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1章 黑暗魔元

    房间之中,聂天强忍着剧痛,不停地凝聚着神奕力,试图凝聚出神格。

    但他越是这样,虚无之心就越是狂暴,无尽的虚无黑焰在他的身躯之内燃烧着,似乎要将他的身躯焚为灰烬。

    “啊!”烈火焚身的痛苦让聂天无法承受,一下惨叫出来。

    他的全身涌出茫茫的黑色火焰,整个人好似瞬间燃烧了一般。

    “聂天!”这个时候,雪儿察觉到不对劲,推门进入,入眼的一幕让她一下愣住。

    聂天面目狰狞扭曲,全身喷放着狂暴的黑色火焰,整个人就像是黑暗魔王一般。

    “糟了!”聂天虽然身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意识还保持着清醒,他感觉到虚无之心已经无法控制,心中惊叫一声。

    “这下麻烦了!”帝释天也意识到什么,叫道:“聂天,你强行凝聚体内的神奕力,激起了虚无之心的反抗,虚无黑焰之中的灭世之力就要释放出来,这绝对是你无法承受的力量!”

    帝释天也没有意识到,虚无之心竟然已经变得如此强大,似乎是吸收了太多的力量,再加上神奕力的激发,彻底无法控制。

    聂天此时选择凝聚神格,已经算是及时,若是他再晚几天,恐怕体内神奕力刚一运转,整个人就会被虚无之心直接吞噬。

    聂天感觉到虚无之心开始吞噬他体内的神奕力,他的身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冷静!”聂天心中低吼一声,既然他已经开始凝聚神格,那就不能停下,必须进行下去。

    这一次,他和虚无之心之间,绝对是生死存亡的较量。

    若是他能成功凝聚出神格,那就能暂时压制虚无之心;若是不能,那就要被虚无之心吞噬。

    “聂天,这个时候我也帮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了!”帝释天的声音响起,极度紧张。

    他寄居在神魔元胎之中,若是聂天身死,他也要跟着死掉。

    “嗯!”聂天重重点头,强忍剧痛,运转神奕力的同时,第十元脉之内的星辰之力也如惊涛骇浪一般狂涌出来,轰击虚无黑焰,阻止其吞噬神奕力。

    用神奕力凝聚神格,本来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若是神奕力被虚无之心吞噬太多,凝聚神格便不可能了。

    星辰之力,神奕力,虚无黑焰,三种可怕的力量在聂天的体内激烈对抗着。

    聂天身躯剧烈地颤抖起来,周身的黑色火焰更为狂暴地燃烧起来,同时无尽的星芒也跟着释放,房间之中充斥着各种狂暴的力量。

    “聂天。”雪儿看着聂天,喃喃开口,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雪儿用力摇了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尽力去感知聂天的身体,说道:“他在凝聚神格,但他体内的魔火之力在吞噬他的神奕力。”

    雪儿是三生之脉,而且觉醒了万剑血脉,感知能力很强。

    此时她的脑海有点混乱,很多陌生而熟悉的画面在脑中不停地闪现着,让她无法静下心来。

    “啊!”就在这个时候,聂天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尽管他调动了所有的星辰之力,但还是没能压制住虚无之心,他的身体开始疯狂地燃烧起来。

    在这一刻,聂天感觉自己的每一块骨骼,每一寸肌肤,都在灼灼发痛,让他无法承受。

    如果不是因为他意志力超强,早就昏死过去。

    “轰!轰!轰!”聂天身体之中,无尽的狂暴火焰汹涌着,如万蛇狂舞,无情地吞噬着他的力量。

    灵魂和血肉的双重痛苦之中,聂天的神识开始变得有些迷乱。

    恍惚之中,他隐隐感觉到,体内一个神秘的地方,一股黑暗魔能突然冲出来,如狂风一般,疯狂压下,竟是在帮他对抗虚无之心的吞噬。

    “这是……”同一时刻,帝释天的声音响起,显得惊慌错乱,叫道:“神魔元胎的魔元!”

    魔元,一种类似于神格的东西,乃是神魔元胎独有之物,正是因为魔元的存在,神魔元胎才能转世重生。

    虚无之心吞噬聂天的身体,竟然激发出了神魔元胎的魔元之力!

    “嗤嗤嗤……”可怕的声音在聂天的身躯之中响彻起来,魔元之力极为狂暴,不停地冲击虚无黑焰。

    虚无黑焰在魔元的狂暴冲击之下,竟是收敛许多。

    然而随着魔元的力量释放出来,聂天却是感觉到神识越来越迷离,竟然让他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神魔元胎的魔元,蕴含着极其暴戾的黑暗魔能,这种力量,不是现在的聂天能够掌控。

    魔元之力,帮助聂天压制了虚无之心,但却让他瞬间陷入了癫狂状态。

    “吼!”聂天双目猛然睁开,两只眼睛竟是纯黑之色,闪烁着暗黑邪芒,冷厉肃杀,似乎要吃人。

    “糟了,是他血液中的那种邪恶的力量爆发了。”雪儿看到聂天突然变了,美眸闪烁一下,却依旧保持着平静。

    雪儿能够嗅到其他人的血液气息,这并不是假的。

    她曾经说过,聂天血液之中的杀伐之气太重,而且有一股邪恶的气息。

    此刻,正是聂天血液中的邪恶气息失控了。

    “吼!”这个时候,聂天猛然站起来,纯黑的双瞳释放着可怕的光芒,竟是低吼一声,如发狂的蛮兽一般。

    “雪儿,快离开!”神识之中,最后的一抹神识苏醒,聂天眼神闪烁一下,大叫一声,然而下一瞬间他就彻底失控失控,身影一动,如野兽一般,向着雪儿扑过去。

    雪儿站在原地,却是一动未动,任凭聂天扑在她的身上。

    其实以她的实力,即便是癫狂状态下的聂天,她也能一剑秒杀。

    但她的脑海之中却是闪烁着很多画面,让她无法下手。

    “噗!”聂天抓住雪儿双肩,如野兽一般,张开了大口,直接咬在后者洁白如雪的脖子上,竟是开始吸吮后者的血液。

    雪儿感觉到体内的血液不停地流失,手中出现赤红长剑,却根本没有勇气提起来。

    聂天喝下雪儿的血液,顿时感觉到一股其妙的力量涌入体内,竟是将他体内狂暴的魔元之力冲淡不少。

    “雪儿!”聂天猛然醒转过来,眼神竟是有了瞬间的清澈,开口喊了一声,但下一刻体内的黑暗魔元便再度变得狂暴,让他神识癫狂。

    “嗯?”雪儿美眸闪烁一下,旋即明白了过来,她的血液能够帮助聂天恢复镇定。

    想到这一点,雪儿伸出如羊脂白玉的手臂,洁白的手腕露出聂天眼前,后者见状,一口咬下,贪婪地吸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