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 鬼痕面目

    “鬼痕!”聂天看到鬼痕的身影,不由得眉头一皱,惊讶非常。

    他没有想到,鬼痕也来惊神域界了,居然还出现在魔龙城中。

    他记得,鬼痕和天工有过约定,以后要呆在天工身边,知道后者死掉。

    聂天猜测,应该是天工知道了鬼痕晋升神境了,不愿意再拖着后者,所以就让他来惊神域界了。

    “我们过去看看。”聂天身影一动,立即冲了过去,雪儿和羿狄赶紧跟上。

    高空之上,两道身影屹立着,其中一人是鬼痕,而另外一人则是一名容貌清秀的青年男子,眼神之中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剑纹境界!”聂天的神识首先锁定在鬼痕身上,立即察觉到,后者的剑道境界已经达到剑纹境界。

    鬼痕在天界之时,就已经是终极剑之奥义剑者,而且在此境界停留了很长时间,来到惊神域界之后,剑道境界提升,并没有什么奇怪。

    鬼痕此时的打扮和在天界之时一样,全身隐在黑袍之中,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孔。

    “阁下,我不想与你为敌,请你不要自找麻烦。”高空之上,鬼痕淡淡开口,声音之中透着十足的冷漠。

    “不想与我为敌,那就脱下你的黑袍,让我看看你的脸!”青年男子阴阴一笑,双眸之中的杀意更加明显。

    这家伙和鬼痕一战的理由很奇葩,就是想看看鬼痕的黑袍之下,到底是一张怎样的面孔。

    “阁下,我奉劝你不要这样做,这对你没有好处。”鬼痕再次开口,显然不想和这人动手。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是好奇心重。”青年男子挑眉一笑,说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自己摘下黑袍,一个是我杀了你,摘下你的黑袍。你会选哪一个呢?”

    阴冷的笑声,在空中激荡着,显得有些变态的癫狂,同时透着十足的狂霸,似乎他根本没有将鬼痕放在眼里。

    “剑家的人,还是这么霸道啊。”一旁,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透着淡淡的嘲讽。

    聂天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声音,循声望去,竟是看到了一个熟人,断肠公子!

    “他也在这里!”聂天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断肠公子。

    他当然知道,断肠公子并非逆鳞的人,他的装扮也和逆鳞之人大相径庭。

    聂天很好奇,断肠公子和任金婵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

    “这人到底是谁,怎么这么霸道?人家穿着黑袍,也碍他的事了!”

    “人家是天剑神宫的人,当然霸道了!”

    “天剑神宫!难道是十二神宫之中排名第二的天剑神宫?”

    “当然!这人好像叫剑冬,乃是天剑神宫年轻一辈的天才剑者,只有两百多岁,已经是剑脉境界的剑者了!”

    人群望着高空之中的两人,低声议论着。

    “剑脉剑者!”听到众人的议论,聂天眉头微微皱起,目光不禁锁定那名天剑神宫的剑者,剑冬。

    天剑神宫,在十二神宫中排名第二,其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这个剑冬只有两百多岁,竟然已经是剑脉剑者,剑道天赋确实很强。

    “这家伙是剑脉剑者,鬼痕有点危险了。”聂天眉头皱起,心中喃喃说道。

    虽然鬼痕融合了夕刃心炎,但他的剑道实力比剑冬弱了一个大境界,而且实力也只有下位神初期而已,不太可能是剑冬的对手。

    “既然你执意一战,那我就陪你一战。”鬼痕黑袍之下的双眸闪烁一下,冷冷开口,手中出现鬼夜之雨。

    “凭你也想与我一战?”剑冬冷笑一声,好似听到一个笑话,随即冷厉叫道:“送你四个字,不自量力!”

    尖厉的声音落下,剑冬双目一沉,随即手中出现一把白色寒剑,正是他的元灵之剑,霜尘冰封。

    “一剑,要你的命!”剑冬冷冷开口,长剑一指,顿时一道白色冰霜出现,空间之中弥漫出铺天盖地的寒意,空中竟有霜雪落下。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侵入身体之中,让人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嗯?”鬼痕目光微微一皱,感觉到逼人的寒气扑面而来,鬼夜之雨直接刺出,一道水幕出现,瞬间凝聚成一柄水波之剑,轰然向着剑冬压过去。

    剑冬却是冷冷一笑,根本没有将鬼痕的攻击放在眼里。

    “轰!喀喀喀……”就在那水波之剑与扑天的寒意相撞的瞬间,一声轰鸣之后,接着巨大的剑身竟是被瞬间冻结,成了一把寒冰巨剑。

    “嘶!好可怕的力量!”人群看到这一幕,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中狂颤。

    虽然只是第一次交锋,但所有人都看出来,剑冬的实力比鬼痕强大太多了。

    “嗯?”鬼痕也是猛然一愣,眼神都是禁不住剧烈颤抖一下。

    “死吧!”就在这一瞬间,剑冬低吼一声,庞然的寒意竟是化作万千寒冰利刃,顿时呈万箭齐发之势,向着鬼痕狂压过去。

    “糟了!”鬼痕眉头一皱,心知不妙,体内涌出一股炽烈的火焰剑意,化作一面火盾,将他全身包裹起来。

    “火属性剑意!”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再度一愣。

    刚才鬼痕一剑,所展现的明明是水属性的剑意,如今却又使用了火属性剑意,实在诡异。

    水火不相容,这个道理谁都懂,为什么鬼痕能同时拥有水火两种属性的剑意?

    “夕刃心炎!”聂天目光微微一凝,马上反应过来,鬼痕正是在使用第六魔火夕刃心炎的力量。

    夕刃心炎是第六魔火,不到万不得已,鬼痕是不会使用的,因为一旦被人看出来,他将因此成为众矢之的。

    第六魔火,谁不想得到!

    “魔火!”剑冬目光微微一颤,猛然反应过来,眼神一喜,流露出巨大的狂热。

    “嘭嘭嘭……”下一刻,无尽的寒冰利刃轰击在夕刃心炎凝聚而成的火盾之上,发出剧烈的闷响。

    夕刃火盾初始还能承受住寒冰利刃的攻击,但时间一长,其上却是出现了刺目的裂痕。

    “不好,火盾挡不住了!”聂天察觉到不对,心中惊叫一声。

    “轰!”下一刻,夕刃火盾再也承受不住冰刃的攻击,轰然破碎。

    接着无尽的寒意冲向鬼痕,他周身的黑袍竟是被直接撕裂,破碎。

    高空之上,一张满目疮痍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这张脸非常恐怖,千疮百孔,布满了荆棘毒瘤,让人看上去第一眼就感觉到恶心。

    “这……”聂天猛然一愣,他从来没有见过鬼痕的真面目,没想到后者的面孔竟是这样。

    而下一刻,聂天突然注意到,鬼痕的两只耳朵非常尖细,头发也是金黄色的。

    “鬼痕!”聂天猛然醒悟过来,心中惊叫一声:“他是一个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