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主动组队

    “聂兄弟!”肖云看到聂天等人,非常热情地打招呼,不过他身后的黑衣老者却是目光锁定聂天,不停地闪烁着,似乎发现了什么。

    “是上官飞羽这小子!”聂天看到那黑衣老者,目光闪烁一下,随即恢复平静,但心中却是惊讶不小。

    眼前的黑衣老者,他非常熟悉,名为上官飞羽,乃是止水之渊渊主上官飞鸿的弟弟。

    聂天前世的时候,剑道之名极盛,也因此引来来无数的挑战者,眼前的上官飞羽就是众多挑战者之一,当然惨败在聂天手上。

    聂天至今仍记得,上官飞羽的止水剑意非常恐怖,若不是他的剑道境界远高于对方,那一战的结果尚不可知。

    那一战之后,上官飞羽对聂天心服口服,甚至有拜师的冲动,只是聂天和他是同辈剑者,最后只是以剑论友,算得上是剑道上的好友。

    聂天没有想到,竟会在这种场合遇见上官飞羽。

    “上官飞羽年纪不过两百多岁,为什么会如此苍老?”看着上官飞羽一副苍老之态,聂天眉头不禁皱起来,心中奇怪。

    上官飞羽已经是天帝八重实力,两百多岁对他而言最多算是壮年,不应该如此苍老。

    即便是龙傲天受到阴尸咒印的压迫,略显苍老,但是阴尸咒印被八荒鬼骨吸收之后,容貌便年轻许多。

    上官飞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副老态模样?

    聂天心中奇怪,但却没有表现出来。

    “肖云,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吗?”上官飞羽在聂天身上察觉到一股非常熟悉的剑意气息,但他并不确定,于是淡淡一笑,向肖云问道。

    “二叔,他叫聂天,是我刚结识的剑道知己。”肖云非常的自来熟,熟络地站在聂天身边,兴奋地说道。

    “聂天!”听到这个名字,上官飞羽眉头不禁皱起,心中说道:“这银发小子也叫聂天,而且身上有一股和聂先生极为相近的剑意气息,难道他和聂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想到这里,上官飞羽上下打量了聂天一遍,笑了一声,说道:“聂公子如此年轻,竟有如此实力,想必你的老师一定是了不起的剑者,能否为老夫引荐一下?”

    聂天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上官飞羽应该是将他当成了另一个聂天的弟子或者后人。

    “家师不愿意和外人交往,请先生见谅。”既然如此,聂天就将错就错,微微躬身说道。

    听到聂天的话,上官飞羽目光猛然一颤,心头惊叫一声:“难道聂先生真的还活着?”

    “二叔,你没事吧?”肖云看到上官飞羽如此反应,不禁愣了一下,一脸奇怪地问道。

    “我,我没事。”上官飞羽反应过来,微微摇头,目光却是紧盯在聂天身上,怪异至极。

    “二叔,他不就是头发颜色有点怪吗?你用得着这么盯着他看吗?”上官雨菲小嘴撅起来,没好气地说了一声,随即便自我介绍了一下。

    韩凌等人也介绍一下自己。

    “韩凌,上官小姐和肖公子是止水之渊的人?”刘皓宇一脸诧异,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止水之渊的剑者。

    “止水之渊的剑者的确很长时间没出现了,这次上古剑冢开启,我们也来凑个热闹。”上官飞羽干笑一声,淡淡说道。

    刘皓宇目光惊讶,许久都反应不过来。

    接下来,聂天等人一一报名,拿到一块灵符。

    这块灵符不仅是剑者参与剑道争锋的依据,而且是剑者保命的东西。

    只要将灵符捏碎,便代表自动放弃剑道争锋,原则上便不会有人杀你。

    但这也只是原则上,若是遇到银志伟这样的杀人狂魔,才不会管你的灵符有没有破碎,照杀不误。

    “这是一块感应灵符,应该和一座感应灵阵相对应,所有剑者进入天荒禁域之后,都会在感应灵阵上出现。”聂天看着手中的灵符,心中淡淡说道。

    让剑者带着灵符进入天荒禁域,便能随时知道所有剑者的行踪。

    一想到自己的行踪暴露在其他人的视野之内,聂天总有一种不安的预兆。

    “聂公子,剑道争锋将在半个月之后开始,到时候希望你们可以与雨菲和肖云组队,一起通过争锋。”上官飞羽走了过来,特地靠近聂天,似乎要确认后者身上的剑意气息,一双眼睛盯在聂天身上,一脸的老奸巨猾。

    上官飞羽是老一辈剑者,当然不会参加剑道争锋,以他的年纪和剑道实力,就算能够进入剑冢,也很难继承剑道传承了。

    若是和年轻剑者争夺剑道争锋的名额,只会让人笑话。

    剑道争锋如此残酷,参加的剑者们肯定会组队,最明显的就是按门派组队。

    刘皓宇和韩凌微微一愣,没有想到上官飞羽会主动提出组队。

    刘皓宇和聂天的实力还不错,但是韩凌和普飞凡则是太弱了,和这样的四个人组队,难道就不怕被拖后腿吗?

    “二叔!”上官雨菲也是一脸的不乐意,高傲的眼睛从韩凌和普飞凡身上扫过。

    韩凌还好,至少有自保能力,普飞凡只是个小孩子,剑道争锋这种搏命赌局,谁有心思照顾一个小孩?

    “二叔的提议太好了,聂兄弟,我们组队吧。”肖云倒是非常乐意,显得很兴奋。

    “既然上官先生如此厚爱,在下岂能拒绝。”聂天淡淡一笑,当然知道上官飞羽在想什么。

    上官飞羽淡淡一笑,一双狐狸眼盯着聂天,心中说道:“既然你和聂先生有关系,实力又岂会弱了。雨菲和肖云能跟你在一起,这次的剑道争锋才有十足的把握。”

    此时上官飞羽已经认定,眼前的银发剑者肯定和战神聂天有关系,虽然不能确定具体关系是什么,但他相信,以战神聂天的实力,银发剑者的实力也必然恐怖无比。

    剑道争锋半个月之后才开始,聂天等人准备先离开。

    “老师,就是此人!”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低沉的怒吼声响起。

    “嗯?”聂天目光微微一凝,感觉这个声音有些熟悉,转身回头一看,果然是一个熟人,薛双庆。

    薛双庆一双冷静紧紧盯着聂天,他的身边站着那名与他行苟且之事未遂的女子。

    在两人的身边,一名青衣老者站在那,全身的气息收敛,但却掩不住周身可怕的剑意气息,释放着恐怖的压迫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