,小小地提前准备一下而已。

    “好的,请聂天大人跟我来。我叫陆盈盈,古大师专门让我接待您的。”陆盈盈声音很甜,走在前面带路,偶尔用余光瞥聂天一眼,心里奇怪,为什么聂天这么年轻,竟能让古意大师这么看重。

    陆盈盈带着聂天三人穿过长长走廊,来到一处豪华的房间,示意聂天等人稍等,轻轻敲门,嗓音甜美地喊道:“古大师,聂天大人来了。”

    “砰!”陆盈盈声音刚落下,房间的门直接开了,古意一脸笑呵呵地走出来。

    “聂老弟,你总算来了,老哥哥可想死你了。”古意十分热情,搞得好像聂天和他是交往了几百年的老朋友一样。

    陆盈盈看到这一幕,表情直接石化,感觉脑袋都蒙蒙的。

    这还是平时那个一脸肃穆庄重的古大师吗?

    怎么成了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了?

    另一方面,陆盈盈也深深被聂天的气场震撼,面对古意如此热情的迎接,竟然面不改色,只是嘴角微微翘了翘而已。

    要知道,古意可是红衣长老啊!

    “聂天大人究竟是什么人啊?古大师见水乌帝国的皇帝陛下也没有这么热情啊。”陆盈盈心里想着,脸上的震撼更加明显了。

    “古老,我们进去说话吧。”聂天并不为古意的热情所动,反应十分平淡,只是淡淡一笑。

    他可是知道,这老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

    上次在葬云深渊,差点把聂天害死啊。

    “好好好。”古意连说三个好,把聂天三人迎进房间。

    直到房间的门关上,陆盈盈还是一脸震撼,眼睛瞪的老大,像块木头一样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