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八八章 大丰收
    沈溪睡醒时,俘虏的审讯以及战果的清点工作已经基本结束。

    根据得到的口供,这伙匪寇盘踞硇洲岛竟然有三十年之久。正统和成化年间,桂平发生民乱,叛军在其领袖侯大狗率领下,转战粤桂之地,一度攻占梧州府城得手,并侵入肇庆府和罗定州,声势浩大。

    成化年初,叛军被官军重兵剿灭,其中一部分人马突出重围,流窜南下,自容县、陆川进入粤省高州府,于云开大山南麓落草。

    成化五年贼人分裂,其中一部自五里山港出海,先是在南三岛安营扎寨,没过多久就被宁川所官兵进剿,于是不得不再次南窜,抵达硇洲岛后发现岛上的南宋行宫遗址,贼人大喜过望,于是利用原址建立起坚固的营寨。

    此后,这伙匪寇几次打退官军进剿,势力越发壮大,成为雷州湾附近首屈一指的海匪,一直到今天才被沈溪带兵剿灭。

    硇洲岛一战,官军共斩杀盗匪四百二十九人,其中有一百六十六人死于土堡内的烟熏、佛郎机炮和无良心炮的轰炸以及慌不择路跳墙和相互践踏而亡,其余二百六十三人则是逃出城后,被官兵斩杀。

    俘虏八百四十二人,多数是妇孺,其中又以伤病号居多。

    此役缴获黄金六千余两,银子合计三万四千九百余两,铜钱二万九千多贯,牛八十九头,羊三百四十七只,还有鸡鸭鹅等等,另有香料、珠宝玉器、药材、丝绸、绢布、麻布、茶叶、粮食、盐等等,所有货物加起来,差不多价值五六万贯。

    可以说这伙盗匪几十年积攒下来的家底,被沈溪连根拔起。

    沈溪心想,还是当土匪和海盗好啊,干的是无本买卖,在陆地上就抢了无数富户,等当上海盗更不得了,守着航线赚大钱。

    难怪岛上的女人比男人多,有了钱就可以去买女人回来,小小的海岛被经营成一个封闭的独立王国,有相当于国王的首领,有一套简单的行政和军事体系,有管理行政的军师,有统兵的将领,还有买来的奴隶干活,出去抢劫时更是分工明确,所以无往而不利。

    为稳定军心,沈溪当场派发八千余贯铜钱的赏钱,平均下来一个官兵有四贯钱,几乎相当于军户一家好几个月的收入,一时间现场欢声雷动。此外,沈溪又给了随同出征的两位副千户黄金各百两、十个百户黄金各二十两、四十个总旗黄金各十两的奖励,另分别赏赐纹银两百两到二十两不等,把他们的嘴牢牢堵住。

    羊和家禽,沈溪宣布将悉数作为犒赏官兵的奖励,但需要返回陆地后才能宰杀一批。耕牛运回广州府充公……在这时代,牛是重要的生产工具,并非猪羊这些牲畜可以相提并论。那些货物,沈溪则准备一口吞下,回去后全部交给惠娘的商会,反正他的队伍没有监军,此次剿匪自己这个三省督抚最大,负责清理财物的又都是自己人,只需要在上报朝廷的账册中把相应的缴获删去即可。

    从硇洲岛到雷州府府治海康县县城并不远,不管怎么说沈溪都得去露个脸,表示我这个三省督抚来过此地。

    第一批运输船队等财货装载好就出发,第二批要等到明天才走,一方面是继续搜索城寨,掘地三尺,看看这伙匪寇有没有在地下埋藏有东西,同时防止岛上有漏网之鱼。

    沈溪自然是跟随第一批人马出发,主要是这些天在海船上晃得他七晕八素,想赶紧到陆地上睡个踏实的安稳觉,另外便是大量金银和缴获物资需要他看管,由不得半点马虎。

    当天中午船队离开硇洲岛,一路顺风顺水,入夜前已抵达双溪河口,在南浦津埠停靠。

    南浦津埠为雷州府主要河流南渡河上的最大港口,它位于南渡河与花桥河的汇合处,港口长五千余米,最宽处两千余米,最窄处一千米,弘治年间该港口的水深在十米左右,完全可以容纳舰队停靠。

    自唐初开埠以来,南浦津埠便一直是雷州府城海上进出的咽喉、雷州半岛海上交通枢钮和对外贸易重要港口。

    沈溪先派人登岸,在巡检司的巡检陪同下,到海康县城传报雷州知府衙门,大军随后登岸,在港口附近安营扎寨。

    之前雷州府衙已经知晓三省督抚正在雷州湾剿匪,知府胡滨听闻沈溪亲自统兵到来,连夜带人出城到港区迎接,同时带来大量犒劳物品,包括粮食和鸡鸭鱼肉等。

    胡滨抵达时,军中的犒劳宴已在进行,仅仅大肥羊就宰了二十只,既有用来烤制的,也有用来炖汤的,再加上航海时捕捞的鱼获,食物无比丰富。只因驻扎在城外,为安全考虑,依然不许饮酒,而且换作两班吃,一班负责警戒守卫,另一班则大快朵颐。

    这天已是冬月二十一,正值隆冬时节,小冰河期的雷州半岛晚上气温居然只有五六度,沈溪不得不给自己添上厚厚的冬衣。

    中军大帐内,沈溪见到了胡滨,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进士,虽然书读得多,但人并不迂腐,礼数上很周到,一来便给沈溪准备了份“薄礼”,却是一方锦盒,里面不是很沉,沈溪没打开就知道多半是珠宝玉器等名贵东西。

    胡滨笑道:“沈大人统兵扫荡匪寇,方来雷州府便令贼子闻风丧胆,百姓无不拍手称快。明日大人进城,下官召集城中士绅百姓迎接,同时会在向朝廷的奏本中,赞扬大人您平匪的功绩!”

