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之中,巨兽之战,惨烈血腥。

    九极混沌兽一击必杀,根本没有给裂魂狼半点反抗的机会。

    裂魂狼正面承受九极混沌兽一击,整个肩部被击溃,血如雨下,天地之间出现一道血色雨幕。

    “死吧。”看到裂魂狼已经重创,聂天没有丝毫犹豫,嘴角扯动一抹杀机,轻声呢喃一下,九极混沌兽身后的火红双翼如两柄利剑,直接洞穿了裂魂狼的胸膛。

    鲜血如暴雨般倾盆而下,整片天空都被血幕染红,显得血腥妖异。

    若是裂魂狼和九极混沌兽全力一搏,这一战不会胜得这么容易。

    可惜的是,裂魂王在第一时间胆怯了,这才导致了惨败。

    “嗷呜!”裂魂狼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巨大的身躯在虚空之中颤抖着,抽搐着,摇摇晃晃,马上就要跌落下去。

    裂魂王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败得如此彻底,如此惨烈。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逆龙谷,死在聂天的手里。

    就在之前不久,他根本没有将聂天看做一个威胁,甚至连多看对方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然而就是这个人,竟然凭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战局。

    而他裂魂王的命,也最终死在此人的手上!

    这样的结局,令人唏嘘不已。

    聂天身影退到千米之外,感知到裂魂王的血气极速地消失,脸上没有笑意,也没有同情,只是一脸的平静。

    “败了?败了!”而在远处,逆南痴痴说了两声,神情近乎癫狂,呆滞的目光在聂天身上游离着,竟是多了一分崇拜之意。

    缓缓地,裂魂狼的身躯终于失去了最后一抹生机,轰然坠落。

    “嗡!”就在这一刻,空间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剧烈的声响,好似可怕的悲鸣一般。

    “嗯?”聂天感觉到虚空一阵动荡,目光不由得一凝,空间之中竟然出现了一道百米之巨的漆黑裂缝!

    “空间裂缝!”看到这一幕,聂天心头猛然一颤,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他感到奇怪,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出现一道空间裂缝,而且还是如此的巨大。

    就算是天帝高阶武者的战斗,也很难造成如此巨大的空间裂缝。

    聂天看着虚空之中漆黑深渊,竟是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的威胁。

    这个空间裂缝好似被人从空间内部割裂一般,诡异十足。

    几乎在同一时刻,裂魂狼已经暗淡的身上突然释放出可怕的黑色光华,一圈圈地散开,竟是不停地涌进空间裂缝之力。

    聂天眉头皱得更深,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聂天大人,那是什么东西?”逆南在一旁也被吓傻了,终于反应过来,颤声喊道。

    “不要过来!”聂天随即摆手,示意逆南不要靠近,神情紧张到了极致。

    逆南身影顿住,心头升腾起巨大的恐惧,忍不住后退。

    这个时候,虚空之中出现一道由裂魂之气凝成的黑色通道,好似一条黑色长蛇一般,裂魂王身上的裂魂之气不停地涌进空间裂缝之中。

    而下一刻,更为诡异的一幕出现。

    地面上的裂魂狼尸体竟然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控制,纷纷漂浮起来,迅速来到空间裂缝处。

    无数的裂魂狼体内涌出裂魂之气,不停地被空间裂缝吸收。

    “嗯?”看到这一幕,聂天目光一颤,神识感知过去,竟然从空间裂缝之中感受到了阵法的气息。

    “这种气息好像是……”聂天喃喃自语,旋即脸色却是一变,整个人悚然一颤,失声道:“时空传送阵!”

    没错,聂天从空间裂缝之中感知到了时空传送阵法的气息。

    “难道这空间裂缝是一个传送阵法造成?”聂天心头震撼不已,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惊慌之色。

    传送阵直接造成了一个空间裂缝,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除非,这个传送阵是跨越很多位面的传送阵,否则不可能造成空间裂缝。

    “难道是裂魂王之死,无意之中触发了什么,裂魂人背后的势力知道了什么,有人跨越位面而来?”聂天心中猜测着,脸色都渐渐地变白了。

    如果来人是裂魂人背后的势力,其实力之强,难以想象。

    “必须阻止这个传送阵!”聂天稍稍冷静一下,心中做出一个决定。

    若是让空间裂缝之中的人走出来,对整个逆龙族绝对是灭顶之灾。

    似乎来人在从裂魂狼尸体之中吸收裂魂之气,准备踏出空间裂缝。

    聂天无法想象,有人竟然能够承受空间裂缝之中的空间风暴,那种程度的攻击,就算是天帝巅峰武者,也会被直接绞碎啊。

    不管来人是谁,都不能让他走出来!

    一念及此,聂天身影一动,九极混沌兽消失。

    “嗡!”下一刻,剑绝天斩发出一声清亮激越的剑吟之声,一道庞然的剑影轰然落下,斩向那道裂魂之气凝成的通道。

    聂天知道,只要把通道毁掉,让来人无法吸收裂魂之气,便无法降临。

    “轰隆!”恐怖的一剑斩下,剑气激射数千米,在空中爆发出炸裂的声音,但是竟没能毁掉黑色通道。

    聂天感受到一股强悍的力量,身体竟被这股力量震退数百米之外。

    “噗!”他身影稳住之后,竟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好诡异的力量!”聂天擦去嘴角血迹,目光变得低沉可怕。

    那黑色通道看似脆弱,但却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包裹着,聂天的一剑未能造成任何损伤。

    “不行,我必须冷静。”聂天双瞳闪烁一下,眼神之中恢复了平静。

    刚才的一剑他已是倾尽全力,却没能毁掉黑色通道,反而被震伤,这太恐怖了。

    聂天判断了一下,现在他身上的任何手段都不足以毁掉黑色通道。

    遮天图腾主要是控制和防御之力,而星空之眼则是对精神的打击。

    “对了!”此时,聂天突然想到什么,目光闪烁一下,神识进入星辰原石之中。

    他此刻是天人九重武者,体内觉醒两千九百亿星辰之力。

    第三重星河已经被点亮,聂天正是要看看,第三重星河会出现什么东西!

    “这是……”聂天目光看向第三重星河,神情瞬间呆滞。

    “地狱熔炉!”下一刻,他的脑海之中响起一道浩瀚的声音,好似在灵魂深处炸响,让他感觉到灵魂都颤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