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 至高级别

    魔龙城偏僻小巷之中,一名枯瘦老者强势降临,周身气势弥漫开,竟是逼得那黑袍人连连后退,差点站立不住。

    聂天感觉到全身压力尽数化解,同时一股柔和之力在他的体内涌动,让他感觉到说不出的舒爽。

    “好恐怖的人!”他目光不由得一凝,看着眼前的枯瘦老者,心中惊讶至极。

    那黑袍人的实力已经至少是上位神,而这名老者的实力显然远在前者之上,保守估计,应该是主神级别,甚至有可能是至高神!

    “阁下是什么人?”那黑袍人也是惊讶不小,黑袍之下的双目闪烁出一股怪异的神芒,冷冷说道:“这件事情与阁下无关,请你不要插手!”

    “很不巧,你来到老头子的地盘了,这件事我非管不可。”枯瘦老者沉沉开口,声音幽咽沙哑,无形之中透着一股神秘和不可抗拒。

    “嗯?”黑袍人再度一愣,平静了一下,说道:“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别拿你背后的那些人吓唬我,没用的!”枯瘦老者嘿然一笑,显得极为戏谑,随即却是脸色一沉,说道:“回去告诉你背后的人,这位公子是我朋友,若是想动他,先问我老头子同不同意!”

    冰冷的声音化作无形波动,逼得黑袍人再次后退数步。

    “后会有期!”黑袍人目光闪烁着,已是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眼前的老者的对手,低吼一声,身影一动,化作一团黑气离开。

    聂天看到黑袍人被枯瘦老者三言两语吓跑,不禁眉头一皱,目光看向枯瘦老者。

    这是一张看上去非常苍老的面孔,精瘦的面孔上皱纹遍布,身躯也略显佝偻,给人一种行将朽木的感觉。

    只有那一对眼睛,囧囧有神,显得极为深邃。

    聂天的神识探入老者身体之内,却是感觉进入一片汪洋大海,无法探知出一二。

    “好可怕的气息!”聂天心中震撼,这种深不可测的实力,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领略过,那就是黑狱之皇叶擎海。

    毫无疑问,眼前的枯瘦老者,和叶擎海是一个级别的强者!

    聂天估计,此人的实力,应该在至高神级别!

    “多谢先生出手相救。”聂天冷静下来,上前一步,微微躬身道谢。

    “老师,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不等枯瘦老者开口,那名瘦小的少年突然走了过来,一脸诧异地说道。

    “老师?”聂天猛然一愣,没想到这老者居然是那少年的老师。

    “臭小子,若是我不来,你还能把这为公子带回去吗?”枯瘦老者瞪了那少年一眼,虽是在责骂,但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却是浓浓的疼爱之意。

    聂天在旁边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跟踪他的少年是受了枯瘦老者的命令,专门过来找他。

    “年轻人,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说吧。”枯瘦老者看向聂天,眼神打量了后者一下,淡淡笑道。

    聂天眉头皱起,心中在判断着。

    “你放心吧,我不是你的敌人。”枯瘦老者笑了一声,说道:“而且以我的实力,若是真的要对你不利,你觉得自己还能站在这里吗?”

    聂天愕然一愣,微微有些尴尬。

    枯瘦老者说得没错,若是他真的要对聂天下手,一百个聂天也躺在地上了。

    聂天当即不再犹豫,跟着枯瘦老者和少年一起离开。

    片刻之后,聂天等人来到一处荒芜之地,四周一片荒凉。

    聂天眉头皱起,一脸诧异,不明白枯瘦老者带他来这里干嘛。

    就在这个时候,枯瘦老者手中突然结出一个印式,随即空间颤动一下,竟是凭空出现一道时空之门。

    “跟我来吧。”枯瘦老者淡淡一笑,一步踏入时空之门。

    聂天回头看了雪儿一眼,微微点头,拉着后者一起进入。

    下一刻,时空转换,聂天一步落下,人已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是什么地方?”聂天看着四周,树木繁茂,花草盛放,一片生机盎然,好似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一般。

    “这是我的住处。”枯瘦老者微微一笑,迈步向前走去。

    众人很快来到一处草庐前,枯瘦老者点头笑道:“草舍简陋,还请公子不要见怪。”

    “哪里。”聂天笑着回应。

    他完全没有想到,枯瘦老者竟是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完全与外界的空间隔离。

    不多时,聂天和枯瘦老者进入草庐之中,在正堂就坐。

    “我叫铭悔,他是我的弟子羿狄。”枯瘦老者淡淡一笑,直接开口说道。

    “我叫聂天,她叫雪儿。”聂天点头回应,但他听到枯瘦老者的名字叫铭悔,目光不由得颤动一下,随即说道:“铭老,听你刚才的话,似乎你早就知道我要来,所以特意让羿狄兄弟去找我,是吗?”

    刚才铭悔和羿狄的对话,聂天听得很清楚。

    羿狄跟踪他,正是受了铭悔的命令,专门来找他。

    这无疑说明,铭悔早就知道他会来魔龙城,所以一早就让羿狄等着他了。

    聂天很奇怪,铭悔怎么会知道他要来这里。

    “对。”铭悔倒也不做作,直接点头,随即拿出一个古朴卷轴,扔给聂天,说道:“聂天,你看下这个,就会明白了。”

    聂天接过卷轴,摊开一看,不禁目光一颤,惊叫道:“魔火图!”

    在聂天面前出现的,正是魔火图,而且是第二魔火虚无之心的魔火图。

    此刻,魔火图上闪烁着一个光点,而位置赫然就是聂天现在所处的位置!

    “你是通过魔火图知道我的行踪!”聂天马上明白过来,愕然一愣,一脸骇然。

    原来铭悔竟是通过第二魔火图,知道了聂天的行踪。

    “没错。”铭悔淡淡一笑,说道:“你虽然融合了虚无之心,但是却无法压制虚无之心的灭世之力,反而让虚无之心变得狂暴,所以魔火图能够感应到虚无之心的存在。”

    一般而言,魔火一般被武者融合,魔火图就感知不到魔火的存在。

    但是聂天虽然融合了虚无之心,却无法压制住这个强大的魔火,反而让魔火气息更加狂暴。

    铭悔正是通过虚无之心,所以知道了聂天的存在!

    “聂天,其实在你刚刚进入域界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的存在,所以一直在等你。”这个时候,铭悔目光闪烁一下,诡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