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故人相见

    茅草屋之外,聂天神情僵硬了数秒钟,终于缓和过来,眼中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

    “聂天大人,您没事吧?”甜亮以为聂天生气了,脸色不由得难堪,解释道:“陈老没有恶意,他只是对其他人……”

    “我们进去。”不等甜亮说完,聂天直接踏步进入草屋之中。

    推门进入,聂天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只有十几平米的茅草屋,凌乱不堪,全部都是破酒罐子。

    一个身躯微微有些佝偻的老者半躺在地上,醉眼迷离,手里提着一个酒壶,看到聂天进来,竟是嘿嘿一笑,举着酒葫芦说道:“来,我们再喝一壶。”

    聂天看清楚眼前老者的面容,虽然已经苍老许多,但他依旧能一眼认出,后者正是他前世的至交好友,神域炼丹师公会的七大长老之一,陈金逸!

    但是此时的陈金逸哪里还有半点当年的潇洒,完全成了一个邋里邋遢的酒鬼老头。

    当年在天界的时候,聂天和陈金逸是丹道好友,两人经常一起探讨丹道。

    那时的陈金逸俊逸潇洒,雄姿英发,乃是天界神域之中为数不多的在一百岁之前成为九阶炼丹师的人。

    当时的陈金逸虽然嗜酒,但是从来不会喝醉,并且特别注意自身的仪表,聂天还笑称他是一个有洁癖的酒鬼,与眼前的邋遢老头,判若两人!

    “陈金逸!”看到眼前的陈金逸,聂天整个人神情一变,身躯微微一晃,好似被雷电击中一般,突然怒吼一声。

    沉沉的怒吼声落下,庞然威势释放开,茅草屋直接被掀翻。

    刺目的阳光照下来,落在陈金逸身上,他的双手挡在眼睛上,竟是显得非常惊慌,好似一个许久都没有见过阳光的人。

    “聂天大人,这……”甜亮一下愣住,旋即脸上露出惊恐神色,不知道聂天怎么会突然暴怒。

    陈金逸躲在茅草屋中已经几十年,据说从不出来,聂天突然掀了他的茅草屋,这还得了!

    “你先离开,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里!”聂天看了甜亮一眼,沉沉开口。

    “是是是!”甜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看到聂天如此怒火,哪敢停留半刻,连连点头之后,身影直接消失。

    “你,你是谁?”这个时候,陈金逸一只手遮住眼睛,防止被阳光刺伤,一脸惊慌地看着聂天,声音带着颤抖。

    “我就是敢叫聂天这个名字的人!”聂天上前一步,直接来到陈金逸面前,双目直直地盯着后者,一字一句道:“陈金逸,你看清楚,我是谁!”

    陈金逸猛然愣住,双瞳骤然扩大,眼中透出巨大疑惑。

    “你,你,你是……”缓缓地,他的面孔变得惊恐而震撼,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止不住抽搐,话在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眼神,这个气息,陈金逸太熟悉了!

    “我是聂天!”聂天眼中闪烁着奔放的怒火,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

    “聂天,聂天,聂天……”陈金逸终于反应过来,如梦初醒一般,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聂天名字,眼中闪烁着激动,说道:“你没有死,你竟然没有死!”

    一边说着,陈金逸终于站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抱住聂天,竟是失声痛哭起来。

    许久许久之后,陈金逸终于冷静下来,看着聂天的面孔,痴痴笑着,眼中涌动着湿润,道:“聂天,你真的还活着!”

    “我还活着。”聂天点头一笑,能够再次见到前世朋友,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陈金逸,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猛然,聂天眼中闪过可怕的怒意,沉沉问道。

    此时的陈金逸,和聂天记忆中的那个人,千差万别,天壤云泥。

    陈金逸是九阶炼丹师,但其实力并不强,只有天人境。

    聂天知道,他的年纪只有两百多岁,这个岁数对于一名天人境武者来说,也就相当于青年时期,但是陈金逸完全是一副苍老之态。

    聂天感知了一下,陈金逸的实力竟是下降了,只有真元一重修为。

    陈金逸是非常爱干净的人,如今却变成了醉鬼老头,这种极致的反差,让聂天非常愤怒。

    一定是有人对陈金逸做了什么,他才会出现在这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聂天,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只要你还活着就好,我们还是好朋友,还可以一起探讨丹道,这就足够了。”陈金逸使劲摇头,却是不愿意对聂天多说。

    “是不是洛晨昏干的?”聂天冷冷开口,全身的怒意好似燃烧的火山一样。

    即便陈金逸不说,他也能猜出一二。

    陈金逸还是不说,只是摇头,他能感知出聂天的实力,只有天帝一重,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即便说了又能怎样,只能让聂天更加愤怒而已。

    “混蛋!”聂天看陈金逸表情就知道,一定是洛晨昏对后者下的毒手。

    但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炼丹师公会不管,陈金逸可是九阶炼丹师,本人也是公会的七大长老之一,甚至曾经一度被认为是下一任的炼丹师公会会长。

    洛晨昏对陈金逸下手,炼丹师公会的人应该制止才对!

    “陈心文到底在想什么,他为什么不阻止洛晨昏?”聂天想到这一点,全身更是盛怒,狂暴地怒吼出来。

    陈心文,正是神域炼丹师公会会长。

    陈金逸这个公会长老被人下毒手,陈心文居然不管,这让聂天如何不怒!

    如果炼丹师公会不能保护炼丹师,那公会的存在还有什么用!

    “聂天,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只要你还活着,一切都不会变。”陈金逸已经彻底冷静下来,眼中的浑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神采。

    聂天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稍稍冷静下来,眼中闪烁着可怕的寒意,沉沉说道:“有些事情可以过去,但有些事情,永远不能过去。洛晨昏所做下的事情,我会一一向他讨回。”

    冰冷的声音落下,聂天眼中的杀意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法磨灭的坚定之意。

    就算陈金逸不愿意说出事情的真相,聂天也一定会设法查出来。

    洛晨昏,杀聂天,囚禁他的弟子,陷害他的朋友,此仇此恨,如山如海,唯有手刃其命,方能消聂天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