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天先生,求你带人去救家父吧。 ”陆明轩说到最后已是痛哭流涕,哀求聂天。

    聂天目光微微凝紧,扫视一遍在场众人,说道:“唐昊,叶老,我们走!”

    修罗拍卖场之所以和龙家敌对,全是因聂天而起,他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聂天大人,我跟你们一起去!”陆明轩精神一震,颤声说道。

    聂天却摆手说道:“陆明轩,你在天罗城休息吧,修罗拍卖场的事情,我一定管到底。”

    说完,聂天目光看向荀海,沉声说道:“荀海先生,你身上有时空传送灵阵吧。”

    荀海眉头一皱,下意识地一愣,说道:“我只有一个传送灵阵了,那是回须弥世界用的!”

    “拿给我,我让大宝拜你为师。”聂天根本不跟荀海废话,直接说道。

    “大宝?”荀海一愣,旋即目光一颤,“那小胖子?”

    “嗯。”聂天沉沉点头。

    荀海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欣喜,手中出现一卷传送灵阵卷轴,递给聂天。

    虽然这个卷轴是回天剑阁用的,不过元气地脉那里有时空结界,到时候荀海和聂天可以从时空结界处进入须弥世界。

    聂天接过卷轴,直接打开,卷轴之中释放出刺眼白光,无数的光芒涌动,一个传送灵阵渐渐形成。

    聂天让众人后退,避免被卷入传送灵阵之中。

    传送灵阵,都有具体的传送地,如果聂天等人现在进入,直接就被传送到须弥世界天剑阁了。

    聂天身躯一震,一股元力涌进灵阵之中,下一刻,神奇的一幕出现。

    那股元力和阵法符文融合在一起,一道道白光剧烈地旋转起来,竟像太阳一般刺眼。

    片刻之后,阵法符文被强行改变。

    聂天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对唐昊等人说道:“我们进入吧。”

    “好恐怖的手段!”荀海在一旁看着,眼睛都瞪直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直接改变灵阵符文,聂天是如何做到的?

    聂天对灵阵一道造诣领悟,绝对堪比七阶灵阵师。

    而且诡异的是,聂天的元力并非时空属性,怎么能改变时空传送灵阵呢?

    不过聂天的元力属性非常诡异,似乎能够包容各种属性的元力。

    荀海根本不知道,聂天刚刚是做了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

    他强行用星辰之力改变传送灵阵,这么做是冒了很大风险,若是激起灵阵动荡,直接将他卷入阵中,聂天估计就直接去须弥世界了。

    聂天也是没办法,冒险一搏。

    如果他们直接去须弥灵都,至少要三天时间,估计那个时候修罗拍卖场已经没了。

    传送灵阵被改变,聂天,唐昊,叶老三人进入阵中。

    数秒钟之后,三人身影随灵阵一起消失。

    聂天感觉到眼前飞来一道刺眼白芒,再度睁开眼睛,面前的一切都变了,他们已经来到须弥灵都。

    聂天和叶老已经来过黑市一次,驾轻路熟。

    很快,三人身影出现在黑市之中。

    三道身影如三道流光,向着修罗拍卖场奔去。

    同一时刻,修罗拍卖场正在进行着惨烈的血战。

    修罗拍卖场之中,一片尸山血海,放眼望去,惨不忍睹。

    天葬会龙家和修罗拍卖场已经血战五天时间,修罗拍卖场的人几乎死伤殆尽,只剩下陆惊鸿几个人还活着。

    “陆修罗,滚出来受死!”拍卖场大厅之中,一道狠厉的声音回荡着。

    麒麟主目光凶狠,脚下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子,正是陆惊鸿的女儿,陆盈盈。

    森寒的声音在大厅之中回荡,却没有任何回应。

    周围的几个天葬会武者,气焰嚣张,疯狂大笑起来。

    “陆修罗,我看你是陆乌龟吧,躲着不出来,屁股都缩到娘胎里了。哈哈!”

    “堂堂的修罗王,没想到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麒麟主嘴角扬起一抹阴冷,再次开口:“陆惊鸿,你再不出来,我就毁了你女儿,不过我不会让她死得那么轻松,你就好好享受她的惨叫吧。”

    说完,麒麟主一脚将陆盈盈踢过去,对龙家一群武者说道:“修罗拍卖场的大小姐,赏给你们了。”

    龙家几个武者看着已经昏迷的陆盈盈,双眼淫光闪烁,嘴里都要流出口水了。

    其中一个武者一步踏出,淫笑一声,大吼道:“谁都不要动,让我来!”

    “七公子!”其他几人看着那人,齐声惊叫。

    这个人正是龙七,这家伙一直对陆盈盈有想法,这个时候哪还忍得住。

    “盈盈小姐,我来了。”龙七上前一步,直接将陆盈盈抱起来。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怒吼声落下,陆惊鸿的身影出现,脸色难堪痛苦。

    “修罗大人,你终于肯现身了。”麒麟主冷冷一笑,嘴角扬起森寒的笑意。

    “为什么?”陆惊鸿目光颤抖。

    麒麟主森然一笑,道:“陆惊鸿,你当初保下聂天的命,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龙家的两大天才都因聂天而死,不该让修罗拍卖场付出代价吗?”

    陆惊鸿眉头皱起,一脸痛苦。

    当初他救聂天,只是为了报恩,却没想到买下今日祸根。

    陆明轩去向聂天求救,却迟迟未回,难道聂天不会来了吗?难道他陆惊鸿看错人了吗?

    “唉!我陆惊鸿有眼无珠,不该救他啊!”陆惊鸿一念及此,忍不住仰天长叹。

    “陆惊鸿,因为一个聂天,毁掉你一生基业,实在愚蠢!”麒麟主冷然一笑,全身的寒意释放出来,几乎凝为实质的杀意笼罩陆惊鸿。

    就在陆惊鸿几乎绝望的时候,一道声音乍然响起。

    “修罗大人,我来晚了。”虚空之中,一道声音传出,一道恐怖的剑意,破空而来。

    “唰!”剑意滚滚,速度极快,恐怖的气势在空中绽放,龙七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人头直接飞起来,鲜血飚射空中。

    随即,一道身影闪电般掠过,将陆盈盈接住,闪烁一下,落在陆惊鸿身边,正是聂天。

    “陆先生,不好意思,我来迟了。”聂天将陆盈盈交到陆惊鸿手上,目光随即一沉,直接锁定麒麟主,冷冷说道:“下面的事情,交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