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血莲种子

    圣光皇城,圣光天朝的都城,整个圣光域最繁华之城。

    整座都城方圆千里之广,最外围的城墙高达数百米,而且是由黑沙石建造而成,还有七阶灵阵护持,传闻能够抵挡住天帝境强者的攻击!

    “这就是圣光皇城吗?九妹她们是不是就在城里啊?”墨如曦美眸闪烁着,显得非常开心。

    聂天当然没有将圣人烙印的事情告诉她,因为这样只能让墨如曦徒增烦恼,对事情没有半点帮助。

    “九妹,一年多不见,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聂天喃喃说着,脑海之中浮现一张俏皮可爱的小脸。

    聂雨柔回到圣光天朝已经有一年多,聂天很想知道,此时的聂雨柔会是什么实力。

    聂雨柔是光风双属性元灵,而且体内觉醒了千珑幻印,跟随圣光老祖修炼,实力必然不低。

    还有秋灵儿,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聂天等人不再等待,即刻进入圣光皇城。

    圣光皇城不愧是圣光域最繁华之城,聂天等人刚一进入,便感受到热闹喧嚷的气息。

    “聂天,我第一次来到这么大的城市,我们先玩几天好不好?”墨如曦望着四周喧嚷的人群,竟是非常兴奋,像是好奇小姑娘一般,四处不停地看。

    “好。”聂天看到墨如曦这么开心,微微点头,他想先熟悉一下圣光皇城,顺便打听一下离夜的消息。

    圣光皇城,非常广,简直称得上辽阔。

    整座皇城分为内三层外三层,共六个区域。

    最中心的区域叫第一内城,皇宫就位于第一内城的之中,接着就是第二内城,第三内城,然后是第一外城,第二外城,第三外城。

    聂天三人用了大半天时间,终于穿过三个外城,进入内城之中。

    内城比外城更加繁华,更加拥挤,街道之上基本上全都站满了人。

    聂天询问了一下,打听到圣光皇城最大的坊市在第二内城,所以便不在第三内城停留,直奔第二内城而去。

    他想砰砰运气,或许能在坊市之中找到九阶灵材或者其他的好东西。

    片刻之后,聂天等人出现在第二内城的街道上,然后很快来到坊市。

    这里的人更加多,简直就是人挤人。

    两旁街道边上都是一个个的店铺,什么灵器铺,灵丹阁,灵阵交易场,应有尽有。

    聂天甚至看到很多五阶六阶的灵器摆在地摊之上售卖。

    “哇!这朵花好漂亮啊!”这个时候,墨如曦目光放在一株赤红的花朵之上,忍不住惊叫一声。

    聂天摇头一笑,说道:“这是七阶灵药红罗刹,有剧毒的。”

    “哦。”墨如曦小脑袋点了点,目光却还是有些依依不舍,如果不是有毒的话,她一定会买下来。

    聂天有些无语地看着墨如曦,难以想象,眼前这个少女心十足的女孩居然会是一位天帝境强者。

    接下来,陪着墨如曦瞎逛了一会儿之后,聂天便准备离开了。

    他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想再耽误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突然放在一个地摊之上。

    更确切地说,他是被一堆红色种子吸引。

    那是一堆赤红鲜艳的种子,每一颗有拇指般大小,释放着极强的生命气息。

    正是这股强大的生命气息,吸引了聂天。

    望着那一堆红色种子,聂天脸色缓缓变了,目光之中透着炽热,脑海之中出现四个字:幻花血莲!

    没错,就是九阶神华,幻花血莲!

    聂天前世曾经亲自种过幻花血莲,而且这一世他也见过幻花血莲,魔火末日之焰曾经用幻花血莲凝聚肉身。

    传闻之中,幻花血莲是天地开辟之初就存在的神华,生命力之强,匪夷所思。

    要知道,末日之焰当初用一株被煞气污染的幻花血莲便能凝聚出肉身,幻花血莲的生命力之强,可想而知。

    “主人,这是……”这个时候,尸罗魔君也认出来了,惊叫一声。

    “我知道。”聂天沉沉点头,强行压下心头的狂喜和震惊,目光看向摊主,说道:“摊主,这些花种怎么卖?”

    “不卖!”摊主是一位白发老者,抬头看了聂天一眼,冷冷说道。

    “不卖?”聂天猛然一愣,没想到这老者会直接拒绝。

    想了一下,聂天说道:“老人家,既然这些种子你不卖,为什么要摆出来?”

    “我愿意摆出来,你管得着吗?”那老头一脸没好气,生硬地说道。

    “你……”秋山看到对方如此无礼,上前一步,刚要发作,却被聂天拦下。

    这是在坊市,买卖自由,既然这老者不愿意卖,聂天也不能强买,否则不就成了强盗了。

    “聂天,既然他不愿意卖,我们就走吧。一堆破种子而已,谁稀罕呢!”墨如曦拉着聂天胳膊,准备离开。

    “一堆破种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老者却是突然站了起来,摆出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架势,大声吼道:“小丫头,你知道这些种子是什么吗?它们可是九阶神花幻花血莲的种子,这是开天辟地的第一奇花!幻花血莲的花朵和枝叶之中,蕴含着极其恐怖生命力,能够生死人肉白骨!”

    老者激动的声音落下,周围却是响起一片嘲讽的笑声。

    “这个李贵江,又疯了!明明就是一堆开不出花的破种子,非要说成是九阶神花,还开天辟地第一奇花,真是吹牛不怕牛皮爆。”

    “是啊,这老头就是个疯子,一堆破种子,又不卖,还偏要摆出来唬人,这不是坑人吗。”

    “哎,你还别说,李贵江这么多年一直摆摊,风雨无阻,也不见他卖出去东西,你说他图啥。”

    周围人群似乎对这个叫李贵江的老者非常熟悉,而且他们的态度明显非常厌恶。

    “老子说的是真话!”李贵江浑浊的眸子瞪着众人,几乎咆哮起来,大骂道:“你们全都是蠢货,幻花血莲的种子是无价之宝,要是被不识货的买走,岂不是等于毁了这些种子!”

    人群望着几乎癫狂的李贵江,轰然大笑起来,完全把后者当成疯子。

    “我相信你!”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虽然不大,却是直接打断了人群的大笑。

    众人目光一凝,望着那个突然开口的银发青年,齐齐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