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昭靖被金大宝戏弄,怒不可遏,突然出手,神轮境巅峰武者的恐怖实力爆发出来,无尽元力滚滚落下,在虚空之中凝成一张利爪。  .

    “好强!”所有人感觉到一股庞然气势压过来,空气都变成了锐利的风刃。

    墨昭靖不敢杀聂天,但绝对敢杀金大宝!

    金大宝被无形巨力笼罩,脸唰地白了。在神轮境武者的面前,他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住手!”就在这时,一声暴喝响起,旋即一道白芒出现,将金大宝护在中心。

    “嘭!”轰然巨响,墨昭靖一招落下,虚空都跟着颤抖一下,笼罩在金大宝周身的白芒护罩砰然脆裂,直接崩碎。

    滚滚气浪蔓延开来,所有人感觉的身躯一震,竟有很多人身影摇晃,差点跌下去。

    神轮境巅峰武者的正面对撞,就算只是余威,也绝非寻常武者能够承受。

    “梦凡尘,你果然很强大!”聂天护住墨如曦,目光看向梦凡尘,正是他出手救下金大宝。

    梦凡尘能够挡下墨昭靖倾力一掌,而且丝毫不落下风,足以说明,他的实力与墨昭靖相差无几,最多就是略逊一筹。

    “元天罡气!”墨昭靖一掌被挡下,望向梦凡尘的目光微微惊讶,旋即笑道:“梦会长,没想到你的元天诀已经修炼到此种地步,竟然凝聚出了元天罡气,佩服!”

    一声佩服,却显示出墨昭靖的不甘,同时也略带着嘲讽。

    “墨家主,你是三千小世界的巅峰强者,当着这么多人面,对一个少年下杀手,似有不妥吧。”梦凡尘淡淡回应,言语之间带着酸不溜秋的意味。

    所有人目光看向墨昭靖,眼神怪怪的。以他的身份和实力,居然对金大宝出手,的确有失气度。

    墨昭靖也是被金大宝气糊涂了,觉察到众人的目光灼灼,老脸不由得红了一下,冷冷说道:“这小子戏弄于我,本家主一时气恼,冲动出手而已。”

    金大宝在元天罡气的保护之下,并未受伤,但却吓了个半死,全身冷汗淋淋,衣服都湿透了。

    “好一个冲动出手!”聂天冷笑一声,说道:“墨家主,你要的不过是一个九阶帝器,并没有说是什么样的九阶帝器,就算是把离龙鼎给你,也算是我履行了条件吧。”

    墨昭靖神情冷漠,脸色绷紧。如果聂天真的把离龙鼎给他,他的确说不出什么。但是离龙鼎对墨昭靖或者墨家而言,半点用处没有。

    墨家没有高阶炼丹师,更没有炼器师,离龙鼎在墨家,只能当画看。

    “墨家主,你很想要贪狼蛇焱矛吗?”聂天点头示意金大宝,后者再次拿出贪狼蛇焱矛。

    “你真的愿意给我?”墨昭靖看到贪狼蛇焱矛,眼神之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炽热,激动问道。

    “墨家主,如果你想要贪狼蛇焱矛,那就向我的朋友道歉。”聂天一脸冷漠地说道。

    “道歉?”墨昭靖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想他堂堂的四大世家之一的墨家家主,怎么能随便给人道歉,几乎没怎么犹豫,他脱口而出:“不可能!”

    墨昭靖怎么也是大人物,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金大宝道歉,他和墨家的颜面何存?

    “那好,离龙鼎是你的了。”聂天一脸决然,随手一挥,直接将离龙鼎甩过去。

    墨昭靖看着面前的龙纹丹鼎,脸色痛苦地僵硬一下。

    他在思考,衡量利弊。

    “墨家主,告辞。”聂天却不给墨昭靖思考的时间,冷然转身,准备带着墨如曦离开。

    “慢着!”聂天刚刚转身,墨昭靖立马急了,脱口道:“我道歉!”

    话一出口,全场惊讶,神情错愕地看着墨昭靖。

    九阶帝器的诱惑力还是大,就算是墨昭靖,也要被迫低头。

    离龙鼎对他而言没有半点用处,若是卖掉又舍不得,正是得之无用弃之可惜。

    墨昭靖最想要的就是贪狼蛇焱矛,他从其中嗅到了火属性的气息,与他的元灵属性相同,只要能得到,便能让他的战力提升一个档次。

    最终,他还是经受不住九阶帝器的诱惑,选择道歉。

    “好啊,道歉吧。”聂天嘴角扯了扯,早就料到这个结果。

    在无数双诧异到极致的目光注视下,墨昭靖向金大宝走了两步,身躯颤了一下,终于微微躬身,咬牙道:“这位公子,刚才本家主一时失手,险些误伤公子,请公子见谅。”

    金大宝扫了墨昭靖一眼,嘿嘿一笑,竟是说道:“声音太小了,本公子听不见。”

    墨昭靖目光一颤,一抹冰冷的寒意释放,旋即却又消失。

    “墨家主,既然已经低头,不妨把头低得诚恳些。”聂天的声音响起,极尽嘲讽。

    墨昭靖心头好似堵了一团棉絮,咽不下吐不出,别提有多难受。

    但是众人面前,他已经答应认错,此时反悔,更显的小气。

    无奈之下,墨昭靖长出一口气,高声说道:“本家主一时失手,请金公子原谅!”

    金大宝一愣,接着便是一笑,说道:“行吧行吧,看你这么诚恳,本公子就原谅你了。但是下不为例,若是再有下次,小心你的脑袋!”

    所有人愕然一愣,瞪圆了眼珠子看着金大宝,久久反应不过来。

    金大宝这语气完全就是跟一个下人说话,嚣张得有些过火了。

    墨昭靖眼中寒意一闪而逝,强行压下怒火,不再理会金大宝。

    “给你!”聂天也不多说,直接把贪狼蛇焱矛扔给墨昭靖。

    这个时候,墨昭靖肯定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如果再刺激他,搞不好真的要发飙。

    墨昭靖接过蛇矛,眼中总算有了一抹喜色。

    虽然今天墨家的脸算是丢到阴沟里了,但能得到一卷天阶武诀和一个九阶帝器,并不亏。

    “梦会长,告辞!”拿到贪狼蛇焱矛,墨昭靖不愿再停留,跟梦凡尘打了一下招呼,虚空踱步,直接离开。

    墨雨恨恨地看了一眼聂天,如果眼神能杀人,后者早已被他碎尸万段。

    此时墨雨对聂天的恨意已经达到无法忍受的极致,但他却又不敢轻举妄动,这种感觉,让他抓狂。

    “聂天,我们走着瞧!”留下一句话后,墨雨愤然离开,墨家的人随之一起离开。

    聂天望着墨雨等人背影,嘴角微微翘起一抹笑意,手臂张开,将墨如曦紧紧搂在怀里。

    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墨如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