    沈溪有些不耐烦,真是有什么样的官,地方上就会有什么样的表现,雷州府匪寇横行,百业凋敝,和胡滨的不作为有很大关系。

    胡滨绝对不是清官,但要说他是赃官也不对,因为即便他要贪,在雷州府这种地方,也刮不了多少地皮。这种庸碌的官员在大明一抓一大把,平日道貌岸然,想抓他们的小辫子不易,可一旦让他们巴结上司,或者是为了仕途奔走,那他们就会原形毕露,丑态尽现。

    沈溪笑了笑,道:“胡知府抬举了,本官不过是奉皇命办差。胡知府带来之物,给将士们的,本官替三军将士谢过,给本官的,胡知府请拿回去吧,本官不想知道里面是何物!”

    对沈溪来说,此次出征收获已经足够,没必要在收受钱财上被人诟病。

    胡滨稍微迟疑了一下,这种单独的会面,送了财礼神不知鬼不觉,不收的人真不多见,没想到此番竟然遇到沈溪这样一个“油盐不进”之人。

    胡滨不敢胡来,赶紧把木匣重新抱回怀中,此时外面有人进来通报,说是将士们请沈溪一同出去庆祝。

    沈溪笑道:“胡知府,可否与将士同乐?”

    胡滨作为文人,一向看不起武夫,但沈溪说要与将士同乐,他不能出言拒绝。无奈之下,只得跟在沈溪身后,来到官兵中间,随便找了个篝火堆坐下,心中感觉无比的别扭。

    因为不能饮酒,士兵拿刚炖好的羊肉汤代替酒水,喝起来倒是畅快。沈溪也忍不住喝了几碗,不是他对这没有经过处理膻味极重的羊肉汤有多欣赏,只是这鬼天气实在太冷,必须要喝点热汤来暖暖身子。

    ……

    ……

    所谓庆功宴,不过是让将士们大口喝汤,大口吃肉,由于没有酒水,官兵的兴致普遍不高,不到两个时辰庆功宴就宣告结束。

    沈溪回到中军大帐,六丫端着热茶和点心进来,放在桌上,然后站在一旁看着沈溪,以沈溪对她目光的解读,这丫头又馋了。

    “想吃,自己拿到一边吃去,不过吃完记得擦嘴!”沈溪道,“吃饱了回自己的帐篷去睡!”

    “知道了。”

    六丫对沈溪没之前那么胆怯,眉开眼笑地抱着点心盘子到了一边,“吧嗒”“吧嗒”吃起来。

    点心是府衙送来的,除了沈溪外别人可享受不到新鲜的雷州特产叶搭饼和糖白饼,六丫从小到大,根本不知道点心为何物,吃到甜食只觉是珍馐百味,胃口大开。

    沈溪不禁想到朱山,两个人在吃相很相似,但块头却大相径庭。

    自从在海里把马九救上来后,六丫在军中地位飙升,当然主要还是她平日里能自由进出沈溪的大帐,旁人见了她不敢轻视,那些官职低的小校甚至还要行礼,但每次六丫都是快速跑开,对她而言,军中上下除了沈溪和马九外,其余都是很危险的人物。

    之前她只信任沈溪一人,自从救了马九之后,马九对她的态度变得恭敬有加,她对马九也就没了那么多戒备,但她清楚马九对她更类似于对救命恩人的感激,在六丫心目中,还是沈溪最可靠。

    沈溪没理会六丫,继续写他的奏本。

    虽然眼下取得的战功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可上奏的奏本却不能怠慢,不然朝中人又会说他只会在地方上捣乱,没有建树,然后建议弘治皇帝将他撤换。

    他是两位尚书和一位阁老联合保举的,还是弘治皇帝亲自委命,即便不为自己的功劳着想,也要为四位“大佬”的面子着想。如果连弘治皇帝都觉得委任他到东南三省是个错误,那他可就真的算玩完了。

    给朝廷上奏,除了如实把这一路平匪的战果上报外,再就是阐明他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好听的自然要说,比如国泰民安,百姓富足,但也要把地方的弊政如实上奏,诸如沿海卫所和官府对匪寇的纵容和默许,还有禁海后沿海土地已经临近海岸的那些个岛屿荒芜一片等等。

    沈溪可不会主动提开海禁的事情,只是要引发弘治皇帝以及朝中大臣的思考,为什么大明沿海这么不太平,难道设立卫所派驻军队都无济于事?

    最后,沈溪还得主动告罪,因为自己对政事“怠慢”,才会造成地方民政和军政出现许多问题。

    其实,这是从另一个方向给地方三司衙门施加压力。

    所谓的民政,可不归我沈溪管,而是布政使司衙门的差事,我这边一边平匪,一边查明地方弊政,为天子分忧,而你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却什么事都不干,整天跟朝廷弹劾我的过失。

    如此一来,皇帝老儿就要琢磨一下,到底是这个后生督抚体察朕意,还是那些老臣更懂得为国尽忠?

    ***************

    PS:第一更到!

    天子现在趴在床上码字,好辛苦啊!大家可怜可怜,来一点儿月票鼓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