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顾无忧看到聂天难得地一脸严肃,不禁微微愣住。

    “顾将军,我想在临死之前,见大楚皇帝一面,你能办到吗?”聂天沉沉开口,脸上还有了点,深沉的神色。

    “见皇帝陛下?”顾无忧声音有些变了,眼中竟是浮过一抹冷冽。

    “对。”聂天早就料到顾无忧会是这个反应,却还是认真的点头。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难见?

    不是那些大宗门的宗主门主,也不是大世家的家主长老,而是各个大小帝国的皇帝。

    帝国和宗门世家有些不一样。

    宗门世家之中,一般都是实力最强者是宗主门主家主。

    但是各个帝国,皇帝往往不是国家之中最强的人。

    这就造成了皇帝们的一个通病,怕死。

    因为实力不强,所以皇帝们都怕死,非常难见到。

    当初聂雨柔被人掳走,聂天想要见蓝云皇帝,都要借助太子蓝冰晨才能办到,否则他就得硬闯皇宫才行。

    蓝云皇帝仅仅是三流帝国的皇帝而已,而大楚皇帝可是一流帝国的皇帝,要见他一面,就更加难了。

    更何况聂天还是从北海域来的陌生人,此刻更是带罪之躯,想见大楚皇帝,简直难如登天。

    刚才聂天说要见皇帝的时候,顾无忧眼中都冒出杀意了,后者甚至有理由怀疑,聂天是一名刺客!

    无缘无故地救人,死皮赖脸地进天牢,如今又莫名其妙地想要见皇帝。

    聂天的这种种举动,怎么想怎么有古怪。

    “顾将军,你不要误会,我绝对不是刺客,只是想跟你们的皇帝,谈谈太子而已。”聂天自然能看出顾无忧在想什么,直接说道。

    “谈谈太子?”顾无忧眼中多了一抹嘲讽之意,那表情分明是在说道:你当自己是谁?战云宗宗主吗?难道还想插手大楚皇族之事?

    “我做不到。”顾无忧没怎么犹豫,冷冷拒绝。

    她不是无情,而且真的做不到。

    冷不丁地带着一个天牢的死囚去见皇帝,这举动几乎要让人联想到谋反了。

    聂天知道顾无忧是真的没有这个能力,只能把目光放到端木路的身上,撇嘴说道:“端木路,既然顾将军帮不了忙,那见皇帝的事情只能你来想办法了,为师的这条老命可掌握在你手上了。能不能见到皇帝,就指望你了。”

    “老师,我……”端木路神情之中竟是多了一份悲怆,旋即重重点头道:“老师放心,学生就是拼上性命,也一定让大楚皇帝陛下见你一面。”

    顾无忧微微皱眉,一脸无语地看着端木路,心中说道:“你真的看不出来你这奇葩老师是在逗你吗?”

    说实话,聂天此时也算不上逗端木路玩,虽然他进入天牢,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想要见大楚皇帝的事情,还真的要落在端木路的身上。

    端木路这家伙为人太直,把这件事交给他,也算是一种历练。

    “好。为师的命就托付给你了。一定要让我见大楚皇帝一面啊。”聂天沉沉点头,神情绷紧,说完之后就转身向着天牢走去。

    端木路看着聂天的背影,眼中已经流出热泪了,郑重说道:“老师放心,学生定然不会让你失望。”

    顾无忧看到端木路这副悲痛的神情,心中简直无语:“这对师徒简直就是奇葩中的奇葩,老师滑头得像泥鳅,学生耿直得像老牛。”

    聂天的身影很快消失,端木路却还一脸悲痛地望着。

    “我们走吧。”顾无忧看着端木路不禁摇头皱眉,直接将他的头掰过来,毫不客气地说道。

    “走?”端木路这时才反应过来,呆呆问道:“我们去哪?”

    “给你那奇葩老师想办法,求老爷拜菩萨,看如何能让他临死之前见皇帝陛下一面。”顾无忧叹息着说道,语气之中无奈至极。

    虽然嘴上拒绝,但顾无忧却还是会帮聂天。

    刚才她看到聂天的眼神,那种强大的自信,让她这个战场出身的军人都不禁胆寒。

    所以她断定,聂天绝对不可能是个杀手刺客。

    而且面前的这个端木路也耿直得奇葩,要是指着他替聂天想办法,估计多半是硬闯皇宫了。

    大楚是一流帝国,皇宫守卫之森严,难以想象。数万禁卫军,再加上不计其数的皇族暗卫。如果端木路硬来的话,保证尸体连渣渣都不剩。

    不知道为什么,顾无忧对端木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心里就是有一种想要帮他的冲动。

    “多谢姑娘。”端木路感激不已,说道:“在下端木路,尚未请教姑娘芳名。”

    “顾无忧。”顾无忧冷冷回应,心中说道:“果然很木,对得起你的姓氏。”

    “嗯,无忧无虑,好名字。在下猜想,姑娘的妹妹一定叫顾无虑吧。”十分难得,端木路竟然说了一个冷笑话。

    “……”顾无忧却是一脸黑线,懒得理他。

    另外一边,聂天在两名狱卒的带领下,进入“梦寐以求”的大楚天牢。

    这是一条幽深的通道,光线昏暗,两边都是一个个如铁笼一般的囚牢。

    两边囚牢之中的犯人纷纷跑出来,手向着牢笼外伸出,一个个显得兴奋无比。

    “快看了,又来新肉了。还是个清秀少年呢。”

    “是啊,你看那小模样,俊俏的很啊,小肌肤也鲜嫩。不知道谁有这个福分,可以跟他分到一个笼子里。”

    “羡慕啊,晚上有人可以好好享受一番喽。”

    两个狱卒听到囚犯的喊叫声,都是嘿嘿笑着,然后时不时地瞥聂天两眼,似乎想要看后者吓尿裤子的模样。

    可惜的是,聂天竟然如一滩死水一般平静,根本没有半点反应,完全当周围的喊叫声不存在。

    其实聂天心里还是有点反应的,心说道:“这些囚犯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居然能看出我的俊俏。”

    很快,穿过一道道铁门,聂天被带到一个没有半点光线的地方。

    接着,两个狱卒嘿然一笑,然后一个狱卒去拉动一扇矮小厚重的铁门。

    “哗啦啦!”铁链被拉动的声音,一扇铁门被打开,刺眼的光线照了进来,旋即山呼海啸的声音传了进来,好似沸腾的人群。

    “狗东西,太子爷的小舅子你也敢杀,真是活腻歪了,给老子去死吧。”聂天背后的一个狱卒,狠狠推了他一下,背后一阵阴冷的笑声响起。

    聂天人被推进去,紧接着,便是感觉到浓郁血腥的煞气,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