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叫卢震元的华服男子,叫嚣完之后,张狂一阵大笑,完全把围观众人愤怒眼光当成了赞美。  .

    “告诉你们这群乡巴佬!”卢震元的身后,另外一个男子站出来,显然是他的小弟,比大哥更加疯狂地叫嚣:“知道这条街叫什么名字吗?震元街!就是以我老大的名字命名的。在这条街上,我老大就是王法,就是规矩,就是一切!有哪个不服气,马上给我站出来,他就是例子!”

    说完,这人向着已经倒在地上的清秀男子,一脚踹过去。

    “嘭!”一声闷响,那名男子噗地一口鲜血喷出来。

    那名被欺负的女孩,十五岁模样,模样清朗,五官秀逸,全身衣服简朴,一看就是普通人家的女子,此刻嘤嘤泣泣,满面泪水,惊恐地望着面前卢震元三人。

    人群之中,有人认出卢震元来,悄声议论起来。

    “原来他就是卢震元,他可是太子殿下的小舅子啊!怪不得这么嚣张。”

    “可不是嘛。听说前几天他在太子府上调戏顾将军,被顾将军打了一顿,怎么又跑出来害人了啊。”

    “唉!卢震元的背后有太子殿下撑腰,顾将军怎么敢真的打他,顶多就是吓唬一下而已。”

    卢震元显然听到周围人群的议论声,脸上的神色青红不定,尤其是他听到顾将军这个名字的时候,眼中更是闪过阴冷的杀意,心中狠狠说道:“顾无忧,本少爷看中你,那是你的福分,别以为你是大楚帝国唯一的女将军,就有什么了不起。若是栽在本少爷手上,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原来人群议论的顾将军叫顾无忧,而且还是一名女子!

    “卢少爷,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会来这条街了。”这个时候,地上的那名女子啜泣起来,楚楚可怜。

    “这位姑娘,你别怕,本少爷可没有恶意,你看你长得这么水嫩,这么白,本少爷疼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伤害你呢。”卢震元一双眼睛肆无忌惮地在少女身上游动着,一边说着还一边伸出咸猪手来,吓得少女连连后退,缩成一团。

    “小姑娘,别怕,跟本少爷一起回府,保证让你欲仙欲死,一辈子都不愿意离开本少爷。”卢震元嘿嘿笑着,嘴里的口水快流到下巴了。

    那女子吓得哭起来,眼神之中尽是痛苦和绝望。

    她叫李娇儿,只是一名普通人家的女孩,无权无势,面对这种不能得罪的人,就算是真的被糟蹋了,也只能忍着,估计最后还会惹得别人口舌。

    “嘿嘿,小姑娘,让本少爷好好疼疼你。”卢震元走过来,一双猪蹄伸出,哈喇子快滴到地上了。

    李娇儿双手抱在胸前,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嘭!”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凌厉气劲破空袭来,直接将卢震元的猪手震开。

    “唰!”一道身影紧接着出现,挡在李娇儿身前。

    卢震元身形后退数步,脸上惊骇一下,旋即看清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便是阴冷一笑,怒吼道:“哪里来的小崽子,竟敢坏本少爷的好事,不想活了吗?”

    此时突然出现的少爷,不是别人,正是端木路。

    “不想活的人是你!”端木路怒吼一声,旋即全身的怒火腾地窜起来。

    眼前的卢震元三人,虽然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出头,却已经是万象九重武者。

    如此实力,竟然当街欺负一个普通女孩,简直猪狗不如。

    端木路本就正义感爆棚,此时遇到这种事情,哪里能忍,怒吼一声,恨不得将对方直接灭杀。

    “慢着!让我来!”就在端木路将要出手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啪!啪!啪!”旋即一道犹如鬼魅的身影出现,空中立时出现三道掌影,接着三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卢震元三个人半边脸上立即红肿起来,竟能看到赤红的手印,可见这一耳光打得有多实在。

    “老师!”端木路看到身边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聂天,不禁愣住。

    聂天淡淡一笑,拍了拍端木路的肩膀,说道:“我的好徒弟,以后这种打脸的事情,还是让我老人家来比较好。对付这这小少爷,我比较有经验。”

    “……”端木路一脸黑线,不知说什么好。

    聂天确实很喜欢和这些自以为是的少爷们玩。

    这些权贵家族的小少爷,整天一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样子,每天就想着嚣张出风头,打个嗝恨不得全城人的都闻到屁味。

    对付这种欺软怕硬的小少爷,诀窍就是一个字:打脸!

    打到他服,打到他怕,打到他哭,要是还不行,那就只能打到他死!

    突然发生的一幕,让卢震元三人慌了神,眼中同时露出惊恐神色。

    但等他看清楚这次出现的又是一个少年的时候,眼中的惊恐立即变成了惊骇。

    他们三人都是万象九重武者,刚才聂天怎么出现,怎么出手,怎么打脸,完全没有看清楚,简直见鬼了!

    “你,你是什么人?”卢震元身后的一个家伙,定了定神,鼓足勇气问道。

    “啪!”聂天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又是凌空一巴掌扇过去。

    那家伙的另外半边脸鼓了起来,这下平衡了。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卢震元怒了,他如何能忍受突然冒出来一个少年对自己和手下直接打脸,可惜的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啪!”聂天一巴掌甩在卢震元脸上。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

    “啪!”

    “你……”

    “啪!”

    “啪!”

    “啪!”

    “……”

    噼里啪啦的耳光声响起,卢震元脑袋都被打歪了,一边脸上已是血肉模糊,再打下去,估计脸骨都要碎了。

    等到聂天停了,卢震元再也不敢说半个字,一张包子脸惊恐地看着聂天,被鼓起的脸压迫成一条细缝的眼睛,满含泪水。

    小模样委屈极了,估计开始想妈妈了。

    周围的人群,全都愣了。

    突然跑出来一个少年,什么都不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耳光,这场面实在太振奋人心了。

    每个人的心头都激荡着一个字:真尼玛的爽!

    看到卢震元不敢吭声了,聂天这个时候才冷冷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也不想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你惹怒了一个你惹不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