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摇尾谄媚

    聂天望着高空之上的禁卫军,眼神之中透着睥睨一切的锋利。

    尽管此时他还没有完全恢复,禁忌之招带来的反噬尚未彻底消失,但他无惧一切,任何人都不可能挡得住他。

    “聂天大人。”这个时候,高空之中一道身影出现,似乎有些紧张,语气非常恭谨。

    “国师。”聂天目光一凝,第一个出现的人是安淮霖,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了。

    安淮霖微微摆手,所有的禁卫军齐齐后退,气势收敛到最小,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聂天愣了一下,不知道安淮霖这是什么意思。

    “聂天大人,冰雪老祖想和你谈一谈。”安淮霖稍稍有些紧张,生怕聂天会突然暴怒。

    “是那个被吓跑的缩头乌龟吗?”聂天冷冷一笑,他之前杀应春秋的时候,感知到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一闪而逝,显然是吓跑了。

    他猜测,安淮霖口中的冰雪老祖就是那个被吓跑的家伙。

    “这……”安淮霖脸色难堪至极,聂天的张狂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正是老夫。”这个时候,一道苍老雄浑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安淮霖身边,乃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脸上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意。

    “果然是你!”聂天冷冷一笑,眼中流露出轻蔑之意。

    这人既然是应家老祖,亲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居然能吓跑,实在让人鄙视。

    冰雪老祖却是丝毫不介意聂天的蔑视,而是勉强一笑,欠身道:“聂天先生,你和太子之间的事情老朽已经全都知道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想怎么处理?”聂天淡淡一笑,神情平静得令人心悸。

    冰雪老祖尴尬一笑,说道:“太子张狂,做事跋扈,得罪了聂天先生,他的死乃是咎由自取。皇帝无德,不分青红,也是死有余辜。聂天先生杀了他们,老夫不会怪罪,反而会感谢先生,替老夫清理门户。”

    冰雪老祖的话,让聂天愕然一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太子和皇帝,一个咎由自取,一个死有余辜,这两人可都是冰雪老祖的子嗣啊!

    冰雪老祖面对杀人凶手聂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狼心狗肺!

    聂天微微摇头,心中更加看不起冰雪老祖。

    “聂天先生,从此以后,你就是我雪域冰原最尊贵的客人,在雪域冰原,你的地位与老朽比肩,如何?”冰雪老祖高声说着,似乎是在宣布一件天大的喜事。

    安淮霖在一旁直接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冰雪老祖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知道冰雪老祖忌惮聂天的实力,不敢报仇,只能选择和解。

    但是现在冰雪老祖如此示好,甚至是在摇尾谄媚,这样真的合适吗?

    不要说聂天,安淮霖此刻看冰雪老祖的目光都变得怪异了,透着难掩的鄙夷。

    “好啊,我倒想听听,你要让我怎么个比肩法?”聂天冷冷一笑,一脸的挑衅之色。

    他当然没有和冰雪老祖的交朋友的打算,对方连自己的子孙都不在乎,又怎么可能在乎朋友!

    聂天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还必须询问冰雪老祖。

    冰雪老祖微微一愣,没想到聂天竟是这样的反应,随即便是笑了一声,说道:“聂天先生,整个雪域冰原,你想要什么东西,尽管拿去!”

    “我想要你的命,你给吗?”聂天目光一沉,冷冷说道。

    “这……”冰雪老祖身躯明显地颤栗一下,嘿然一笑,说道:“聂天先生不要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聂天嘴角扯了一下,直接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处理,等我处理好事情,会来找你。”

    说完,聂天转身准备离开。

    “聂天大人!”这个时候,安淮霖却是喊了一声,说道:“你的朋友正在国师府中,他们都没事了。”

    “带我去!”聂天目光一沉,他必须亲自确认秋山等人的安全。

    “是。”安淮霖恭敬地答应。

    “你也一起来吧。”聂天看了冰雪老祖,完全是一种呵斥下人的语气。

    冰雪老祖脸色僵硬一下,随即便挤出笑意,但他的笑意,却是十分的古怪。

    片刻之后,聂天来到国师府。

    在确认秋山周笑张超都已经安全,聂天阴沉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下来。

    “先生,秋山让你失望了。”秋山已经恢复不少,没能保护好墨如曦,让他心中十分愧疚。

    “你做的很好。”聂天沉沉点头,他非常明白秋山,只要有半口气在,也不会让应励皓带走墨如曦的,但他实力弱了一些,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聂天让秋山等人休息,随后便来到国师府大厅,他有些事情需要问冰雪老祖。

    聂天并不客气,直接坐在主位,冰雪老祖和安淮霖坐在下首位置。

    “冰雪老祖,我想知道,应励皓体内的荒芜寒力,从何而来?”看了冰雪老祖一眼,聂天非常干脆,直接问道。

    安淮霖听到聂天的话,眼中立即流露出灼热。

    应励皓本来是开启九阴祭坛的关键,现在他死了,但只要能知道荒芜寒力从何而来,一样能开启九阴祭坛。

    聂天也是不久前才想起来这件事。

    当时他完全气炸了,哪里还有在乎这些事情,便直接将应励皓轰杀了。

    “这个……”冰雪老祖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为难,想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太子体内的荒芜寒力,乃是来自应家祖地的传承!”

    “传承而来。”聂天目光一凝,心中明白了许多。

    之前尸罗魔君说过,应励皓的荒芜寒力和冰雪魔君的气息有些相似,甚至猜测应励皓是得到了冰雪魔君留下的传承。

    现在看来,尸罗魔君的猜测,十之八九是对的。

    荒芜寒力,不仅关系着九阴祭坛的开启,而且关系着冰雪禁石的解封。

    “应家祖地是吗?”聂天目光闪烁一下,荡漾着异样的神芒,淡淡说道:“我想去看一下。”

    他的语气不是在询问,而是在命令!

    安淮霖愕然一愣,应家祖地那可是皇族禁地,岂能允许他人进入,聂天的这个要求似乎有些过分了。

    冰雪老祖似乎有些为难,但是眼角却是微微抽搐一下,随即便说道:“既然聂天先生有兴趣,老夫当然不会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