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九一章 疑惑
    夏特利的脑子没沈溪那么好使,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大明的官兵用早已绘制好的“通缉令”,能对照着图像把通缉犯给找出来?

    难道这些人原本就被大明官府通缉?

    佛郎机人盘踞上川岛,人手严重不足。为了扩充实力,他们收买了一批亡命之徒,再加上平日常有海盗上岛来做生意,夏特利心中有鬼,故此他连辩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将人拿了,船只一律扣下,回广州府后详加审问!”沈溪下令。

    有被拿住的商家叫屈:“大人,我等只是南洋过来进货的客商……听说这边有个供过往船只泊靠的******,昨夜风大,于是便进港来躲避风浪,为何要扣押我等船只?”

    沈溪冷冷回道:“暂且不知哪些是海盗,哪些是商贾,只能带回广州府甄别,有什么冤屈等到了督抚衙门再说!”

    就算上川岛只是一个中转港,但由于适逢珠江口外海起了大风大浪,在港湾泊靠的商船足足有四十多条,再加上佛郎机人自己的大船、小船,船只总数接近一百条,沈溪悉数将之缴获,证明不了来历的通通收缴作为来年北上平倭所用。

    四千官兵将岛上居民和过往客商用绳子捆好,分批次押送到船上,从上川岛回广州府大约需要三天时间,但若是星夜兼程,只需要一天一夜。

    岛上财货不少,甚至有之前沈溪卖给佛郎机人的茶叶、陶瓷和布匹。

    卖出去的东西此番又被沈溪给挡获,他准备将所有货物都运回广州府,作为跟阿尔梅达谈判的筹码。

    岛上牲畜不多,老弱妇孺少之又少,由此可以看出,佛郎机人自知理亏,并未打算在这里长久安家,只是将上川岛的港口当做一般的贸易港经营,一旦势头不对,随时可以撤离。

    马九过来请示:“大人,是否派人留守?”

    沈溪摇摇头:“就算留守,也不该我们负责,这里距离广海卫不过二十里,却被外番人盘踞,实在荒唐。留座空岛给佛郎机人,他们回来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自然会到广州府找我理论。”

    马九再问:“那岛上的营寨……”

    “营寨和屋舍都留下吧,说不一定以后有用处。”

    沈溪讳莫如深一笑,心里大致有个计划,那就是把上川岛作为大明的海上补给站,由督抚衙门派出兵马驻守,以后来往船只过来躲避风浪,或者是到岛上交易,需要缴纳一定费用,为大明创收。

    反正来往商船,多是往返大明和南洋诸国,以外番船只居多。

    上川岛上光是居民就有一千八百余人,财货数量更是庞大,因为之前在硇洲岛的缴获就把船队的船舱给塞满了,现在再装载人货就显得极为勉强。统计下来,哪怕把之前缴获的所有商船都算上,依然无法一趟内把人和财货都运回到广州府,这下沈溪犯难了。

    荆越建议:“大人,要不把财货分了,由将士们自己拿着,每人一点,总能带回广州府。”

    装船运不走,你们扛着再装船就能运回去,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沈溪摇头:“先将部分财货运到广海卫,我再想办法征调马车,运回广州府……办法是人想的,人总不能被尿憋死!”

    缴获之所以如此大,主要是佛郎机人太过贪心,他们用廉价的食盐,再加上南洋的香料、药材,以及自行制造的劣质金币、银币,跟大明交换了大量商品,佛郎机人生怕跟大明交恶,所以把买回来的货物分批放在上川岛、吕宋等处,不知不觉距离大明最近的上川岛成为佛郎机人的一个储运中心。

    沈溪有预感,阿尔梅达一旦知道他们辛辛苦苦换回的大明商品被一锅端,必然勃然大怒,说不定会铤而走险,侵犯大明海疆。

    沈溪觉得有必要传令沿海各卫所,加强戒备,一旦佛郎机人的舰队靠岸,坚决迎头痛击,绝不给予其可趁之机。

    他要发出公文,告之大明将士,其实佛郎机人只是纸老虎,唯一有威胁的便是那佛郎机炮,而在禁海的大背景下,沿岸没有供佛郎机人劫掠的民众,在陆地上又发挥不出佛郎机炮的优势,只需卫所官兵利用对大明地势的熟悉,埋伏、迂回包抄,足以让佛郎机人吃不了兜着走。

