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滔天战意

    守护者大长老双目炽热,虎视眈眈地盯着聂天,蠢蠢欲动之心,昭然若揭。

    “灵龙皇戒,又是为了灵龙皇戒!”聂天目光微微一沉,心里快要怒骂了,万魔龙渊的人盯上了他的灵龙皇戒,现在冒出来一个守护者家族,竟也想要灵龙皇戒。

    灵龙皇戒,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长老,这小子手上的龙戒,就是天地间唯一的九星龙戒,灵龙皇戒。传闻之中,灵龙皇戒可是能开启……”这个时候,万魔龙首的声音响了起来,炽热之下难掩恶毒之心,显然是在诱导大长老杀了聂天。

    “住嘴!”万魔龙首还没说完,大长老便一声怒吼,直接打断他,“你这蠢货,那个东西是守护者家族至高机密,岂能泄露给其他人!”

    “属下失言了。”万魔龙首显得有些紧张,空中震颤起一股微弱的精神波动。

    “嗯?”聂天在一旁听得微微一愣,从这两个人的说话来猜测,似乎灵龙皇戒是一把钥匙,能够开启什么,只是这个能开启的东西,似乎是守护者家族的禁忌,不能被提起。

    灵龙皇戒本身就已经非常可怕,皇戒之中的灵龙封印浩荡无边,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

    如此恐怖的东西,却只是一把钥匙,那背后那个等待着被开启的东西,又该是何等恐怖。

    想到这一点,聂天额头上渗出丝丝冷汗。

    很显然,灵龙皇戒的背后,潜藏着更为巨大的秘密,这就是万魔龙渊和守护者家族都想得到灵龙皇戒的原因。

    “小子,你手上的灵龙皇戒,从何而来?”片刻之后,大长老冷静许多,一双阴翳的眸子盯着聂天,冷冷开口。

    “这是我的事情,没有必要告诉你。”聂天冷冷回应,脸色恢复了原有的淡然。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灵龙皇戒是怎么回事,他只是偶然得到,而且是三千小世界的前炼丹师公会会长霍元送给他的。

    谁能想到,一枚小小的龙戒,竟为聂天带来这么多麻烦。

    “嗯?”大长老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聂天的回应竟是如此强势,旋即冷笑一声,道:“你可知道,灵龙皇戒是守护者家族的东西,你不该拥有。”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透着一股浓烈的压迫气息,随即一股可怕的气势在虚空之中出现,笼罩聂天。

    聂天感觉到周围空间瞬间凝滞,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向着他压过来,几乎要将他直接抹杀。

    “噗!”身躯微微一晃,聂天直接一口鲜血喷出,对方是天帝巅峰实力,气势压迫之中带着天地规则之力,远远不是他能抵抗。

    “聂天!”若雨千叶看到聂天受伤,惊叫一声,目光闪烁一下,竟然要再次使用九彩瞳。

    “我没事!”聂天高喊一声,示意若雨千叶不要紧张。

    他们面对的人是天帝巅峰武者,即便是若雨千叶三瞳齐开,也根本不可能伤到对方。

    而且这个大长老显然并不想直接杀掉聂天,他还有很多疑惑没有解开。

    这个时候,聂天转身看了一眼九阴祭坛之中的墨如曦,他感觉出来,祭坛的力量已经变得很弱,看来很快就要结束了,传说中的圣人之躯,马上就要觉醒了!

    守护者大长老自出现之后,先是关注万魔龙首,然后便是灵龙皇戒,并没有注意到九阴祭坛,也没有将墨如曦放在眼中。

    “灵龙皇戒在我的手上,那便是我的东西。”聂天看着大长老,冷漠开口,他不知道灵龙皇戒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守护者家族是什么,但他知道,灵龙皇戒绝对不可能拱手送人。

    “找死!”大长老脸色骤然一沉,随即怒吼一声,他是守护者家族的大长老,从来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讲话。

    沉沉的怒吼声落下,一股玄妙的力量猛扑过来,聂天脸色骤然一变,身体爆退,却还是晚了。

    “嘭!”一道可怕的力量降临在他身上,虚空之中出现一道刺目的血色轨迹,聂天脸色苍白如纸,身影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摇摇晃晃,似乎就要坠落下去。

    “本长老再给你说话一次机会,你的答案若不是本长老想要的,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字,死!”大长老冰冷的声音响起,眸中释放出肃杀寒芒,“灵龙皇戒,你如何得到?”

    声音低沉,透着浓烈的压迫之意,令人窒息一般的难受。

    聂天全身鲜血淋淋,气息颤动,脸色惨白,唯有眼中的坚定始终不变。

    对方的实力太强了,随便出手,足以瞬间秒杀他。

    “哼哼!”突兀地,聂天冷笑两声,笼罩周身的压迫之力并没有让他的剑意屈服,他的身上,竟是释放出狂野的战意!

    战意!不屈的战意!

    “嗯?”所有人齐齐一愣,惊诧不已地看着聂天,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聂天只有天人九重实力,但他面对一名天帝巅峰武者,竟然还能燃起滔天的战意!

    这是何种恐怖的武道之心,其心性之坚韧,让人叹服。

    大长老也是愣了一下,眼中流露出惊骇之意,他见过很多妖孽级武者,但是从没有见过像聂天这样无畏无惧之人。

    寻常的天人境武者,在他的面前,只有匍匐膜拜的资格,而聂天竟然能释放出强悍的战意,仅仅凭借这一点,便足够让大长老震撼。

    “此子心性坚韧,武道之心强大,若是成长起来,必定十分可怕。”大长老双目颤动一下,心头的杀意却是更加明显。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如果今天不杀聂天,以后将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屈服吗?”一念及此,大长老冷笑一声,全身杀机毕露,随即一股庞然的气势释放出来,如无形的山岳,压向聂天。

    “嗯。”聂天沉沉呻吟一声,全身的剑势绽放开,在他的周身好似有一把锋利的巨剑出现,锋锐至极。

    “轰!”一声巨响,虚空剧烈一晃,两股庞大的气势对撞在一起,一道无形波动激荡开,让所有人感觉到胸口一闷,好似被人照着胸口打了一拳。

    但是随即,聂天周身的剑势被直接压得崩碎,一道更为恐怖的力量向着他压过来。

    “臭小子,你的武道不是很强大吗?本长老今天让你跪在我面前求饶!”大长老怒吼一声,强悍的气势轰然而至,滚滚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