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八九二章 义兄和义妹
    第二天一大早,沈溪从帐篷里出来,马九笑着迎上前,身后跟着六丫……此时六丫的小脸蛋红扑扑的,看向沈溪的眼神有些害羞。

    沈溪有些诧异,忍不住用狐疑的目光打量马九和六丫,不会是昨晚六丫冷得受不了,跑去马九的帐篷,两人做了露水夫妻吧?

    好你个马九,新婚燕尔,小玉姐对你千依百顺,你居然对一个小姑娘下毒手?人家六丫才十二岁,你这他娘的是老牛啃嫩草啊!

    马九畏畏缩缩地走沈溪跟前,深施一礼:“大人。”

    “嗯。”

    沈溪淡然点头,问道,“有事?”

    马九脸色通红,期期艾艾道:“小人……小人和六子兄弟一见如故,她对小人有救命之恩,小人打算收她做义……弟,想请大人做个见证。”

    义弟!?

    不是夫妻?

    沈溪琢磨了一下,什么义兄义弟,分明是义兄和义妹,这叫义结金兰。沈溪看了六丫一眼,问道:“你呢?”

    六丫直接躲到了马九身后,伸出半边脑袋,小声说道:“好。”

    回答得倒也干脆,沈溪点头:“彼此都愿意就好……老九,以后可要善待人家,别收下义弟,到头来不管不问。”

    马九严肃地道:“大人说的是,小人与贱内都无亲眷,一定拿她当自家人看待!”

    马九和小玉孤苦伶仃,在沈、陆两家还有车马帮庇护下一路走来结成连理,二人对此都很珍惜,同样可怜的六丫做了马九和小玉的家人,对六丫来说的确是好事。

    沈溪微微一笑:“那本官就替你们作见证。”

    六丫和马九跪下来朝沈溪磕头,旁边朱鸿和荆越等人大声起哄,等礼成后,荆越凑到沈溪耳边,问道:“大人,老九兄弟不会真当六子是男娃吧?”

    荆越是除了沈溪和马九外,唯一知道六丫是女儿身的,毕竟是他一手把六丫送到沈溪船上。

    沈溪笑道:“我已经告诉他真相了,你不用瞎想,老九和我玉儿姐会对六子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

    荆越有些失望,显然他对六丫也有想法,但荆越的年岁几乎可以给六丫当爹,沈溪不会让六丫委身于他,不过再多个义兄倒是可以。

    像六丫这样的身世,即便有父母和兄妹也感受不到家的温暖,这些老兵油子虽然滑头,但却是出了名的重义气,六丫多几个兄长照顾是好事。

    马九多了个妹妹,非常高兴,笑着跟向他说恭喜的车马帮弟兄以及大头兵们道谢,最后来到沈溪身边。

    沈溪再次看了看马九和六丫,小声问道:“若你喜欢六丫,为何要做兄妹?难道是想用兄妹的身份多相处一下,以后跟玉儿姐商量后再纳六丫进门?”

    “啊!?”

    马九一听瞪大了眼睛,赶忙解释:“大人,您可千万别误会,小人只想报答六子兄弟的救命之恩……”

    沈溪打量马九的神色,不像是作伪,这个时候他才想起,六丫那天从他帐篷里出来的时候正好被马九撞见,马九不会以为自己跟六丫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一再声明他没有“非分之想”吧?

    看到马九一副急于申辩的着急模样,沈溪笑道:“既然收了六丫做义妹,那以后她婚姻嫁娶的事情你要多费心。”

    “啊?这个……”

    马九极其尴尬,最后点头,“小人会的。”

    ……

    ……

    腊月初六,出征一个多月的沈溪,带着船队和官兵,还有一船船俘虏以及战利品回到广州港。

    这一天,广州港内人头攒动,百姓蜂拥而出,欢迎凯旋之师。

    粤省承宣布政使司、按察使司和广州知府衙门、番禺县以及南海县知县衙门一干官员,全数出来迎接。

    就算右布政使章元应和按察使林廷选对沈溪有诸多的偏见,可他们无法否认这次沈溪出征的显赫战果。

    相继剿灭十几批流寇,斩杀和擒获的盗匪多达两千人,同时缴获大批俘虏和战利品,沈溪这一个多月来的剿匪成果,堪比广州地方各卫所之前五年剿匪的总和。

    虽然布政使司衙门之前得到上报的战果后曾经质疑过,因为从方方面面的情报看都不可能有这么多匪徒主要是关于硇洲岛的情况出现重大错误,但后来看到光是人头就有七八百,由不得他们不信。

    尤其让人吃惊的是,沈溪将佛郎机人盘踞的上川岛兵不血刃拿了下来,缴获数量庞大的财货,使得粤省海疆尽数重归大明管辖。

    沈溪从船上下来时,官员们簇拥着过来,给沈溪行礼道贺,章元应和林廷选只是礼节性与沈溪会面,随后他们便乘轿离开港区。

    沈溪则继续跟府县官员和士绅名流打交道,等船上官兵押送俘虏,搬运缴获物资下船,围观百姓的欢呼声越发高涨。

    随后是隆重的进城仪式。

    沈溪骑在马上,率领六百亲兵自归德门入城,一路上几乎全是万人拥戴欢呼喝彩的盛大场面,许多百姓为了瞻仰沈溪的英姿,硬是跟着沈溪走了一路。

    等沈溪来到临时设置在广州官驿的督抚衙门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再加上舞狮、舞龙的队伍,无比的热闹。

    直到沈溪进入大门,门外的百姓依然舍不得离去,舞狮舞龙表演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才结束,随后人群才慢慢散去。

    沈溪带回广州城的,是他的六百亲兵,其余人马则留守驻扎城外港区,一方面看守俘虏和缴获的钱财货物,另一方面则是等论功请赏。

    等这些做完,他们便会解散,返回各自卫所,准备过年,一直要等来年开春后才会跟随沈溪北伐。

    沈溪这头刚回督抚衙门,广东都指挥使李彻便自官驿后门进来,请见沈溪,他给沈溪带来一个消息,厘定军功,不但需要沈溪和李彻协商,朝廷派驻粤省的两位镇守太监也会出面,而这种事基本要由镇守太监说了才算。

    大明弘治年间,司礼监在粤桂地区设镇守太监三人,其中两广镇守中官一人,粤省镇守中官一人和桂省镇守中官一人,其中常驻广州的是两广镇守和粤省镇守。

    按照李彻之意,最好给两位镇守太监送些礼物过去,如此一来,只需要交上去一份请功名册,两位镇守太监就会顺水推舟,不会加以为难。

    李彻道:“沈大人,您此番是以督抚身份亲自领兵出征,军中没有监军,两位镇守太监已多有怨言!”

    沈溪一听大为不爽!

    我领皇命出征,属于文官带兵,皇帝并未给我委派监军太监,我也用不着你们监军。怎么,之前我到广州的时候,你们不理不睬,连个招呼都不打,现在到论功请赏了,却跳出来咋呼了?

    话说我带兵去剿匪,士兵有多少功劳,不是我最清楚,难道你们比我更清楚?

    *************

    PS:第二更送到!

    今天应该还有一更,请大家多多支持,天子尽力码字,不让大家失望。