    大明毕竟距离葡萄牙王国太远了,来回一趟足足要一年时间,佛郎机人手不足是硬伤,想要劳师远征征服大明纯属痴心妄想。

    实际上现在沈溪依然有些搞不明白,不是说要到正德年间,佛郎机人才会与大明接触么?记忆中正德末年好像大明还与佛郎机人爆发了一场大海战,最后还以大明大获全胜告终!难道自己重生的蝴蝶效应如此巨大,连欧洲那边都影响了么?

    与之前硇洲岛一战后沈溪随第一批船队离开不同,这次沈溪选择留守上川岛,一方面指挥留守的船只把岛上的财货送到广海卫,相信只要惠娘接到自己送去的书信,便会派出人手前来接货;另一方面,沈溪还得考虑万一佛郎机舰队到来,有自己坐镇,才不会出乱子。

    最后,沈溪还准备好好勘察下岛上的地势地貌。

    如果布政使司衙门和地方卫所不准备把上、下川岛纳入掌控,自己有没有办法利用商会的力量,独自承担起发展的重任,毕竟上、下川岛和硇洲岛都是建设盐田的好地方,有督抚衙门撑腰,想要发展非常容易。

    在一场兵不血刃的大胜仗之后,官兵们没有任何庆祝活动,因为怕遭遇佛郎机人的突然袭击。在这个通讯落后、消息闭塞的时代,一支海上的舰队的行踪可不是那么好掌握的,或许佛郎机人正准备把一批货物运到上川岛,翌日就会登岛也说不定。

    荆越过来请示:“大人,弟兄们在岛上缴获一些甜酒,天太冷,可否让弟兄们喝几口暖暖身子?”

    酒能误事,大明军中有着严格的规矩,行军打仗绝对不能碰酒,但这会儿荆越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沈溪,连马九和朱鸿这些人也都一边烤火一边抿嘴唇,凑在篝火前已经很冷,更别说是那些在黑暗中值守的官兵。

    沈溪略一沉吟,微微点头:“给官兵把酒分好,一人不能超过二两!”

    荆越一向觉得沈溪不太好说话,所以前来请示的时候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却未料沈溪会同意。他兴奋地说:“大人说怎样就怎样,那些兔崽子敢多喝,我绝不轻饶!”

    荆越虽然只是个百户,但他出身武将世家,父兄都在九边任职,而他的父亲更是大同镇卫指挥佥事,而他自己也已经考取武举人,如今被放到广东履职,跟那些世袭的千户、副千户不同,将来随时会被征调北部边关,一向被都指挥使李彻看重。

    在都司衙门调拨给沈溪的六个百户所亲卫,其中就包括荆越统率的百户所,由于深受沈溪赏识,无论到哪儿都带着他,荆越便以沈溪的亲卫队长自居。

    虽然没有官方的委任,但荆越说话比那些副千户还管用,属于沈溪跟军队将领进行沟通的传声筒。

    平日除了应酬外,沈溪少有饮酒,但在这气温只有五六度,但因为空气异常潮湿显得特别严寒的夜晚,他也不得不喝上两口酒取暖,到后面直觉浑身冰凉,干脆返回帐篷。

    刚钻进去,就见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打量他,不用瞧就知道是六丫钻到他帐篷里来了。沈溪皱了皱眉,问道:“不是不让你来么?”

    “冷。”

    六丫回答很简单。

    沈溪道:“冷也不行,男女授受不亲,如今在军中尚没什么,如果在地方,那会被世人唾弃。你现在就回自己的帐篷,记住多盖毯子,等明天把所有货物都运到陆地上,咱们就动身回广州府!”

    六丫嘟着嘴,闷闷不乐站起来,经过沈溪身边时,伸出小手,恨恨地用拳头在沈溪的腿上捶了两下。

    她人不大,很怕生,但熟稔后也将泼辣的一面表现出来,让沈溪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