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众矢之的

    “精灵!”聂天脸色唰地一变,禁不住有些惊骇。

    他万万没有想到,鬼痕居然会是一个精灵!

    昔日的天界五大剑道巅峰之一,居然不是一个人类!

    聂天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鬼痕一直隐在黑袍之下,这不仅仅是因为他那张千疮百孔的脸,更是因为他的精灵身份。

    上古之时,精灵,矮人等种族,被其他强大的种族覆灭,只有极少数活了下来,而且地位低下。

    现在聂天当然已经知道,覆灭精灵矮人等种族的人,是逆龙族!

    正是因为精灵矮人的地位低下,所以鬼痕才不敢露出真面目。

    即便强横如他,若是让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恐怕在天界神域也无法生存下去。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铁律,容不得异类存在!

    就在鬼痕的黑袍被撕碎的时候,众人看到那张丑陋的脸,还有那格外刺目的耳朵和头发,顿时愣住了。

    气氛在瞬间变得死一般的静寂,甚至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无数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鬼痕,显得震撼而鄙夷。

    那种眼神好似在谴责,鬼痕是一个不该存在的人,他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鬼痕身影屹立高空之中,猛然抬头,眼神之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的反应非常平静,平静得令人心悸。

    鬼痕目光扫视一遍众人,随即体内涌出一道混沌的雨幕,将他包裹起来,掩盖住身影和面孔。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如梦初醒地反应过来,顿时惊叫起来。

    “精灵!这家伙是个精灵!”

    “精灵本来就是异类,此人居然敢出现在域界,简直就是找死!”

    “如此丑陋的精灵,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杀了他!杀了他!”

    到了最后,人群之中响起的竟是山呼海啸的一般的咆哮声,都是要杀了鬼痕。

    聂天眉头皱起,一脸低沉。

    鬼痕是他的朋友,无论他是什么人,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你已经看过我的面目,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吧。”许久之后,人群的呼喊渐渐弱了,鬼痕却是淡淡地开口,说完之后,直接转身离开。

    “这就想走?”剑冬此时却是阴冷一笑,嘴角浮现一抹冷冽之意,冷然道:“既然你是一个下等种族的人,那我就更没有理由让你离开了!”

    冰冷的声音落下,剑冬身影一动,手中霜尘冰封直接刺出,肃杀的意见,寒意凌冽,空中一道巨大的冰寒利刃呼啸而出,向着鬼痕直接压下。

    剑冬此刻真正在意的,其实是鬼痕体内的夕刃心炎,若是他能够得到夕刃心炎,剑道境界和实力都有可能再度提升。

    在他看来,夕刃心炎在鬼痕这种人身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轰!”一瞬之间,虚空猛然晃动一下,天地之间充斥着冰寒彻骨的凉意,极为恐怖。

    剑冬不愧是剑脉武者,剑纹之强,非常可怕,举手投足之间,便能冰封一片天地。

    “好可怕的一剑!”人群看到这可怕的一剑,不禁目光一颤,惊叫出来。

    鬼痕却好像没有半点察觉,只是平淡地走着,并没有反抗的意思。

    他知道,当自己的身份暴露的时候,他便再也没有机会离开这里。

    就算剑冬不杀他,下面的人群之中,一样有人会杀他。

    “小心!”就在此时,聂天低吼一声,随即双脚一踏,背后双翼猛然一震,身影化作一团虚无黑焰,冲天而起。

    “天地诡道,杀!”聂天身影极快,瞬息便至,随即长剑击出,天地双诡齐出,两条燃烧着可怕黑焰的巨蛇翻滚出来,向着那寒冰利刃轰击过去。

    “轰隆隆!”空中一声巨响,寒冰利刃被强势挡下,两条黑焰巨蛇也随即被冰封,直接崩碎。

    聂天身影微微一滞,竟是禁不住后退数步,随即稳住。

    剑冬的实力是下位神后期,其神格并不比聂天的魔元强,但其剑道境界却是比聂天高出一个大境界。

    “嗯?”剑冬看到自己的一剑被人挡下,不由得脸色一沉,当他看到聂天的面孔,竟然如此年轻,更让他脸色阴沉起来。

    一个如此年轻的剑者,竟然挡下了自己一剑,这让剑冬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聂天!”鬼痕猛然转身,看到身后的熟悉身影,不禁目光一颤,惊叫出来。

    “鬼痕,好久不见了。”聂天淡淡一笑,说道:“实在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聂天大声说笑着,根本没有将剑冬放在眼里,这让后者心头的怒火更胜。

    “臭小子,你是什么人?”剑冬怒不可遏,狂吼一声,眼神之中涌动着肃杀之翼。

    人群的目光也在此刻聚焦到了聂天的身上,眼神诧异震撼,纷纷在怀疑,聂天是不是疯了?

    在这个时候救下一个精灵,这简直就是在公然宣布和下面的所有人作对。

    但是聂天却根本不在意这些,回头看了剑冬一眼,淡淡说道:“我是什么人,跟你有关系吗?”

    “你……”剑冬被聂天的话一堵,顿时感觉胸口憋了一团闷气,咽不下吐不出,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是他!”这个时候,下方的断肠公子也认出了聂天,眉头不禁一皱,心中说道:“这小子居然在这个时候出手,难道不怕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吗?”

    “臭小子,既然你想救人,那就跟他一起死吧!”剑冬眉头一皱,随即杀机毕露,霜尘冰封出手,茫茫寒意化作无尽的冰霜,漫天的寒冰利刃出现,铺天盖地的向着聂天压下。

    这一次,剑冬真的动怒了。

    他当然看出来,聂天已经是剑纹剑者,而其年龄居然只有二十多岁,这让剑冬更加不允许聂天活下去。

    对他而言,聂天是一个潜在的对手,直接杀掉最好。

    “这就想杀我吗?”聂天冷笑一声,背后双翼一动,周身涌出磅礴的星辰之力,迅速凝聚成一面星辰之盾,同时虚无黑焰也更为狂暴地释放出来,整个人像是一柄黑焰巨剑,直直地向着剑冬冲杀过去。

    “他在干什么?”人群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头一颤,目光瞬间呆滞。

    聂天面对剑冬的出手,不退反进,这是在找死吗?

    “聪明!”此时,断肠公子却是嘴角微微一笑,喃喃说道:“剑家小子使用这种大规模的攻击,是担心对手逃掉,可惜的是,这个叫聂天的银发小子却是反其道而行之,直接迎着寒冰利刃冲过去,实在杀了剑家小子一个措手不及。”

    断肠公子目光灼灼,嘴角突兀地扬起。

    他知道,这一招过后,剑冬必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