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凶残至极

    天荒不老令,这是天荒老人当初和聂天谈判之时,留给他的令牌,便于彼此之间的联络。

    此时天荒不老令突然闪出黑芒,很明显是天荒老人要传递什么信息给聂天。

    “糟了!”聂天脸色一沉,猛然想到什么,嘴里吐出一个名字:“独孤逆!”

    昨天雪儿觉醒万剑血脉之时,聂天便已经知道,独孤逆借助这一次机会,凝聚神格了。

    但是当时他没有多想,现在天荒不老有了反应,让他一下醒悟过来,独孤逆要对天荒殿下手了!

    独孤逆虽然是天荒殿的人,但一直都是和天荒殿背道而驰,甚至陷害天荒殿。

    如今他凝聚神格晋升神境,肯定会拿天荒殿开刀。

    “我怎么会忽略这一点!”聂天眉头皱起,大呼失算,身影一动,直接闪身到房间之外。

    “必须马上赶到天荒殿,希望还没有太晚。”聂天眉头皱起,手中出现一个卷轴,直接打开。

    这是他从赵紫一的空间戒指之中得到时空卷轴,足以破开天界神域的时空屏障。

    现在,他要改变一下时空卷轴,直接降临天荒殿。

    聂天身躯一动,周身释放出一股股剑意,向着时空灵阵之中涌入,强行改变灵阵的一些信息。

    “聂天!”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竟是墨如曦和雪儿走了过来。

    墨如曦看到聂天神色紧张,不禁一愣,小脸也跟着慌乱起来。

    “如曦,我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没时间解释了。”聂天看了两个女孩一眼,随即一步踏入时空灵阵之中。

    “聂天,你要去哪儿?”墨如曦见聂天这般反应,却是更加慌乱,竟是一步踏出,也跟着进入时空灵阵。

    “我也要去。”雪儿见状,惊叫一声,竟也跟着进入灵阵。

    聂天愕然一愣,不愿意耽搁时间,心念一动,直接运转卷轴。

    时空灵阵之中,一股恐怖的时空异力出现,凝聚成一个时空通道,将聂天三人卷入其中。

    下一个瞬间,三人周围的环境直接变了,来到一处密林之中。

    “这里是天荒山脉。”聂天神识铺展开,脸色微微一变,看着四周说道。

    他把时空卷轴强行改变,降落的地点有了一些误差,并不是到了天荒殿,而是来到天荒山脉。

    好在天荒山脉距离天荒殿不远,以聂天的速度,数分钟时间就能赶到天荒殿。

    “如曦,雪儿,我们走。”聂天来不及解释什么,背后出现流星之翼,直接将自己与墨如曦和雪儿包裹起来,双脚一踏,身影直冲天际,化作一道黑焰光芒,向着天荒殿而去。

    而在同一时刻,天荒殿上空,一道肃杀的身影屹立着,手中握着一把黑色长剑,全身释放着凌凌战意,杀伐之气冲天。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剑邪独孤逆!

    “今日过后,天界神域再无天荒殿!”独孤逆嘴角扬起一抹阴翳,魔虚百化骤然一剑斩出,一道刺目的剑芒出现,向着天荒大殿落下。

    “轰隆!”一声轰鸣巨响,天荒大殿剧烈一颤,直接沦为一片废墟。

    顿时无尽的惨叫声响起,天荒殿的剑者们当场死掉的,不计其数。

    下一刻,无数道身影冲天而起,慌乱地向着四面八方逃跑。

    独孤逆看到这一幕,竟是眼神一凛,冷冷说道:“想逃吗?那要问问我手中长剑同不同意?”

    冰冷的声音落下,独孤逆一剑刺出,竟是在空中化作无数道诡异剑影,铺天盖地地散开,向着四面八方弥漫过去。

    “啊!”剑影所过之处,一片惨嚎,血色淋淋,惨烈至极。

    这些人的实力大多在天帝境以下,怎么可能承受独孤逆的剑意轰杀。

    “哈哈哈!死吧,全都去死吧!”看到四周的血腥一幕,独孤逆眼中没有半点怜悯,整个人却是更加的狂暴,几乎癫狂地大笑起来,好似眼前的人并不是他的同伴,而是他不死不休的敌人。

    独孤逆也是天荒殿之人,更是深受天荒老人的教导之恩,很难想象,他对天荒殿竟有这么大的恨意。

    “任天荒,苍山雪,我知道你们在这里,都给我滚出来吧!”独孤逆仰天大笑,低吼一声,直接喊出天荒老人的名讳,随即便是一剑轰出,庞然的剑影如山岳降临,直接压下。

    “轰隆隆!”地面之上,咋炸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天荒殿彻底沦为一片废墟,大地瞬间开裂,一道道骇人沟壑,纵横捭阖。

    “独孤逆,你这个畜生!”下一刻,一道狂怒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锋利剑影,向着独孤逆冲杀过去。

    “任天荒,你终于出现了。”独孤逆看着那道身影,嘴角冷冽地扬起,全身的杀意暴烈而起,随即身影一动,周身剑意弥漫开,化作一道庞然剑影,直冲而下。

    虚空之上,两道剑影如两头洪荒蛮兽,高速对冲。

    “轰!”下一瞬间,一声爆炸的轰鸣声响起,两道剑影对撞在一起,猛然一滞,随即一道剑影直接崩碎,一道身影向着地面倒飞过去。

    天荒老人虽然是天帝巅峰实力,但比起独孤逆来,还是差得太多,连对方一剑都接不住。

    “老师!”就在这时,一道凄厉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将半空之中的天荒老人接住。

    “我的好老师,好师兄,你们终于出现了。”独孤逆身影稳住,屹立在半空之中,冷冽一笑,杀机毕露。

    “老师!”苍山雪没有去管独孤逆,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天荒老人,哀嚎一声,悲痛至极。

    “苍山雪,逃!”天荒老人气息微弱,用尽所有力气,说出一句话,竟是要苍山雪逃跑。

    说完最后一句话,天荒老人双眼一合,最后一抹生机,荡然消失。

    “老师!”苍山雪哀痛一声,惨叫出来,全身的剑意勃然而起,向着四周炸裂开。

    “老东西,你终于还是死了。”独孤逆一剑杀掉自己的老师,眼中没有半点悔意,却是无尽的快意。

    “独孤逆,你这个畜生,你杀师!”苍山雪猛然抬头,看着高空之上的独孤逆,狂声怒吼。

    杀父杀师,乃是武者禁忌!

    苍山雪没有想到,独孤逆竟然真的凶残到这种地步,连老师都杀。

    “杀师又怎样?”独孤逆冷冷一笑,沉声说道:“当任天荒把殿主之位传给你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这一刻!”

    冰冷的声音,竟是理直气壮。

    区区的一个殿主之位,竟让独孤逆嫉恨这么多年。

    “你这畜生,我今天就要代老师清理门户!”苍山雪怒不可遏,暴吼一声,身影一动,直接向着独孤逆冲杀过去。

    “找死。”独孤逆嘴角扬起一抹冷蔑,肃杀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