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天,你真的怕了。 ”天魔圣女月锦看到聂天不说话,嘴角笑意更加明显,眼中同时释放出一抹寒意,冷冷说道:“现在才害怕,已经晚了。”

    话音一落,月锦身躯微微一震,血玉妖莲在虚空中颤抖一下,竟是释放出无尽的赤色火焰,连绵成一片,周围数百米的空间直接变成了火海。

    “嗯?”聂天身影被火焰包裹,令他不禁目光一凝,旋即身影急退数百米之外。

    但是赤色的火焰却如跗骨之蛆,粘着聂天不放,竟是向着他的体内涌入。

    聂天眉头微微一皱,身躯之内涌出一道雷霆之力,直接将赤色火焰震出体内。

    “聂天,为陌大哥偿命吧!”但是这个时候,月锦却是娇喝一声,随即周身的火海化作一朵巨大的火焰之花,在空中骤然绽放,一层一层炽烈的火焰汹涌开,向着聂天疯狂地蔓延。

    “小心!”人群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为聂天捏了一把汗。

    他们处在数千米之外,仍是感觉到那火焰强大的焚噬力量,令人胆寒。

    聂天全身亮起一层深蓝光芒,水极元天战甲开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弥漫开恐怖的火焰,随即一股可怕的毁灭气息将他笼罩。

    “轰!”猛烈的火焰在空间之中肆虐,整片空间都在燃烧,天空一片赤红,妖异暴戾的气息笼罩半个天际。

    聂天身躯微微一震,周身涌出雷霆之力,紫金色的雷霆海洋再次出现,与赤红火焰交织在一起,相互冲击,相互吞噬。

    整片虚空在两种力量的对抗之下,几乎要被撕裂。

    聂天身影闪烁一下,退到数百米之外。

    血玉妖莲的威力很强,就算是聂天在有水极元天战甲保护的情况下,仍旧难以抵抗火焰的焚噬。

    “你不要再咄咄逼人,否则我就不客气了。”聂天身影屹立在虚空之中,冷冷说道。

    月锦的实力虽强,但还不足以让聂天放在眼里,刚才他一直防御,并未出手,只是不想伤害一名武道天才。

    而且月锦处世未深,没有心机,并非大奸大恶之人,聂天不想伤害她。

    但若是对方再继续纠缠下去,聂天就要动怒了。

    “不客气?”月锦冷蔑一笑,眼神之中的寒意更胜,讥讽道:“本姑娘倒要看看,你会怎么个不客气?”

    “嗯?”聂天目光一凝,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冷冽,他不想再和眼前之人浪费时间。

    月锦似乎也气恼了,身后的血玉妖莲变得更加恐怖,全部绽放开来,竟然有千米之巨,整片天空都白赤红的火焰充满。

    而在妖莲的中心之处,竟是有一团黑色的光华在流转,似乎想要冲破妖莲的控制,释放出来。

    “嗯?”聂天眉头凝起,他立即看出来,正是那团黑色的光华,释放出暴戾的气息,黑色的光华每浓烈一分,月锦眼中的寒意就跟着浓重一分。

    “是那黑色光华在影响她的心境!”聂天明白过来,眼神微微变得复杂。

    月锦似乎对这种情况并不了解,如果任由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月锦极有可能受到那股黑色光华的影响,成为杀人的魔头。

    “我倒要看看,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聂天长啸一声,身影一动,周身闪动这可怕的雷霆之力,整个人就像是一道闪电,向着月锦直直地冲过来。

    “嗯?”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目光剧烈一颤,不知道聂天要干什么。

    血玉妖莲的威力非常强,聂天就这么直接冲过去,不是找死吗?

    就在聂天向着妖莲中心冲去的一刻,那团黑色的光华竟是骤然变得狂暴起来,随即凝成一张诡异十足的鬼脸,在虚空之中晃动一下,似乎在嘲笑聂天。

    “你找死!”随着黑色鬼脸出现,月锦神情骤然变得暴戾起来,精致的五官扭曲在一起,竟是变得十分狰狞,与之前的天真判若两人。

    随即,血玉妖莲剧烈晃动一下,一片铺天盖地的火海向着聂天压过来。

    “遮天图腾,开!”聂天感受到灼热到令他窒息的气息扑面而来,全身大汗淋淋,似乎连肌肤都要灼烧起来,但他却并未退缩,怒吼一声,全身涌出无尽的星光,遮天图腾化作一面星光凝聚的护盾,包裹聂天周身。

    经过数次的战斗之后,聂天对遮天图腾的使用更加灵活,已经能够随意地控制遮天图腾的形状,甚至大小。

    遮天图腾开启,聂天直接冲破无尽的火海,赤色火焰全部都被遮天图腾抵挡在外。

    聂天身影如电,眨眼之间,直接到了距离月锦只有数米远的地方,他离那诡异的黑色鬼脸也只是数米之遥,能够清晰地看到鬼脸的每一寸细节。

    鬼脸是由黑色的光华凝成,好像火焰一般,但是火焰之内却涌动一股恐怖的力量,上面似乎有黑色的符文在流转着,诡异至极。

    “灵魂的气息!”聂天在黑色的符文之中,竟然感觉到一股灵魂的气息,让他大惊失色,那黑色光华之内,竟然潜藏着一个可怕的灵魂!

    “嘎嘎!”就在这个时候,那黑色鬼脸竟是笑了,而且发出刺耳的笑声,充斥在聂天脑海之中,“人类小子,你救不了她的,她会被本尊吞噬,成为本尊的血肉傀儡!哈哈哈……”

    妖戾至极的声音在聂天脑中之中回荡,随即黑色的鬼脸却是就此消失,好似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聂天目光微微变得凝重,神情之中,难掩错愕。

    纵然他前世是天界第一战神,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那潜藏在血玉妖莲之中的黑色鬼脸,到底是什么东西,似乎是一缕残魂,而这缕残魂,想要吞噬月锦,取代她!

    “聂天,你找死!”而在这个时候,月锦眼神恢复了澄澈,娇斥一声,身后的血玉妖莲直接向着聂天压过来。

    聂天猛然抬头,双目之中涌出诡异的星芒,顿时一股强悍的精神威慑激射而出。

    “啊!”月锦惊叫一声,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压迫,直接昏迷过去。

    如此近距离地释放绝对颤栗,不要说月锦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即便是心性极其坚韧的武者,也无法承受。

    聂天已经是刻意收敛绝对颤栗的威力,否则刚才的精神压迫,足以让月锦神识崩溃。

    “嗯?”就在聂天开启绝对颤栗的一刻,他竟是突兀地发现,虚空之中竟然隐藏着一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