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 放弃了吗

    “可恶的银家剑者,竟然敢杀我天荒殿的人!”苍山雪双目充血地盯着感应灵阵,身躯微微颤抖着,一贯平静的面孔暴怒至极。

    感应灵阵之上的赤红光点只剩下九个,这就说明,天荒十三剑死了四人,还剩九人!

    天荒十三剑,这可是天荒殿耗费大量资源培养出来的绝顶剑者,就这么死在天荒禁域,苍山雪岂能不怒。

    本来天荒十三剑是去杀人,却反被人杀,这一反转,实在太过戏剧化,苍山雪无法接受。

    他已经感知出来,杀掉荒十等人的剑者,使用的正是银魂剑意,无疑是银家的人!

    作为九大剑派的第一剑派和第二剑派,天荒殿和凌云剑阁本来就是水火不容,而现在天荒十三剑又死在了银志伟手上,如此一来,两大剑派的关系就更加的紧张了。

    但是苍山雪也不可能直接找凌云剑阁的麻烦,剑道争锋本来就是一场性命赌博,不管是谁,只要参加,就必须愿赌服输。

    “师兄,这个银志伟虽然可怕,但我觉得天荒禁域之中可能进入了一个更为可怕的人。”这个时候,一脸阴沉的独孤逆开口了,眼中闪烁着戏谑意味。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苍山雪如此动怒了,现在看到,还挺有趣的。

    “是那个杀了荒十三的剑者!”苍山雪目光一紧,死死盯着感应灵阵,眼中杀机毕露。

    他当然看出来了,正是那个杀掉荒十三的人,将感应罗盘抛出去,引诱银志伟出现,最后导致荒十等三人被银志伟杀掉。

    荒十等四人的死,可以说都是此人一手造成!

    “此人心机之深,的确罕见。”苍山雪冷静一下,沉沉开口。

    苍山雪和独孤逆所谈论的人,当然就是聂天。

    自从聂天进入天荒禁域,先是将灵符捏碎,之后杀掉荒十三,得到感应罗盘之后,竟然抛出去,引发了荒十等人的死。

    如此心计,的确很深。

    苍山雪眉头皱紧,旋即却是说道:“此人的实力并不强,似乎只有天帝五重,不过他的剑意有些复杂,似乎体内有着多种剑意。”

    “嗯。”独孤逆嘴角扯动一下,他也察觉到这一点,聂天的身上不止有一种剑意,怪笑一声,说道:“此人若是不除,恐怕会是一个大患。我建议师兄让荒一出手,先将此人杀掉!”

    荒一,独孤逆提到一个名字,正是天荒十三剑的剑首!

    “好!”苍山雪目光低沉如水,想了一下,终于沉沉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苍山雪通过感应罗盘,从聂天的身上感应到一股可怕的气息,若隐若现,显得很不真实。

    或许是剑者的知觉,让苍山雪生出这种感觉,他总是隐约认为,聂天远比表面上可怕。

    甚至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荒一出手,未必杀得了聂天。

    苍山雪心有预感,却还是抵不住复仇的渴望。

    终于,苍山雪手掌扬起,手中出现一个感应罗盘,却是比天荒十三剑等人手上的感应罗盘复杂得多。

    苍山雪神识一动,一道剑意涌出,随即竟是涌入感应灵阵之中,向着一道赤红光点涌动过去。

    这一道剑意的气息,正是聂天的剑意气息!

    聂天身上没有灵符,无法被感知出来,但是就在他得到感应罗盘的时候,他的剑意气息竟然被苍山雪复制了!

    苍山雪此时正是将聂天的剑意气息传给荒一!

    看到苍山雪将聂天的剑意气息传给了荒一,独孤逆嘴角微微扬起,心中阴阴笑着:“聂天,不知道现在的你遇上荒一,会不会有命活着。当年的你,可是让我忌惮的人,现在重生了,应该不会太差劲吧。”

    独孤逆现在已经确定,天荒禁域之内的人,就是聂天!

    不过他并不打算出手,也不打算暴露聂天的身份。

    “聂天,现在的天界神域太无聊了,希望你的出现,能带来一些有趣的改变吧。”独孤逆瞳孔闪烁着,心中说道。

    既然来了一个有趣的对手,现在杀掉,太可惜了。

    不过苍山雪想的却是不一样,如果他知道天荒禁域之中的人是聂天,一定会立即通知晨昏大帝,或者通知那个人。

    聂天,决不可留!

    天荒禁域,一处荆棘密林之中,一道黑衣身影潜伏着,好似一头捕猎的狮子,静静地等着猎物出现。

    “嗯?”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什么,眉头一皱,手中出现一个感应罗盘,竟是凭空出现一股剑意,在罗盘之中涌动着。

    “是殿主传来的剑意!”黑衣身影双目一紧,心中明白过来,殿主是想让他杀了这个人!

    这道黑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天荒十三剑剑首,荒一!

    荒一看了一眼感应罗盘,突然发现,罗盘之上的赤红光点只剩下九个。

    之前的时候,他一直没有看过罗盘,所以此时才发现异常。

    “是荒十等人!”荒一目光紧紧盯着罗盘,猛然反应过来,天荒十三剑,有四人已经死了!

    荒一明白过来,双瞳骤然一颤,呼吸微微变得急促,如鹰隼一般的双目释放出可怕的怒火。

    但是仅仅一个瞬间,他便冷静下来,猛然抬头,锁定前方一道青衣身影。

    “剑皇的弟子,这次先饶了你!”荒一心中呢喃一声,他跟着那道青衣身影已经一个小时之久,一直没有出手,就是在等待最佳时机。

    此刻知道同伴惨死,便直接放弃。

    荒一的身影一动,直接消失。

    “放弃了吗?真没劲。”就在荒一身影消失之后,那道青衣身影却是望着前者消失的地方,摇头一笑,显得有些失望。

    这是一张年轻的脸,剑眉醒目,俊朗而妖异,年纪在五十岁之下,但气息却是雄浑无比。

    荒一身为天荒十三剑之首,实力达到天帝八重巅峰,还有高级剑之奥义的境界,却一直跟踪此人,不敢随便出手,足见他对此人的实力非常忌惮。

    更为诡异的是,此人竟然早就知道荒一一直跟着他,根本不怕,反而跟对方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来。

    “这家伙突然放弃,似乎去找另一个人的麻烦了,难道有人比我任奕杭更恐怖,能够引起他的兴趣吗?”任奕杭嘴角一撇,似乎有些不满,随即便循着荒一的气息,跟了过去。

    若是韩凌在这里,一定能一眼认出任奕杭,因为他曾经和后者一同修炼过。

    任奕杭乃是西域剑皇九千盛的得意弟子,曾经在无极山待过一段时间,正是和韩凌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