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老弟,你要的龙血,这可是老哥哥我亲自提炼出来的,绝对纯净。 ”古意走过来,把小瓶子递到聂天手里,山羊胡子翘着,八字眉微微一挑,显得傲气而喜感。

    聂天打开瓶子,顿时一股炽热如火的龙气弥漫整个大堂,隐隐之中,有龙形虚影在空中游荡。

    所有人感觉到心神一阵激荡,顿时有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

    这就是龙血的恐怖,仅仅是逸散而出的龙气,便能给武者极大的激发。

    “古老,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这次的事,我聂天记下了。”聂天看着古意,认真说道。

    聂天为人,恩怨分明。

    对于敌人,他睚眦必报,对于朋友,他滴水涌泉。

    古老乃是六阶炼丹师,提炼龙血这种基本的事情,当然能做得非常好。

    聂天能够感觉出来,手中的龙血,精纯至极,几乎不含半点杂质。

    其实提炼龙血,即便是一阶炼丹师都能做,只不过做得肯定没有高阶炼丹师那么好。所以聂天才让炼丹师公会三阶以上炼丹师去提炼龙血。

    龙血石毕竟是稀世之物,浪费了可就太可惜了。

    知道小瓶子之中装的是龙血,其他人眼睛都直了!

    龙血,那可是龙血啊,谁不想得到。

    “咿呀!”

    “我靠!”

    混沌原棺之中,小九和尸罗魔君感受到龙血的气息,同时惊叫一声。

    尤其是小九,咿咿呀呀地叫唤个不停,口水都流出来了,激动地撑开火红肉翼,在空中直打滚。

    尸罗魔君也是“馋”的尾巴直打圈。

    龙血!聂天手中可是龙血啊!

    九极混沌兽天生感觉敏锐,当然能感知出龙血的恐怖!

    至于尸罗魔君,这家伙怎么说也是堂堂的魔界王者,对龙血这种东西,自然是垂涎三尺。

    聂天微微摇头,对小九说道:“小家伙,这瓶龙血可不是给你的。”

    “咿,呀!”小九听到聂天的话,还在空中翻滚的身躯乍然而止,噗通落下来,旋即站起来,小爪子左右摇摆着,显然是非常不乐意。

    “……”聂天一脸黑线,只得解释道:“小家伙,这瓶龙血是救命用的,你之前在血屠古冢的时候,抢了别人的天冰寒香果,现在那人有危险,要用龙血救命,你就暂时忍耐一下吧。”

    小九硕大的眼睛转了几圈,好似听懂了聂天的话,嘴巴撅得老高,一脸的无奈。

    尸罗魔君在一旁看得彻底无语。

    他十分怀疑,眼前的少年真的是那个杀伐果断的天界第一战神吗?真的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天界剑道巅峰吗?

    怎么看怎么不像战神,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哄孩子的妈妈。

    小九虽然有些不满,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但还是乖乖地去睡觉修炼了。

    安抚好小九,聂天便问尸罗魔君道:“尸罗,接下来要怎么办?”

    血噬之力,尸罗魔君曾经吞噬过一些,明显比聂天更加清楚,所以接下来要怎么做,还得听他的。

    尸罗魔君咽了一下口水,强压下心里对龙血的渴望,平整一下情绪,说道:“雌性,啊不,若雨姑娘此时体内的血噬之力正处于最狂暴的时期,所以不能直接服用龙血,必须先药浴,等到血噬之力稍稍被压制之后,才能直接服用龙血。”

    “嗯。”聂天点点头。

    尸罗魔君说得很有道理,若雨千叶的体内的血噬之力正是狂暴至极的时候,如果直接服用龙血,龙气和血噬之力在其体内的抗衡就会十分剧烈,绝不是她的身体能够承受。

    这就像大病初愈之人,切忌大补,只能缓缓恢复。

    向尸罗魔君询问清楚一些细节之后,聂天目光放在唐尤尤和秋灵儿身上,将若雨千叶的情况跟她们介绍一遍,最后叮嘱道:“药浴之时,一次滴入三滴龙血,不能多也不能少。你们就旁边看着,若有任何不对,大声叫我。”

    既然是药浴,当然要除去衣服,这个过程聂天就没有福分参与了,只有麻烦秋灵儿和唐尤尤。

    “嗯。”秋灵儿重重点头,说道:“聂天大哥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若雨老师。”

    聂天点点头,将龙血瓶交到秋灵儿手中。

    片刻之后,众人来到若雨千叶所在的院子。

    秋灵儿和唐尤尤抬着木桶温水,进入房间。其他人在外面守着。

    黎老和雷家三兄弟也只得站在院子里,耐心等待。

    黎老虽然不知道若雨千叶到底怎么了,但他能感觉出来,绝对不是寻常的受伤这么简单。

    聂天没有说,黎老就不敢多问。

    经过血屠古冢一行,黎老对聂天的看法产生了巨大变化,他再也不能小看眼前的少年。

    房间之中,若雨千叶还是昏迷不醒。

    秋灵儿和唐尤尤将她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地脱下。

    盈盈光芒之下,一具完美到极致的躯体出现。

    肌肤胜雪,晶莹滑腻,好似初生的婴儿一般。全身没有一丝丝赘肉,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若是任何男子看到这副画面,绝对是血脉贲张,汗流浃背,心神皆失外加兽性大发。

    秋灵儿和唐尤尤都看得不禁愣神,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

    两人很快冷静下来,将若雨千叶抬进木桶之中。

    “滋滋……”若雨千叶的身躯刚刚进入木桶之中,水面便是起了一层水泡,而且隐隐有黑色的力量在水中流动。

    秋灵儿和唐尤尤吓了一跳,差点尖叫出来。

    幸亏她们忍住没有尖叫,如果她们一喊,聂天肯定会一下冲进来,那就大大不妙了。

    秋灵儿按照聂天的吩咐,向木桶之中滴入龙血。

    “咚!咚!咚!”不多不少,正好三滴。

    “嗯!”龙血滴入水桶的瞬间,若雨千叶发出一声嘤嘤哼声,眉头在这一刻陡然皱起,好似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她已经醒了,而且感觉到龙血之中的龙气渗入身体,开始缓缓压制血噬之力。

    这也压制过程,痛苦万分,但是若雨千叶竟然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她曾经承受过常人无法承受的血噬之力长达五年,而且九彩瞳两次开眼的过程也是痛苦万分。

    那样的痛苦都坚持下来了,眼前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