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天来找墨如曦,除了看她之外,便是为了送妖神丹。  .

    “这是什么?”墨如曦看着聂天手中的灵丹,立即感受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小脸惊讶不小。

    聂天将妖神丹递过去,说道:“这是一枚七阶灵丹,妖神丹。服下妖神丹之后,你的实力应该能提升五重到六重。”

    妖神丹药力强大,低阶神轮境武者服下,能够提升两重修为,低阶真元境武者服下,至少能提升五重修为。

    墨如曦现在是真元一重实力,彻底炼化妖神丹之后,实力应该能达到真元六重或者真元七重。

    “我不要。”墨如曦看着聂天手中的妖神丹,虽然眼中透着渴望,但是却一脸认真地说道:“这是七阶灵丹,一定是梦会长送给你的,我若是吃了,你怎么办?”

    七阶灵丹,十分罕见。

    墨如曦以为这是梦凡尘送给聂天的,而且只有一枚,后者肯送给她,这已经让她非常满足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是聂天在为她付出,她却没能帮聂天什么忙,这让她感觉挺愧疚,此时还怎么好收下这枚灵丹。

    聂天嘴角扬起,开心地笑起来,随后忍不住伸出手去,将墨如曦搂在怀中,轻声说道:“傻丫头,不过是一枚七阶灵丹而已,我手上多得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区区一枚七阶灵丹算什么。”

    “真的吗?”墨如曦小脑袋抬起来,一脸认真。

    “当然是真的。”聂天马上认真起来,郑重说道:“我聂天发誓,为了墨如曦,愿意做任何事情。若有违此誓,天地……”

    他还没有说完,一只细腻的小手便堵住了他的嘴巴。

    墨如曦一脸着急地说道:“笨蛋,谁问你这个了。我是问你七阶灵丹真的有很多吗?”

    “……”聂天一脸无语,嗤笑一声,尴尬地点头。

    墨如曦这时才小心翼翼地接过妖神丹,随即飞快地在聂天脸上啄了一下,咯咯一笑:“谢谢。”

    聂天摸了摸脸颊,一脸遗憾地说道:“太快了,都没反应过来,可不可以再来一次。”

    “当然……”墨如曦小嘴张开,一口气憋了很久,最后才说道:“不行!”

    聂天无奈摇头,仰天哀叹:“还没结婚呢就调戏亲夫,看来我以后的日子,悲惨喽。”

    墨如曦站在原地笑着,幸福之情,流于言表。

    聂天不再开玩笑,神色严肃许多,叮嘱道:“妖神丹的药力强劲,你服下之后,立即闭关,十天之后方可出关。”

    “嗯。”墨如曦乖乖点头。

    “那我走了。”聂天不再停留,他还要给其他人送妖神丹。

    墨如曦送他到院外,望着他的身影消失。

    随后,聂天来到若雨千叶住的地方。

    来到院中,并没有人。

    聂天还未说话,房间的门打开,若雨千叶走了出来,显然是刚刚修炼完毕。

    “聂天。”她淡淡喊了一声,冰冷的目光扫了聂天一眼,便不再说话。

    聂天无奈地抿了抿嘴角,直接拿出一枚妖神丹,说道:“这是一枚七阶灵丹,妖神丹,你收下吧。”

    目光锁定妖神丹,若雨千叶赤蓝相间的眸子闪过一抹精芒,她能够感受出来,灵丹之内蕴含的灵力,充裕无比。

    没有什么犹豫,她素手一扬,接过妖神丹,冷漠地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谢。”聂天回应一声,想了一下,但还是说道:“若雨千叶,我见到未阳子了。”

    “他在什么地方?”若雨千叶美眸一颤,一抹杀机显露出来,声音变得更加冰冷。

    “他在灵都黑市。”聂天看到若雨千叶虽然愤怒,但却非常冷静,便说道:“他身后的势力很强,或许比凌玄天阁还要强。想要为黎老报仇,现在的你,还太弱。”

    “我知道。”若雨千叶全身气息收敛,冷漠回应。

    聂天微微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若雨千叶心中仇恨太重,如果报不了仇,她冰封的心结便永远解不开。

    但是她面对的敌人太强大,血屠之地和天葬会,两者任何一个的势力都在凌玄天阁之上。

    想要报仇,很难。

    所幸的是,若雨千叶还有一个哥哥,若雨真策。

    聂天这一世见过的所有人之中,只有一个人他无法看透,那就是若雨真策。

    此人的实力和天赋都是顶尖,就算比之聂天,也不遑多让。更为重要的是,聂天感觉得出来,若雨真策此人城府极深,而且和凌玄天阁有着神秘联系。

    若雨真策曾经亲口说过,他和幽鬼是合作关系。

    聂天猜不透这句话的真假。

    之前若雨真策又在黑市出现,这更让此人的神秘性增加不少。

    还有一点,若雨真策让聂天杀幽天烬,而且必须在须弥武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杀掉,此举怎么想怎么奇怪,这背后必定潜藏着不为人知的动机。

    但是从目前若雨真策的种种表现来看,他不会是敌人,至少他曾在关键时刻救了若雨千叶,也曾帮助聂天多次。

    “若雨真策,真是个谜啊。”聂天微微摇头,心中轻叹一声:“或许等到须弥武会之上杀掉幽天烬之后,这一切都能解开吧。”

    从若雨千叶出离开,聂天来到秋山所住的地方。

    “刚才秋山被幽天烬打伤,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聂天喃喃说了一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当他来到小院之外的时候,一声惊慌的叫声响起。

    “小山,你没事吧?”声音狂放,带着急切,正是叶老的声音。

    “嗯?”聂天目光一滞,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气息冲天而起,半空之中,一道苍龙虚影出现。

    “吼!”苍龙虚影冲天而起,巨大的身躯翻滚而上,一声咆哮,雄浑的龙吟之声,响彻天地。

    聂天身影一闪,来到小院之中,入眼的一幕,让他猛地愣住。

    秋山坐在地上,左臂横伸出来,竟是变成了一条数米之长的龙臂。

    龙臂释放出一股股强大的龙气,而且还在不断地暴涨着,龙鳞龙爪变得更加真切。

    一股沧桑遒劲的磅礴气势升腾起来,好似有一条神龙在秋山体内咆哮。

    “聂长老,小山他这是怎么了?”叶老看到聂天来到,颤声问道。

    聂天目光剧烈一颤,闪烁一股锐芒,惊叫一声:“刀龙臂,要开启第三道苍龙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