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邪术所致

    虚空之上,就在尹子虚生机断绝的瞬间,空间之中的黑暗的顿时消失,天地复归于一片清明。

    聂天身影一动,来到尹子虚身边,手中一股火焰涌出,直接将后者的尸体焚烧,一块暗金色的掌骨出现在他的面前。

    而在那掌骨的一根手指上,还有一枚龙戒。

    “圣人之手!”聂天完全无视龙戒,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的暗金色掌骨,感受到一股浩瀚无穷的玄妙气息,整个人都是愕然一愣。

    圣人骨,这可是真正的圣人之手啊!

    “圣人骨!”这个时候,一声尖锐的惊叫声响起,正是剑老的声音!

    聂天被这一声惊叫惊醒,立即冷静下来,将圣人掌骨收起来。

    此时不是惊讶的时候,另一边还有一个未解决的敌人呢。

    高空的另一边,寒天和余敬之的战斗还在继续。

    寒天拥有天石之体,实力很强,但依旧不是余敬之的对手,在一番缠斗之后,身上已经有数处重伤,脸色苍白之中泛着污黑,显然是因为体内浸入暗黑邪能所致。

    “糟糕!”余敬之看到尹子虚被聂天杀掉,尖叫一声,身影一动,想要逃走。

    连尹子虚都不是聂天的对手,他又怎么可能和后者一战。

    “想逃吗?晚了!”聂天速度极快,全身涌动着浩荡的雷霆之力,好似一头猛兽一般,向着余敬之疯狂地扑过去。

    余敬之半边脸上出现黑色的漩涡,一股强大的黑暗邪能汹涌而出,向着聂天扑杀过去。

    “又想趁机溜走吗?”聂天冷冷一笑,上一次余敬之就是用这种手段逃掉,这一次还想故技重施,哪有这么容易。

    “死!”聂天完全不管不顾,轰然一掌落下,狂暴的雷霆之力轰然落下,直接将暗黑邪能淹没吞噬。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余敬之身影直接被浩荡的雷霆包裹,顿时一股恐怖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压过来,直接将他的身体撕裂。

    一片血腥之后,一块暗金色的脸骨出现,旁边还有一枚龙戒。

    聂天微微一笑,手臂一扬,直接将圣人脸骨和龙戒收起。

    转瞬之间,他便拥有了两块圣人骨和两个龙戒。

    尹子虚和余敬之的龙戒都是四星龙戒,但是和李天皓的龙戒一样,聂天的神识依旧探知不到龙戒之中的信息。

    聂天从高空中落下,来到寒天身边,替他逼出体内的暗黑邪能。

    “聂天,你没事吧?”这个时候,墨如曦走了过来,脸色紧张。

    聂天淡淡一笑,表示没事。

    解决掉万魔龙渊的杀手,聂天便让其他人离开,而他则是和墨如曦一起回到房间之中。

    “聂天,对不起。”墨如曦看着聂天,眼角突然湿润了,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似乎要哭出来。

    “如曦,你……”聂天抱紧怀中的女孩,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墨如曦身躯颤抖着,说道:“都怪我没用,每次你有危险的时候,却只能在一盘看着。”

    聂天心里一颤,一股暖流在心头涌过,原来墨如曦是为了这个难过。

    “傻丫头,你在旁边看着就是在帮我了。”聂天双手捧住眼前绝美晶莹的脸蛋,打趣说道,逗得墨如曦破涕为笑。

    “为什么啊?”墨如曦被逗得破涕为笑,仰起小脑袋,一脸认真地问道。

    聂天点了点头,十分严肃地说道:“因为一个男人是不能在他的女人面前输掉战斗的!”

    墨如曦感受到聂天眼中的坚定,心头莫名一暖,又想起聂天话中的意思,小脸蛋红到耳根了。

    “对了,刚才那人使用的是什么力量,好诡异啊!”片刻之后,墨如曦擦掉眼角的泪痕,突然想到什么,问道。

    “是圣人骨!”聂天微微点头,随即手中出现圣人掌骨,顿时一股玄妙的气息在空间之中流转,好似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一般。

    “好诡异的力量!”墨如曦小脸震撼,感受着圣人骨释放出的玄妙气息,美眸不由得闪烁起来。

    不过聂天看着手中的圣人掌骨,眉头却是微微皱起,喃喃道:“传闻之中,圣人的骨骼和血液都是金色的,为什么这块圣人骨竟是暗金色。”

    “是邪术所致!”他话音刚刚落下,剑老的声音便响起,说道:“融合圣人骨的人使用了某种邪术,让圣人骨蒙尘,导致骸骨变成了暗金色。”

    “果然!”聂天心头一颤,他之前就猜测出来,尹子虚和余敬之定是使用了某种邪术,所以才能融合圣人骨。

    不过他们的融合,并非真正的融合,连圣人骨百分之一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

    前世的时候,聂天曾经见过雪帝的圣人臂骨,随手一招之下,简直毁天灭地。

    雪帝是天阶灵体雪云圣体,所以才能融合圣人骨。

    正是因为拥有圣人骨,雪帝才能成为九帝至尊。

    区区的一块骸骨,便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真的无法想象,真正的圣人该是何等的恐怖。

    “聂天,这位姑娘是你什么人?”突兀地,剑老突然问道。

    “我的未婚妻。”聂天愣了一下,说道。

    “我要测试一下她的武体!”剑老眼中闪过一抹锐芒,竟是一下直接从聂天识海之中出来,出现在墨如曦面前。

    聂天猛然一愣,他还不知道剑老可以离开他的识海。

    不过剑老一离开识海,本来就是虚影的身躯变得更加暗淡了。

    很明显,剑老只是暂时离开聂天的识海而已,不能长时间停留。

    “聂天,这是什么东西?”墨如曦被剑老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惊叫一声。

    “小姑娘,不要紧张,我是聂天的朋友。”剑老开口解释着,同时手掌之上涌出一道光芒,好似火焰一般,摇摆浮动。

    “如曦,剑老是我的朋友,他有些事情要做。”聂天微微有些紧张,牢牢握紧墨如曦的小手,说道。

    他从剑老眼神之中察觉到异样的神色,似乎后者在墨如曦身上发现了什么。

    剑老深呼一口气,手掌之上的光芒涌入墨如曦身体之中,片刻之后,那道光芒又回到他的手掌之中,消失不见。

    而在这一刻,剑老整个人直接僵化了,一脸错愕地盯着墨如曦,嘴巴不停地颤动着,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聂天,这位老先生怎么了?”墨如曦被剑老盯得头皮发麻,小心翼翼地开口。

    “剑老,你发现什么了?”聂天也是紧张至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她,她是……”许久之中,剑老终于反应过来,声音第一次变得颤抖起来,艰难地说出四个字:“圣人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