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们怎么办?”一名黑衣武者看到若雨千叶失明了,却还是不敢上前一步,而是谨慎地询问那位天人一重武者。  .

    天人一重武者倒吸一口冷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沉沉说道:“她的眼睛已经毁了,现在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废掉她的元脉,带她走!”

    “咕咚!”听到上司的命令,那两位武者竟是同时咽了一下口水,他们可不想重演上一人的悲剧。

    谁知道若雨千叶还有没有反抗能力?

    “废物!”见两个手下畏缩着不敢动手,天人一重武者冷斥一声,上前一步,全身的气势暴涨到极致,压迫得若雨千叶喘不过气来。

    确信若雨千叶被控制住,天人一重武者身躯一颤,一股浩荡之力袭向若雨千叶。

    若雨千叶站在原地,她想要反抗,但是九道元脉被压制,而她的双眼之内,瞳力空空如也。

    此时此刻,她再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只能等死。

    就在她生死存亡一刻,异变突生。

    “住手!”一道怒吼之声,凌空炸响,随即一道庞然的剑意呼啸而至,竟是后发现出,恰到好处地挡下天人一重武者的致命一击。

    同时一层深蓝色的战甲笼罩在若雨千叶身上,替她抵挡住所有的攻击。

    下一刻,一道身影凌空降落,落在若雨千叶身边,正是聂天!

    “聂天!”若雨千叶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痴痴喊了一声,眼角殷殷的鲜血之中,掺杂着泪水。

    “若雨千叶,你没事吧?”聂天看到若雨千叶受伤很重,特别是双眼,似乎已经无法睁开,他感知一下后者的情况,顿时一股怒火,爆燃而起。

    聂天感觉到体内的血气在翻涌,翻涌,疯狂地翻涌。

    他感知到,若雨千叶的眼睛,毁了!

    “臭小子,你是谁?”那天人一重武者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眼中透着凌冽的杀意,冷冷开口。

    “小子,想要英雄救美,那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就凭你……”另外一名武者也反应过来,紧跟着开口,可惜的是,他的话刚刚说到一半,便被一道恐怖的剑意强行打断。

    聂天毫无犹豫,一剑刺出,直接就是傲剑诀高级三式的最后已是,末日之狂,逆杀!

    那名武者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头颅直接被斩掉,他再也没有机会将后面的话说完了。

    “臭小子,你找死!”另外一名武者突然大怒,直接出手,一掌轰杀过来。

    他不相信,一个天衍五重的小子能接下他一掌。

    “滚!”面对天衍九重武者的倾力一击,聂天却是看都不看对方一眼,直接一拳轰出,顿时龙吟之声惊天,一条雷霆巨龙出现,瞬间将那名武者灭杀,尸骨无存!

    聂天站立原地,眼中是最极致的杀意,一双冷眸死死锁定那位天人一重武者,冰凉的杀意,呼之欲出。

    那位天人一重武者被聂天的杀意笼罩,竟是感觉到彻骨的凉意,如同置身在冰窟之中。

    聂天的实力太可怕,刚刚来到,一剑一拳,直接轰杀两名天衍九重武者。

    天人一重武者甚至在怀疑,眼前的银发青年真的是天衍五重实力吗?

    “说话!”聂天冷眼看着黑衣武者,根本无视对方的实力,冷冷开口,双眸之中星芒乍现,绝对颤栗,直接开启!

    天人一重武者突然感觉到一股强悍到无解的精神威慑压过来,瞬间让他心神失守,随即,一股可怕的剑意激射而出,涌进他身躯之内,像是一头狂暴的蛮兽,冲击着他的四肢百脉。

    “啊!”突然袭来的剧痛,让那名武者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噗噗噗……”下一刻,无尽的剑意从那人体内窜出来,直接让他成了筛子,鲜血流遍全身,体内经脉全部被废,却还留有一口气活着。

    “不,不要杀我。”黑衣武者在瘫倒在地上,嘴里还有一口气在颤动。

    “说!”聂天没有半点废话,嘴边冷冷吐出一个字。

    那黑衣武者奄奄一息,颤抖着说道:“我,我是木叶帝国的人,是,是太子殿下让我们来抓这,这位姑娘。”

    “人在哪?”聂天神情阴冷得几乎滴水,森然开口。

    他不管这人是谁,太子也好,皇帝也罢,总之一个字,这个人,死定了!

    “在,在玄丘太子的府上。”那人用尽最后一口力气,颤抖回答。

    聂天脚下跨出一步,一股剑意激射而出,直接结果那人的性命。

    他双眸剧烈的闪烁着,脸上涌动着可怕的杀机。

    木叶帝国的人,必然是他离开玄丘王府之后才出现。

    没有想到,这木叶帝国的刚一来到,还没去见玄丘,便先惹上了聂天!

    聂天并没有去问若雨千叶太多,这种事情,他用脚指头都想得清楚是怎么回事。

    “聂天。”这个时候,若雨千叶身躯一颤,喊了一声,身子一软,直接瘫倒。

    聂天将她抱住,感受到后者的气息很弱,赶紧一股元力输入她的体内。

    若雨千叶脸色微微好转,却依旧昏迷不醒。

    “聂天,你干嘛跑这么快?”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旋即乐珊的身影出现。

    她身影落下,看到地上的尸体,小脸错愕,惊叫道:“这些人怎么死了?都是你杀的吗?”

    “抱着她。”聂天并没有跟乐珊解释什么,将若雨千叶交到对方手上。

    乐珊看到聂天脸色阴沉得可怕,小心翼翼地接过若雨千叶,等她看清楚后者的容貌,不由得惊叫一声:“这个姐姐好漂亮啊!”

    “我们走!”聂天根本不废话,迈步踏出,全身的怒火在急剧地燃烧,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冒着黑焰的火山,随时有可能喷发出来。

    “去哪?”乐珊抱紧若雨千叶,眉头微微皱起,她虽然不知道聂天和若雨千叶是什么关系,但却能猜出来,两人的关系一定非同寻常,否则聂天不会这么愤怒。

    似乎若雨千叶被什么人追杀,还被打伤,所以聂天就怒了。

    “玄丘王府!”聂天沉沉回道。

    “玄丘王府?”乐珊微微一愣,一脸不解,说道:“我们不是刚从那里出来吗,还去干嘛?”

    “去杀人!”聂天冷冷吐出三个字,身影一动,冲天而起,向着玄月皇城,凌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