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心狠手辣

    肖风看到面前之人手上竟然拿着肖家的内门令牌,顿时双瞳剧烈一缩,脸上露出惊骇神情。

    肖家内门令牌,只有内门长老才能拥有,而肖家之人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出现在须弥世界,眼前之人怎么会有内门令牌?

    “肖家内门令牌!”看到肖风的强烈反应,聂天和林枫几乎同时一愣,惊叫出来。

    两人都没有想到,黑色令牌竟然是九凉肖家的内门令牌!

    看肖风的反应,似乎内门令牌对肖家非常重要。

    不过奇怪的是,聂天并没有听过九凉肖家,似乎这是一个隐世家族。

    “九凉肖家,我倒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家族。”聂天嘴角扬起冷冽的笑意,淡淡说道。

    既然林枫手上的令牌是肖家内门令牌,而林易手上也有一块相同的令牌,那么后者很有可能去了肖家。

    从肖风的实力和他身边的护卫来判断,应该是肖家的一位小少爷。

    “嗯?”就在这个时候,聂天突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气息出现,竟是向着他狂奔而来,不由得眉头一皱,转身看向身后。

    “王八蛋!”下一刻,一道雄浑的怒喝声响彻起来,随即一道庞然掌力自虚空之中呼啸而出,向着聂天滚滚压下。

    “所有人退后!”聂天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恐怖气势,目光一颤,大吼一声,随即一拳轰出去,巨大的拳影如蛟龙一般,冲天而起。

    “轰隆!”虚空之上,拳掌相撞,恐怖的力量炸开,空间轰然一震,一股毁灭力极强的气浪激荡开。

    聂天目光一凝,全身涌起无尽星光,如一面护盾一般将所有人保护起来。

    现场有许多实力很弱甚至不是武者的人,一旦被气浪波及,必死无疑。

    “咦?”毁灭的一掌轰出,却被挡下,空中立即传出惊诧的声音,随即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一双冷目锁定聂天,沉沉开口:“你是什么人?”

    “天帝境强者!”聂天目光看向虚空中的老者,眼神剧烈一颤,此人竟是天帝境强者!

    这里是须弥世界,怎么会出现天帝境强者?

    聂天心头惊讶不小,但随即便变得冷静下来。

    这老者是天帝一重实力,对聂天而言,并没有什么威胁。

    此刻,周围人群也看向那老者,目光之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惮。

    这人出手极其狠辣,刚才的一掌若不是被聂天接下,现场绝对会是死伤掺重,血腥一片。

    “爷爷!救我!”这个时候,肖风看到高空中的老者,眼中闪过欣喜,高声叫道。

    聂天微微一愣,马上明白过来,原来这老者是肖家的人。

    这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九凉肖家的二长老,肖凌异,同时也是肖风的爷爷。

    “风儿!”肖凌异目光一转,看到肖风手臂没了,正是那只八荒鬼骨,顿时眼中闪过冲天的怒火。

    “爷爷,是他!”肖风目光之中闪烁一抹寒芒,指着聂天吼道:“是他砍断了我的八荒鬼骨!”

    肖凌异脸色骤然一变,几乎阴沉得滴血,冷冷看向聂天,咆哮道:“小兔崽子,你敢废了他的八荒鬼骨,我要你的命!”

    暴怒的吼声落下,肖凌异再度一掌拍出,顿时雄浑浩荡的掌力如山岳般压下,空间猛然被拉紧,似乎连光线都变的阴暗起来。

    “就凭你,杀的了我吗?”聂天冷冷一笑,身影冲天而起,直接一剑刺出,剑之光华在空间之中绽放,锋利到极致的剑意凝成一道肃杀剑芒,逆势冲天。

    “轰隆!”剑影轰击在掌影之上,虚空一震,随即掌影无法承受剑影的恐怖冲击,直接崩碎。

    聂天眼中杀机毕现,激荡着死亡气息的剑芒轰杀过去。

    肖凌异双眸骤然一颤,万万没有想到眼前银发武者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顿时眼中透出惊恐之意,慌乱极了。

    刚才肖凌异出手毫不留情,分明就是想要一击必杀,而且是毫无顾忌,不仅要杀聂天,连周围的人也要一起杀。

    如此心狠手辣的狂暴之徒,留之何用!

    凌冽的剑影激射出刺目剑芒,只要下一瞬间,肖凌异必然惨死当场。

    肖凌异感受到庞大的杀意笼罩过来,眼中的惊恐直接变成了绝望。

    “老师,不能杀他!”就在生死一瞬间,一道声音却是响起,非常熟悉,竟然是离夜!

    “嗯?”聂天微微一愣,身影一滞,周身剑意顿时散去,剑影停在距离肖凌异不足数米的地方,轰然消失。

    “呼!呼!呼!”肖凌异在死神脚边捡回一条残命,脸上全都是虚汗,顿时急促地粗喘起来。

    当他目光看到聂天的时候,眼神之中表现出的是深深的忌惮,甚至畏惧。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聂天的实力竟然会是天帝境?

    这里不是须弥世界吗?怎么会出现天帝境强者?

    聂天身影凝立在半空之中,并没有去看肖凌异,而是看着匆匆赶到的离夜,说道:“你认识此人?”

    离夜点了点头,恭敬道:“老师,他是九凉肖家的二长老肖凌异大人,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正是受到弟子的邀请。”

    “你请他来的?”聂天微微一愣,十分惊讶。

    他没有想到,离夜居然知道九凉肖家,似乎还非常熟悉,甚至跟这个肖家的二长老,还有些交情。

    聂天对离夜当然是绝对的信任,只是这个肖家的二长老,未免太过张狂了。

    “肖兄,这一切都是误会。”离夜看向肖凌异,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地解释道。

    “误会?”肖凌异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下来,猛地怪叫一声,说道:“离夜,我是受你的邀请,所以才来到圣光域。但是我的孙在刚刚来到这里,手臂便被人斩断,而且出手之人还跟你认识。你告诉我,这算什么?”

    离夜脸色更加难看,不由得看向聂天,却不敢说话。

    聂天无奈地扬了扬嘴角,随即看向肖凌异,冷冷说道:“他的手臂是我断的,但是我不会道歉,因为他该断。你是离夜的朋友,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不杀这个人,这就是我的底线。”

    “底线?”肖凌异猛然一愣,眼中已经没有半点畏惧,反而变得嚣张起来。

    他认为,只要离夜在,聂天不敢对他怎么样。

    “如果我一定要你道歉呢?”突兀地,肖凌异冷冷地看着聂天,沉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